100年02月21日──校園霸凌

校園霸凌問題受全國矚目,各界批評不斷也急於尋求解決之道,本週我們讀讀幾篇相關文章,同時冷靜思索此問題,或許能盡一己之力。 徐茂瑋

1.親子天下》打破校園霸凌的五大迷思  陳念怡

2.周美青:請多關懷校園霸凌   周美青 

3.廖玉蕙:請正視霸凌現象

4.該落實生命教育了 漢寶德

5.保護遭欺學生 也不放棄施霸的孩子 中國時報 社論

6.籃子爛了,蘋果當然爛光光! 南方朔

7.網路倫理 走在灰色地帶 呂健吉

 

1.親子天下》打破校園霸凌的五大迷思  2011-02-18 中時樂活 作者:陳念怡  出處:親子天下

去年底起,校園霸凌事件頻傳,相關議題大舉攻佔媒體版面。美國Education網站指出,解決罷凌者的低自尊問題,未必是終止罷凌的根本,幫助罷凌者做好情緒管理,或許收效更大。罷凌研究由來已久,近來調查顯示,許多關於罷凌者和受害者的迷思,還有待破除。這些有違事實的霸凌迷思包括:

迷思一 罷凌者缺乏友誼,被同儕所排斥:許多人以為,罷凌者應該不見容於同儕,因此很少和別人打交道。調查卻發現,霸凌者在班上往往人緣頗佳。尤其,國中時期的罷凌者,反而經常因為粗暴的行為,被同儕視為「很酷」的表徵。有時,正值青春期的孩子為了展現獨立的自我,甚至把惡名昭彰視為「與眾不同」的表徵。

迷思二 罷凌者往往具有低自尊:八年代研究認為,孩子之所以出現罷凌行為,是因為缺乏自我認同、低自尊的結果。專家主張,先提高孩子的自尊,才能解決孩子的行為問題。然而,近來研究顯示,罷凌者和低自尊兩者之間並沒有足夠的因果關聯。相反地,多數霸凌者其實自我感覺良好,霸凌只是用來彰顯膨脹自我的手段。

迷思三 人格特質是招致霸凌的主因:雖然某些個人特質,例如害羞、畏怯等,的確會讓孩子成為被霸凌的對象。不過,甫轉學、缺乏友誼等情境因素,反而更容易招致霸凌。這些情境因素,才是孩子長期受到罷凌的主要危險因子。

迷思四 兒時受霸凌,青春期易具攻擊性:過去幾年,媒體曾報導許多受壓抑的被霸凌者,在青春期轉而使用射殺全校師生,作為報復。然而,大多數的霸凌受害者,長大後是用沉默方式面對過去。而這些早期受霸凌的經驗,也經常導致內向焦慮、低自尊的人格特質。

迷思五 霸凌行為只關乎霸凌者和被霸凌者:霸凌事件通常是在眾目睽睽下發生的。諸多研究顯示,旁人的態度會助長霸凌行為。根據統計,遊戲場上的霸凌事件,現場至少會有四個旁觀者。一項研究發現,有半數以上的旁觀者,由於袖手旁觀的態度,間接強化了霸凌行為;只有將近四分之一的孩子,願意挺身而出,採取介入或為受霸凌者抱不平的態度。

 

2.周美青:請多關懷校園霸凌 作者:周美青  出處:親子天下第十七期

據報導,我們國、高中職校男生遭霸凌的比率達10.3%,比世界衛生組織調查的國際平均值要高。而依兒福聯盟的調查,有一成左右的小學生,自陳每週至少被同學欺負一次;逾六成的學童表示在學校曾被同學欺侮,顯見我們校園霸凌事件的嚴重。

校園霸凌事件時有所聞,但似乎一直沒有受到應有的重視。前不久有媒體報導,某國小的三個男生,對一個戴眼鏡的同班同學拳打腳踢。讓人痛心的是,在場的同學不但沒有仗義勸阻,也沒請老師來制止,反而邊笑邊喊精采,並拿手機拍錄下來,將影片放在網路上。類似的事件,常在媒體上曇花一現的帶過,沒有激起一點漣漪,受到的關注遠不如許多無聊的八卦。

據報導,我們國、高中職校男生遭霸凌的比率達10.3%,比世界衛生組織調查的國際平均值要高。而依兒福聯盟的調查,有一成左右的小學生,自陳每週至少被同學欺負一次;逾六成的學童表示在學校曾被同學欺侮,顯見我們校園霸凌事件的嚴重。

千萬不要輕忽校園霸凌,國外學者長期追蹤研究已證明,霸凌事件對當事者未來人格發展有持續性的影響。曾是霸凌者的男孩,長大後的犯罪率較兒時沒有霸凌行為者來得高,需要矯治服務的比率也高;而受凌者則多有情緒困擾或課業的問題,比一般兒童更易傾向孤獨、焦慮、缺乏自信與無安全感;即使是校園霸凌事件的旁觀者,如果沒有適當的輔導,也易有暴力傾向或情緒困擾等問題。

許多人以為動手打人才算霸凌,其實以言語嘲諷威脅、人際關係的排擠孤立,以及隨科技而興起的藉網路傳送不當的影音,對受凌者的傷害往往比皮肉傷更為嚴重。而相關研究也顯示,言語霸凌及關係霸凌在校園中更為普遍。電影《艋舺》中,主角之一因為「從小沒有朋友」,以及「一隻雞腿」,從而依附乃至入了幫派,雖是電影虛構的情節,但與現實的校園環境,相距恐怕也不會太遠。

孩子的行為,與周遭環境有絕對的關係。孩子以欺負同儕為樂,也許是為了補償學業或生活上的挫折,也許是幼稚的英雄主義,但主要是認同暴力行為,不懂得尊重別人,對別人的感受缺乏同理心。一般以為霸凌者是疏於管教,但研究顯示,許多小惡霸的父母傾向權威服從、認同體罰,打罵孩子時完全無視孩子的感受。社會對老師體罰辱罵式的威權管理習以為常;電視節目中許多自以為幽默,實為侮慢低俗、不尊重自己與他人的言語霸凌;粗口被合理化為草根鄉土文化。孩子耳濡目染,難免誤認恃強凌弱、嘲諷、爆粗口、排擠弱勢都是英雄氣概的表現,如何學習尊重別人?知道顧慮別人的感受?己所不欲勿施於人的道理是教而知之的。

校園霸凌的根本解決之道,在於教導孩子尊重他人,讓孩子真切體會受凌者身心困擾與孤立無援的感受;明瞭弱肉強食、蔑視嘲弄、以暴抑暴並非英雄,反是讓人不齒的行徑;培養同儕間關懷互助的情感。這些都需要透過身教來實踐,這不只是學校與父母的責任,社會也要有這樣的共識,衷心期盼公眾人物與媒體都能善盡自己的社會責任。

3.廖玉蕙:請正視霸凌現象 2010/12/19 聯合報

校園霸凌現象,終於在事態日益嚴重及媒體持續的追蹤報導後,引起教育部及監察院的注意。其實,所謂的霸凌事件由來久矣,學校束手、家長絕望,許多的受害者籠罩在受害的陰影下度日,早已不是新聞,卻一直沒有得到應有的重視。

十六年前,女兒上國一時,我就曾寫過一篇〈如果記憶像風〉的文章,敘寫女兒在學校被霸凌的經過,飽嘗拳打腳踢滋味的女兒期望那些可怕的記憶能像風一樣消逝無蹤。當時,在暗夜中,我含著眼淚,用著顫抖的手,一字一句寫下被害經過及我們當時的處置方式,內心淌血,感覺孤立無援。多麼希望那些文字能引起教育單位的注意,後來證明只是徒然。身為教育工作者,從來沒有一刻像當時那般感到挫敗、束手。連女兒都保護不了的人,還談什麼教育別人的孩子!我甚至因此有些自暴自棄。

事隔多年,記憶果然無法像風。女兒所受到的傷害,至今依然沒辦法完全癒合;常常在路上走著、走著,就驚嚇地錯覺當年施暴者仍如影隨形。想到一向以為最安全的校園,竟然淪為暴力相向的場域,就讓人感到惶惑不安。

據報載,全國校長協會呼籲,教育部應修正「學生輔導管教辦法」,賦予學校教師合法、合理管教權,並與內政部等單位協調,將家長的相關責任納入,政府、學校、家庭一起合作,才能將霸凌趕出校園。聽到這樣的消息,真是讓人沮喪!

校長想到的居然只是擴充所謂的「管教權」。暗示大眾只要老師擁有「合法、合理」的管教權,就能將這些霸凌的學生制伏;甚至有人建議將霸凌的學生隔離、轉學,這真是愚蠢又可怕的想法!什麼叫「合法、合理的管教權」?這是體罰復辟的意思嗎?是發給每位老師一把槍作為威嚇之用嗎?還是誰不乖就將他逐出校園?逐出之後呢?施暴學生轉移陣地,未來不還是社會的問題嗎!

霸凌絕非只是單純的孩子欺負孩子的問題,它的成因,彼此牽絆,家庭的、學校的、社會的,千絲萬縷,不容易釐清。據我的觀察,這些加害者多半是失歡的孩童。所謂「失歡」,或是家庭暴力的受害人;或是家長無暇管教、關愛的小孩;當然也有低成就的學生,因為在課業上無法得到肯定,就另謀出路,在拳腳上下工夫;也有些是由被霸凌者轉為加害人的。這些學生,需要的不是「管」教,而是溫暖的招呼、是課業之外的肯定。家長不盡成熟,難以依賴;經過專業訓練的老師被寄予厚望,也是自然的事,理應率先釋出善意,補家庭教育之不足。

老師若能將眼光從優秀、出色的學生身上挪出些許給那些在家庭中失歡、在課業中受挫的孩子,也許才是上策。我這不是唱高調,因為唯有這些孩子的心靈得到溫慰,學校沒有放棄他們,才能保護校園內其他的學生。而那些品學兼優的學生,受到多方肯定,也有正確的人生觀,老師的調教,充其量讓他們在考試時,從第二志願躍入第一志願的學校,一、兩個志願之差,影響不大;重要的是,搶救那些正在歧路上踟躕、徘徊的靈魂。他們一失足,就成可怕的未爆彈;一得到救贖,可能成為社會的中堅。唯有老師發揮愛心、耐心,並加強輔導技巧的訓練培養,從根本的關愛做起,才是可行之道。

 

4.該落實生命教育了 漢寶德 中國時報 2011-02-20

沒想到,國中學生欺壓同學的事件鬧成全國性大新聞,甚至教育部出面也擺不平了。不知何方專家創造了「霸凌」這樣一個很具刺激性的字眼,特別使人感到不安,好像國民學校裡到處都是霸道學生,安分守己的孩子甚至被凌辱得生不如死。事情真是這麼嚴重?下一步要怎麼辦呢?

這確實是為教育界出了一個難題。我很好奇等待教育界的反應,只看到前一陣子教師們要求「人本」教育基金會不要說風涼話,要真正進到學校,具體的解決問題。這一方面說明了問題的難度不在於教育理論,而在於實踐;另方面隱約的似指出了教師的管教方式中,不得體罰的問題。究竟所謂霸凌的現象是因為教師沒有實施愛的教育呢?還是因為失去了管教的體罰權?

其實所謂「霸凌」問題,可以很輕鬆地看,也有非常嚴肅的一面。採取怎樣的角度,端視觀察者的心情而定。從輕鬆的一面看,這是少年團體中很自然的現象,不值得大驚小怪。人類本來就是弱肉強食的動物,強者欺負弱者是本性,把這種天生的獸性改變為相親相愛的人性,就靠文明的教化,也就是教育的職責。孩子們進到學校,最重要的是學處人之道。我記得小時候在大陸老家的鄉下,在小學讀書時也曾被欺負。有塊頭比較壯的同學看我不順眼,隨時給我一拳。我沒有抗拒的能力,知道告訴老師只能招來更多的麻煩,只好自己設法躲避。

一般的欺壓,如不涉及錢財與傷害,談不上霸凌,是學校中不可避免的,也不必過分重視的。只要教學正常,老師的教導循正軌進行,學生隨著年齡成長,人際關係的認知也會逐漸成熟。問題在於學校如何推動品格與行為教育。這當然是教育學者的專業,可是我們受教育的經驗告訴我們,比較理想的品格教育應該與學科教育同時進行。也就是每一位老師除了教學生知識之外,同時也負有教導學生如何做人的任務。也許是這樣的思維使很多老師覺得,沒有體罰的教育很難使頑劣的學生在行為上辨別是非。這確實是一個值得深思的問題。

如果嚴肅地看「霸凌」現象,只看學校環境是不夠的。學生所處的家庭與社會環境也要思考在內,而且涉及文化。大體上說,宗教信仰普及且虔誠的文化,家庭負擔了大部分行為教育的責任。在台灣,中下層社會缺乏正規的宗教信仰,迷信普及,對行為幾乎沒有任何約束力,所以有些孩子們進到學校以前,幾乎完全沒有教養可言。有些家庭甚至只能作為負面的範例,教孩子們發揮野性的一面。這樣的孩子要怎樣的教育才能收效呢?教育專家要拿出辦法來才成!

記得戰後我念初中時,學校的管理與軍事類似,雖然辛苦些,但教官的嚴格管教至少沒有出現同學欺壓的情形。今天不論稱之為愛的教育也好,人本教育也好,這些強制性的辦法都不再流行。雖然在美國,有些貴族私立學校還可以看到一些蛛絲馬跡,在台灣已經完全行不通了。

今天有一個新的觀念,稱為「生命教育」可以取代嚴格管教。其意義是利用軟性教育的方法,使孩子們認識生命、愛護生命,進而尊重生命、珍惜生命,應該是品德教育最理想的途徑。可惜,雖有這樣美好的想法,要怎樣付諸實施,卻沒有具體的辦法。幾年前我以宗教博物館館長的身分,曾參加過兩次教育部的生命教育委員會,在會上聽到一些專家的結論,但談過了事,沒有具體的落實到教育體系中,至今在中、小學課程上,生命教育只是聊備一格,不發生作用。

孩子們的怪異的行為老師們束手無策,也許正是認真研究如何落實生命教育的時機。教育部先別派督學到學校去視察「霸凌」的嚴重性,先對生命教育的實施下點功夫吧!

 

5.保護遭欺學生 也不放棄施霸的孩子 中國時報 社論 2010-12-28

最近校園霸凌的問題成為各方議論的焦點,大家都覺得問題嚴重,也都認為必須加強防制,面對這樣強烈而一致的社會共識,政府相關部門應該迅速協調研究,盡早建立一個防止校園霸凌的機制,畢竟孩子的成長,是不能等待的。

其實校園霸凌只是人性黑暗面的自然反映,孩子在接受教育的社會化過程中,學習約束自我、尊重他人並服從規範。看過名著《蒼蠅王》的都知道,如果放任不管,小孩子也可能變得殘忍野蠻。但是我們也必須了解,校園是培育教化每個孩子的地方,也是矯正偏差行為的重要機會,既不是個任孩子弱肉強食的叢林,也不是要殲滅某些孩子的殺戮戰場。

雖說校園裡總會有些小霸王,或者同學之間會發生衝突或排擠事件,但檢視近來校園霸凌的情節,可以發現一些令人憂心的新趨勢:

第一、暴力程度加劇。許多事件中的凌虐行為相當暴力殘忍,宛如電影情節的翻版,已經達到觸犯刑法的程度。

第二、性侵行為增加。若干霸凌事件,尤其對象是女性時,往往伴隨著帶有強烈性侵犯意味的動作,例如脫衣、拍裸照、猥褻、以酒瓶性侵乃至散播不雅照片等。

第三、少女霸凌事件增加。過去少女較少出現霸凌行為,即使有,型態也多為言語攻擊或社交排擠,但近來女學生的霸凌行為不但增加,暴力程度也加劇。

第四、黑幫與禁藥的陰影進入校園,讓問題益發複雜。不少霸凌者是校園內外黑幫組織的成員,以叫囂鬥狠向同夥展威風,也讓老師心生畏懼。

第五、霸凌網路化。年輕世代的生活和網路密切結合,有些霸凌者是在網路上攻擊、造謠、孤立受害者,對當事人的傷害不亞於直接的肢體傷害,效果還因為網路效應而更加擴大。

尤其,若干霸凌者更把霸凌當成在網上出鋒頭的工具,因此還把影片洋洋得意地PO上網,傳閱者則推波助瀾,影片在網上全球永流傳,讓受害者的創傷雪上加霜。

上述趨勢,益發凸顯因應校園霸凌問題之迫切性。其實,施霸者、受害者、旁觀者,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影響。施霸者需要進行隔離與輔導,受害者需要諮商與保護。而週邊學生感受的恐慌、無力,害怕自己成為下一個目標,同樣會留下心理陰影。而在一個霸凌的環境裡,成員會逐漸習慣暴力欺凌的行為,對何謂不當侵犯、人的基本權益及自我保護的底線、觀念都可能出現偏差,凡此種種,都需要開導指引。

現在各方的討論,大多站在保護受害者的立場,希望懲罰甚至排除霸凌者,還校園一個安全乾淨的空間。但是,霸凌事件的源頭霸凌者,卻往往被簡單地標籤化與汙名化,彷彿成了十惡不赦的罪犯,他們的成長背景、性格特質、行為動機,反而沒有得到關注。

但這些霸凌者,一樣是需要教育的孩子,他們的問題需要得到正視,原因也許包括家庭失能、教養不足、個性或同儕影響,如果能夠導正這些孩子的偏差,將來社會可能就少了幾椿犯罪事件。如果過早放棄最後拉他們一把的機會,直接把他們當成全民公敵,討之伐之懲處之驅逐之,可能只是把更多人推到墮落黑界,校園與社會都未必能更安全。

在關注於輔導施霸學生的同時,我們當然也必須確保校園是一個安全的學習環境。無論是學生還是老師,在法律保護下,都有權利在一個安全平靜的環境裡生活。因此,一定要建立起有效的霸凌通報處理機制。現在我們已經有防治家暴專線、反詐騙專線,對於校園霸凌,也應該有這樣一個防治機制。基本上由校方負責,必須時再請相關單位協助。

最重要的是,如果校方擔心家醜外揚,予以姑息或掩蓋,孩子會失去對大人、社會體制與價值的信任。如果霸凌行為已經嚴重到了違法的程度,當然必須報警,依照法律程序來處理。法律是保障人民基本權益的防線,這道防線不能一碰到校園就斷了線。

現在的當務之急,是還給孩子一個安全的環境。除保護孩子不受欺凌,也不能放棄施霸的孩子。保護與教育下一代,是我們大人的責任,無論在校園內還是校園外都不該辜負了孩子。

 

6.籃子爛了,蘋果當然爛光光! 南方朔 中國時報2010-12-28

理性啟蒙時代以來,人們都相信青少年乃純潔的白紙,它是浪漫主義的核心信念,十九世紀的蘇格蘭作家巴蘭亭根據這種信念寫了《藍色珊瑚礁》一書,流落荒島的少年男女彷彿創造出了伊甸園一樣。

而當代諾貝爾文學獎得主威廉.高汀不相信這種廉價的浪漫主義,而寫了《蒼蠅王》。一群家世不錯的學生搭機迫降荒島,他們最初想根據民主原則自我管治,但三搞四搞,人類最壞的品質如鬥爭、專制、殘酷、殺戮全都出現,一群小孩製造出了最邪惡的國度,還死了好幾人。等到救難人員抵達時,都瞠目結舌,驚駭不止。「蒼蠅王」出自希伯萊文的baalzebul,它是以艾康部落的邪神,後來在〈列王記〉和〈馬太福音〉都重新提起它的拉丁名字別西卜阿(Beelzebub),它是個邪惡的神。集一切的蒼蠅邪惡於大成,故稱「蒼蠅王」。威廉.高汀藉著這本著作,讓人們對邪惡問題有了更深的理解。

近代學術思想界對邪惡問題已有了愈來愈深的認識,德國女思想家漢娜.鄂蘭(Hannah Arendt),美國心理學家米格蘭(Stanley Milgram)都證明了奉公守法,一切照規矩辦事,會讓人做出邪惡之事。前幾年,史丹福大學做了一項監獄模擬實驗,有的學生扮獄卒,有的扮囚犯,這項實驗只做了一個星期就緊急喊卡,因為主持教授發現扮演獄卒的好學生真的凶性大發,而扮演囚犯的好學生亦人格受創,他簡直被嚇壞了。這些研究證明了一個至深的道理,那就是邪惡與好人壞人無關,而是與體制和情境有關。以前出現邪惡的壞事,人們總認為是由少數「爛蘋果」所致,而今則發現在某些時候,它與「爛蘋果」其實無關,而是和整個「爛籃子」有關。當籃子都爛了,再多的蘋果也只好全都爛光光。十七世紀英國文豪米爾頓曾說過:「心乃是人們自己的所在,它會讓天堂變成地獄,也會讓地獄變成天堂。」台灣的國中會天堂變地獄,這絕非少數「爛蘋果」出了問題,而是「爛籃子」的事。

近年來台灣社會的中學教育日益敗壞。在教育方面,乃是主事的大官校長們只管做秀,拚了命的想搞個甚麼「台灣之光」出來炫耀一番,如此則加官晉爵有望。務虛不務實已成了教育的最高目標,而基礎工作則全都廢弛及被捂蓋,台灣九十五萬國中生,每年霸凌別人及被霸凌者各有十二萬人。

但往上通報的僅九三八件,幾乎全都被吃案了。而學校霸凌事件氾濫,則和當今大人們的黑社會一枝獨秀,大哥們拚命去校園招募小弟有關。小孩子只要成了小弟,有事就有大哥來罩,在學校就可橫著走路,而且當跑腿小弟還不時有些打賞,吃香喝辣,甚至將來出社會的頭路也都有保障。而當黑道進了校園,其他學生自然也有樣學樣,玩起拉幫結派遊戲,在到處都是蒼蠅的校園,不出一堆蒼蠅王才怪。當整個校園都是橫著走路的小孩,當老師的搞不好就會被套上布袋海扁一頓,誰還敢對學生們去管教?

國中的那些小孩有錯嗎?他們只是不幸的掉進了「爛籃子」裡,一堆還沒有成熟的青蘋果只好跟著爛下去。十三到十六、七歲的小孩,必須要有良好學習成長環境,必須校園不受社會汙染,但今天的教育早已媚俗當道,從上到下,還有誰會為了孩子們學習環境的創造而努力。今天的校園其實是以一種更離譜的方式在複製著大人社會的價值,長得略有姿色的就準備賣臉蛋,賣身材,長得拳頭大的就準備將來賣拳頭為生。台灣校園霸凌事件氾濫,絕對不是少數爛蘋果所惹的小事,而是攸關台灣教育走向,社會發展的頂級大事。它必須政府站出來為小孩子們守護那一片學習與成長的無汙染空間,但這樣的守護者何在?

主持監獄模擬實驗的史丹福大學教授秦巴多(Philip Zimbardo)指出,體制出問題的社會,「爛籃子」會誘發一種白紙全都染黑的「墮落天使效應」(Lucifer effect),台灣校園霸凌當道,出現了一群群「蒼蠅王」,即是體制所造成的「墮落天使效應」!

 

7.網路倫理 走在灰色地帶 呂健吉/華梵大學哲學系副教授(宜縣礁溪)2011/01/31 聯合報

在三十日聯合報的社會版中,有三則新聞跟網路有關:頭條是台大批踢踢爆發前版主虛設帳號涉嫌洗錢;第二則是一名大專生在臉書中發動連署,只要超過兩萬人就跳海;第三則也是一位大專生上傳影片辱罵藝人,被警方逮補。

看到這三則新聞,也看到總統臉書於日前開張就吸引近許多粉絲,再對照日前李家同教授對網路的批評,我們真的要好好思考,對網路倫理行為及網路倫理教育,相關單位到底做了些什麼?

就批踢踢的網路新聞來講,一位愈熟悉網路行為模式與運作功能者,當他有意透過網路犯罪時,愈容易神不知鬼不覺,直到被同樣熟悉此網路遊戲規則者看出其破綻時,方會讓其罪行曝光。

對於臉書連署跳海事件,看似玩笑事件,背後卻隱藏著一些法律和倫理行為,這位同學若真的跳海而有意外發生時,這些連署者是否涉及教唆殺人等罪嫌呢?尤其有網友留言「是男人就說話算話」,這位網友是否知道自己會有法律責任及道德倫理的問題呢?

至於剪輯影片涉及辱罵藝人之事,在網路上也處處可見,只是有些被攻擊者未採取法律告訴行為,才讓這些上傳者習以為常並覺得並不違法。

網路上這些行為處處可見,尤其臉書上的留言充斥著各種情緒化的語言,網友只要有什麼不快都可以在臉書上一覽無遺,若只是個人情緒的紓解尚可說事不關他人;但是,我們看到的這些情緒性語言卻有大部分涉及人身攻擊,稍一不慎就可能會有訴訟糾紛。

總統臉書留言中,可看到不同政治意見的留言,有讚美也有批評,這是網路言論自由可貴之處。可是我們卻已看到有些情緒失控的表述,甚至譭謗言論充斥其中。

這樣的網路文化,若在總統臉書中任其發展,讓情緒激化,不做任何處理,則這樣的網路教育是值得檢討的。到時候會讓網友們誤以為反正我在總統的臉書罵來罵去,隨意攻擊他人,總統都沒有意見了,對其他的網路行為,還有什麼不可以?

李家同教授批評網路現象,有人質疑他跟不上時代;但相對於這幾則網路新聞,我們是否也該思考該如何進行網路倫理教育,讓網友知道到底有那些行為是對的、那些行為是錯的?我們尊重每位網友在網路上的言論自由,但也希望網友們能夠知道不是網路上的任何行為都是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