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年03月01日補充閱讀──陳光標風波

真的是「善有善報,惡有惡報」嗎?這也是道德的重要議題,做善事沒有善報,誰要當傻瓜?做壞事不會受報應,豈不什麼攏無驚了!請上徐茂瑋網頁參閱980413日國文補充閱讀──好人有好報」。日前陳光標來臺發紅包引起爭議、騷動,尤其是他高調行善更惹非議,另外也延伸出許多值得關切的問題,針對陳光標風波選了幾篇評論,提供同學思考:該不該協助弱勢?動機為何?要如何實踐?「富而好禮」、「得廣廈庇天下寒士」是否可能? 徐茂瑋誌

1.大善人小善人 聯合報╱黑白集2011/01/31

2.看清現實 兩岸經濟已逆轉  王伯元

3.捐款行善 需要更有道德深度 辛幸珍

4.陳光標讀金剛經 福德與功德共修  中國評論新聞網

5.樂見企業尾牙的分享文化 聯合晚報社論

6.拾金不昧 台灣真是善良之島 中國時報社論

7.馬凱:一百元探照網

8.偏見的民主 讓馬克思揹汙名 孫善豪

9.對馬克思無知 更對民主無知  林火旺

 

1.大善人小善人 聯合報╱黑白集2011/01/31

攔路、下跪,陳光標來台發紅包引發的騷動,遠超乎想像。對台灣民眾而言,目睹那麼多貧戶急需金錢的窘迫景象,令人心酸。社會輿論的反應,則逐漸越過政治、尊嚴、高低調等焦點,移向社會現實與人性。

僅以區區五億元,陳光標帶給台灣的衝擊卻遠大於此數。他碰觸了台灣尊嚴的敏感神經,顛覆了兩岸既有的貧富認知,衝撞了低調行善的準則,攪動了社會底層的渴望。這個行止誇耀卻不失關懷弱勢的企業家,撩撥了台灣的社會情緒,恐怕比ECFA之爭還深。

但就像歷史上不同文明的碰撞,對陳光標而言,這次台灣行也是他的學習之旅。行善能贏得感激,而有格調的行善則能贏得尊重,讓人性的暖意迴盪整個社會,這應是台灣可以教給陳光標的一課。

以統一超商日前封店讓貧童免費取物為例,就實踐了全然不同的行善哲學,彰顯了行善的高雅。選擇以學童為對象,讓稚弱的心靈能感受到外在世界的好意;封店,讓小朋友充分享受禮遇的氣氛;餽贈實物而非現金,更能回應現實生活的需要。最讓人驚訝的是,這些小朋友首先選取的,都是母親及家人所需要的物品,最後才拿了自己渴望的餅乾和糖果。超商封店半小時,讓這些學童完成了奇妙的新年願望;而這些孩子們所表現的無私和體貼,則留給社會莫名的驚喜和感動。

大善帶來騷動,小善激發感動,各有千秋。行善之樂不在撒錢,而在適時助人度過難關。就這個意義而言,大家不必像陳光標那樣有錢,也能在生活中日行小善,那怕只是助人完成一個小小願望。

 

2.看清現實 兩岸經濟已逆轉 2011/02/02 王伯元

大陸首善陳光標來台發紅包一事引起朝野廣泛討論;批評其沽名釣譽者有之、建議台灣寬容以待者的亦有之。很多人更藉此機會撻伐他踐踏台灣人民尊嚴,進行統戰宣傳。然而若撇開政治聯想不談,台灣社會並不需要給陳光標貼這麼多負面標籤。

陳光標高調行善之作法或許粗糙,但其來有自。在中國慈善機構黑幕重重,就連紅十字會都有汙走善款的紀錄,直接發紅包給貧戶是確保錢能到達受贈者手堻怞n的方法。

相對於大陸,台灣的社會救助體系雖然不臻完美,但是已經累積了相當的成績及信任,加上長期受儒家文化洗禮,台灣民眾稱許的是「富而好禮」、「為善不欲人知」的精神價值,陳光標的高調作為自然備受爭議。但是「遠來是客」,我們不必以文化背景不同而抹煞其行善的意願,更何況陳先生入境隨俗,對所有嗆聲、批評微笑以待、虛心接受,不賭氣、不口出惡言,也大幅度修改發送紅包的方式,展現最大的風度及誠意。

陳光標土直,但畢竟他是將個人的財富捐出濟貧。相對於台灣一些掏空公司資產,將大眾的錢中飽私囊,甚至債留台灣,逍遙法外的企業家,陳光標的善行還是值得尊敬。與其說台灣人不能忍受他的高調行善,或許應該說是無法正視兩岸經濟情勢的逆轉,「台灣錢淹腳目」的豪氣,成了下跪求見的卑屈,這才是台灣人覺得尊嚴受損的地方。

綜觀這十多年來台灣的發展,即使經濟停滯,很多人還是沉浸在「台灣第一」的光環中,以「坐井觀天」的思維漠視周圍環境的變化,「不識人不識己」,才是阻礙我們進步的最大危機。或許藉著陳光標高調行善,可以剝去這層糖衣,讓更多台灣人看到現實;讓朝野可以重新思考提升台灣經濟的方式及布局;在一年的開始,讓台灣有機會重新出發,扭轉乾坤。

 

3.捐款行善 需要更有道德深度 辛幸珍 中國時報 2011-01-28

近來大陸「首善」來台高調行善引發不少非議。台灣社會不只質疑其有廣告自己、營造個人財力形象的目的,甚至還有對岸統戰、馬克思思想入侵等的譏諷。這樣的行善方式,也還有傷害低收入戶的自尊、領取時的安全顧慮等問題。

「中國首善」陳光標雖然說明他之所以「堅持高調」,是因為透過高調可帶動更多人做好事、做善事,是自己更大的成就。然而他也毫不諱言其真正關注的是,被救助者的感恩以及政府的表彰。這種「行善唯恐不為人知」的心理,令人腦海中浮現出小時候的故事人物,肥腸肥腦的富翁望著饑民爭食自己發放的饅頭而哈哈大笑的畫面,而這番景象正凸顯出道德行為有其不同的層次。

根據純理性主義者康德的觀點,出自於善良意志的行為才是好的行為,而所謂善良意志,就是為責任而行的意志,並非為滿足個人慾望的意志。依此,出於「責任感」之善良行為才是人類社會最應被推崇的。也因此好的目的與好的結果之外,行為本身善的成分才是這事件中關注的焦點。以康德對道德的高標準,情感與慾望都不應左右善行的決定,陳光標發放善款的意志,若是來自於享受被救助者的感恩,這種以施捨者自居,狹義的滿足情緒與慾望之行為,當然令人不悅。

反之,若是有能力者認為照顧窮人是出自於對他們的責任感,是一件應該做的事,而順便享受到了助人之樂,也就無可厚非、功德圓滿。這個道理並不困難,藝人白嘉莉二十幾年前捐款時之名言:其善行不過是「取之於社會、用之於社會」就可見一般。每個人有不同之際遇,隨著財富的累積,念茲在茲的難道只有自己的能幹與努力?賑災、義診等行為若只寄望於一種當「聖人」或「善人」的崇高感覺,其道德的層次也未免太低了。

再看看台灣目前的狀況,沒錢逼死人雖偶而可見,但如同陳光標之父親餓死兩個小孩、祖父餓死九個孩子的情形則未曾聽聞。即使不幸出現,也是政府應列為奇恥大辱的重大事件,不能光靠陳光標的善行來解決。在台灣,隨著健保制度的實施,醫院裡再也沒有人因為繳不出錢而無法就醫;九年國教多年後,高職免學費政策也即將實施。當醫療與教育皆能提供給全民,我們社會所需要的應是更有深度的行善行為。

此外,現在的台灣社會需要以高調行善來「帶動做善事」嗎?據我所知,目前持續定期捐款的人不在少數,而默默行善者早已把對社會弱勢的援助當成自己的責任。金錢並不能代表一切,「窮得只剩下錢」絕對不是成功企業家的形象。陳光標的行為即使能激起兩岸富豪來個行善大車拚,也絕不是台灣社會寄予解決貧窮問題之道。 (作者為中國醫藥大學生命倫理學副教授)

 

4.陳光標讀金剛經 福德與功德共修 http://www.chinareviewnews.com ??2011-02-15 中國評論新聞網

陳光標讀《金剛經》之後公佈心得。陳光標指出,《金剛經》中多次提到佈施,並強調“無住相佈施”,在佈施的時候不要著相,更不要故意宣傳。他想這也許是星雲大師和劉德勳建議他看《金剛經》的重要原因。陳光標說,《金剛經》給他的啟發是很多的,需要他以後慢慢學習體會。比如,做慈善時要注意方式,要入鄉問俗、入門問禁,尊重被捐贈者的心理,減少不必要的誤會或麻煩。借用目前流行的一個網路用語:淡定。他希望在今後做慈善的時候多一些淡定,用淡定之心讓他的慈善之路走得更好。

我們見此很感動,陳光標願意聽意見,願意學習,其態度誠懇,很感人。

我們認為,陳光標讀《金剛經》一定要分清楚福德與功德,須知道,無論捐助再多,修的也是福德,而非功德。

六祖慧能曾說:見性是功,平等是德。念念無滯,常見本性。真實妙用,名為功德。內心謙下是功,外行於禮是德。自性建立萬法是功,心體離念是德。不離自性是功,應用無染是德。

星雲大師是這樣翻譯的:“能認識自性就是功,能等視一切眾生就是德。念念之間沒有滯,常能見到真如本性的真實妙用,這就叫做功德。內心謙虛卑下就是功,外面依禮而行就是德;從真如自性中建立萬法就是功,心體遠離一切妄念就是德;念念不離自性就是功,應用萬端而不染著就是德。”

淨慧和尚是這樣解說的:只有發掘了自己本自具足的如來智慧德相,那才是功德。平等地修福修慧,平等地看待佛與眾生,並且念念無滯。滯,就是停留在一個地方。常見自己的本自具足的佛性就是本性,真實妙用,名為功德。如果說一切神通妙用不是本自具有的話,想要修是修不出來的。好像金子在礦裡,經過加工提煉,得到金子。如果礦石裡本來就沒有金子的話,你再怎麼提煉都是枉費功夫。只有有智慧的人,他才能夠做到內心謙下。為什麼呢?有智慧的人,能夠看到一切人都是平等的,因為佛性是平等的。謙下是和我慢相對的,能夠謙下,沒有我慢,就能夠平等看一切人。對一切人都會有禮貌。所謂外行於禮。

我們認為,只要陳光標從內心視台灣民眾為自己的手足,視台灣需要救濟的民眾為親人,心甘情願地為台灣同胞的福祉做出奉獻,那麼,就是福德與功德共修!讀與不讀《金剛經》,都一樣!

 

5.樂見企業尾牙的分享文化 聯合晚報社論2011/01/31

再過兩天就是農曆春節,這一個月以來,企業界陸陸續續舉辦尾牙盛宴。昨天,鴻海集團在大佳河濱公園辦尾牙,一改往常吃吃喝喝、砸重金請藝人表演,這次找來了弱勢團體擺攤,鴻海出動員工擔任志工協助義賣,而公司也捐出了逾三億元。

在園遊會上,郭台銘大聲疾呼,「錢不能帶來快樂,只有家庭美滿才是幸福」。對郭台銘來說,固然是因為他本人近年沈浸在家庭幸福裡由衷而發,而和以往企業尾牙的財大氣粗形象相較,由企業老闆提倡「家庭」的核心價值,格外讓人感到欣慰。最近幾年,多家企業集團陸續以公益園遊會方式舉辦尾牙,今年鴻海這場大規模舉辦慈善嘉年華會,相信對其他企業會引發號召作用。可以說,台灣的企業尾牙已朝良性方向發展。

這幾天,大陸首善來台發紅包,引發高調行善的爭議,顯然陳光標對台灣的社會文化也在觀摩學習之中。行善者對如何行善自有看法和做法,但除了顧及受贈者感受外,行善應該是出於真心,出於分享。企業家行善,更應體會「取之社會,用之社會」的道理,把企業成功的果實分享給社會上其他人,作為社會責任的一種實踐。

過去很多企業尾牙,在大吃大喝、藝人表演和抽獎活動之中,顯現企業獲利的水準,令一般民眾看了羡慕,但這畢竟屬於企業內部的「獨樂」。現在的公益尾牙,開始出現「眾樂」的意義,除了員工分享企業果實,也能改善企業形象,令員工與有榮焉,上下一心,共創更高的利潤。郭台銘如今體會到家庭美滿才是最大幸福;但台灣還有很多貧困家庭,沒有錢連基本溫飽都不可得,就談不上幸福。所以企業透過年終獎金、尾牙抽獎、慈善公益,讓更多家庭有幸福的可能,而不是由企業主和大股東獨享。這是分享的真諦。

注重公益和社會責任的企業文化,可以提高員工認同感,進而增加同心力和企業形象。最好的企業文化,不就是分享的文化?從企業家誠意帶頭分享開始,建立整個社會的分享文化,台灣才有機會成為真正「富而好禮」的社會!

6.拾金不昧 台灣真是善良之島 中國時報社論2011-02-21

月薪不過兩萬多元的婦人,在路邊撿到六十六條金項鍊後,趕緊送往附近的派出所,因為她擔心失主會緊張;計程車司機在車上撿到客人遺失的五十一萬元,不敢耽擱,也是趕快送到派出所招領;育有五子一女的國小畢業拾荒婦人撿到一一萬現金,她「一輩子沒看過這麼多錢」,也在第一時間把錢送到警察局,二十分鐘後,失主出現,發現金錢失而復得,不禁喜極而泣

有大陸首善之稱的陳光標日前來台高調發紅包,引起人們對行善到底該不該昭告天下而有不同的討論。有人認為做好事不必讓大家都知道;但也有人認同陳光標的觀點,認為張揚好事,可以引發社會的效法,讓更多人願意行善;也有不少人認為,捐錢做好事是有錢人才能做的事,一般人哪裡做得到。或許大部分的凡夫俗子沒有企業家的手筆,無法大量捐錢,但這並不表示小人物就不能行善做好事。

近來台灣社會經常出現許多「拾金不昧」的新聞,讓人十分感動。撿到六十六條金項鍊的婦人,非常驚嚇,因為從來沒看過這麼多金條,她想像掉了金條的人一定非常憂心,因此非但沒有將金條據為己有,還特別放下手邊的工作,費時費事趕到警察局;失主認領後,要給婦人謝禮,但婦人辭謝,她說自己只是做了該做的事,還說能讓失主找回這麼貴重的東西,真的很高興也很安慰。她說:「今天晚上可以睡個好覺囉。」

今晚可以安枕!這是多麼簡單卻又多麼深刻的人生幸福!在這樣一個充滿物質誘惑與壓力的社會,有多少人白天逐名競利,夜裡輾轉反側,得失皆不得安眠!這位婦人的工作是路邊停車收費員,可以想像收入不會很高;她撿到的金條超過兩百萬元,差不多是她工作七年的所得,但是這位婦人卻毫無貪念。

辛苦開車的計程車司機看到客人遺失在車裡五十一萬元,這筆錢,相當於開計程車十個月的所得,但他把錢送到警察局。失主是位企業家,堅持送給司機一個大紅包,因為他希望能夠鼓勵社會更多人擁有拾金不昧的精神。

台灣到處都有這樣可愛的人物:一位新北市民眾拾獲民眾準備繳交妻子坐月子中心的費用十萬元,他送交派出所認領,並且不接受酬金;桃園縣有拾荒男拾獲三十六萬元,送交派出所認領;桃園另有兩位清潔隊的臨時工,在整理剛回收的舊床墊時,發現床墊裡頭藏了一包市價約五萬元的金飾,這兩位即將在三月分結束契約工作的臨時工,很快就要面臨失業難題,看到這包金飾卻沒貪心地佔為己有,而是向上回報;台中市有位婦人撿到民眾準備繳交的全家保險費近八萬元,送交派出所認領;台中還有國小男童撿到一千元,騎了兩公里單車送警局;宜蘭一位月入不過五千元的拾荒婦人撿到一一萬現金,一樣不為所動送派出所,她要不斷拾荒十八年,才有辦法賺到所撿到的這筆錢,但她說自己不敢佔有,否則「會一輩子心不安。」

一輩子有多長,心安是什麼?不心安又會怎麼樣呢?心不安,日子也不平安,貪婪的欲望纏累一生,讓人的生命如同陷入網羅,即使有錢卻也失去了自由。而這些世人眼中的小人物,這些生活條件並不寬裕、甚至是非常辛苦的家庭和收入不高的人,是真正懂得怎樣好好過日子的人,因為他們知道問心無愧、心安理得,是人生最難得卻又是最簡單的幸福。

這些人撿到錢後,最在意的竟然並不是這樣大的一筆金錢可以讓他們生活多久,而是「將心比心」地為失去財物的人擔心,想像失主會多麼痛苦擔心,於是一刻也不敢耽誤,趕緊送到公正的單位去招領;他們送交金錢時,甚至也不是想著,依《民法》規定,拾得失物者,可向失主請求該物品十分之三價值的報酬之類的事,當失主要致贈感謝金時,多位拾金不昧的民眾堅持不收,因為他們認為自己只是做了該做的事罷了,並沒什麼特別。

心存善念,不貪非分之財,不求非分之利,或許沒有太多驚人的首善,卻有著動人的行善,這樣的台灣才是真正的福爾摩沙美麗之島善良的人心與淳厚的社會風氣,是積累深厚的教養,也是台灣最有魅力的地方;願誠實效應在台灣蔓延。

 

7.馬凱:一百元探照網 2011/02/15 聯合報

台灣是個富裕而繁榮的社會;台灣人民熱情洋溢、善良熱忱,受到愈來愈多人的肯定;台灣更有像慈濟功德會這樣的團體,每年募來堆集如山的善款,從國內到世界任何一個角落,聞聲救苦,以最快的腳步為人消災解厄。除此之外,我們還有一個每年拿出愈來愈多的預算周濟窮困、從事社會福利工作的政府。因此,理論上,在這個島上每個幸福的子民都應該衣食豐足、安居樂業,至少溫飽無虞。

但對岸一位高調行善的富豪陳光標帶著自己企業賺得的五億善款來台發紅包,卻難堪地戳破了這幸福美滿的畫面。一個個攔路討紅包、跪地求施捨的台灣同胞,讓每個生活富裕的台灣人都臉上無光,更讓每年投入數十百億扶助弱勢的政府手足無措。

其實我們該尾隨陳光標身後,對每一位放下身段伸手索取紅包的同胞仔細探詢,究竟其經濟困難已到何等地步?何以不論慈善團體還是政府機關的援手都無法觸及?還有,更要緊的,到底該如何扶持這個家庭,才能永久免除其衣食不足的噩夢?因為,如果他們果真有所不足,拿個一萬元的紅包也只是杯水車薪。

不過,何其遺憾,不論聞聲救苦的慈善團體,還是手中預算滿滿的政府部門,一概默默無語,只盼陳光標旋風早日吹過,船過水無痕。然而我們卻不能就這樣輕輕放過;因為台灣社會既充滿愛心洋溢的人,無數樂於自收入中拿出一部分慷慨與不足者分享的良善百姓,就不能在慈善團體及政府力有未逮時,坐視身邊不幸者深陷困苦之中。

對岸多年來綁架幼童擄以為丐的情況層出不窮,無數家庭因而破碎、無辜幼童陷入苦海,但政府與民間都無以為計,任此人間慘事日日在眼前發生。有一位學者終於忍無可忍,乃出手將道旁童丐拍照上網,要全國網友一起為童丐找尋親人。拜今天網路無遠弗屆,而網友又熱情好事之賜,相信無數童丐終會消失於街頭。

台灣幸好少見這類慘事;但在許多人所不知的角落,一個個身遭變故的家庭每日三餐不繼、屋不蔽雨的情況卻時有所聞。我們相信,只要有人出手找出這樣的家庭、探查出真實情況,也如實拍照上網,只要搏得公信,慷慨解囊的善款必如雨下,勝過大陸富豪那一萬元紅包不知幾許;如果進一步,有若干專業人士針對其特殊背景,加以輔導扶持,乃至結合眾力創造出可付出精神體力掙取的有尊嚴的所得,才真正能置諸?席之上,脫離苦海。

一百這個數字今年備受尊寵,這個探查拍照網也不妨湊熱鬧——每天每人生活之資不足一百元的家庭,應該是一個言簡意賅的分界點。如果所有在此分界點之下的家庭都能在網上受到關注、得到整個社會的善心灌溉、永遠不虞匱乏,台灣才真是人間樂土。 (作者為經濟評論者)

 

8.偏見的民主 讓馬克思揹汙名 孫善豪 政大政治系副教授2011/01/28 聯合報

在政論節目裡,名嘴陳揮文為了一句「學學馬克思的資本論」,和陳光標鬧脾氣。為了這句話,民進黨立委葉宜津公開地說:「你要到自由民主的地方來,宣揚馬克思主義」,言下之意,似乎兩者絕不相容。作為一個馬克思主義的研究者和支持者,必須提出一些澄清。

首先,馬克思主義,不是什麼溫情的或道德的訴求。所以陳光標把什麼「張手/閉手」的關係說成是「馬克思的」,實在未見其可。

其次,對於「把最後一句話(即學學馬克思的資本論)再說一遍」,如果和葉宜津一樣,是在說「馬克思主義與民主自由不相容」,那麼,這純然只表現了一種無知的偏見:把蘇聯或中共的「史達林體制」,當成了「馬克思」或「馬克思主義」的同義語。

陳光標走出了這個窠臼,所以才會把「行善」,當成是「馬克思的」(雖然這個對馬克思的詮釋完全無據);但是台灣人走不出這個窠臼,所以才持續地把馬克思(依照國民黨過去幾十年的教育)當成是「壞人」,以致只要訴諸馬克思,就要問:你說什麼?再說一遍!

馬克思主義最高理想,是「各盡所能、按需分配」。為了按需分配,每個人都必須把自己的需要說出來,以便整個社會能夠以需要為導向進行生產。這也就是(才是)言論自由的實質意義。

當馬克思破解資本主義剝削的事實、當馬克思揭示一個更理想的世界的可能性時,台灣的名嘴們卻是以一種多麼不友善的態度在對待他的?當所謂自由民主已經固著,成為一種不可質疑的意識形態的時候,馬克思也就宜乎被汙名化,成為民主自由的獻祭了。

 

9.對馬克思無知 更對民主無知 林火旺/台大哲學系教授 2011/01/29 聯合報

孫善豪教授昨天發表「偏見的民主 讓馬克思揹汙名」一文,其中對於名嘴和政治人物不懂馬克思、一聽馬克思就抓狂的見解,本文完全同意,但是文中把責任歸罪於自由民主的意識形態,則不表贊同。

馬克思主義在二十世紀初期幾乎是「理想主義」的代名詞,多少熱血青年為了實現馬克思的理想,不惜犧牲生命,甚至為了剷除他們認為通往天堂的唯一通道,不惜以暴力清除一切路障,而成為殺人的劊子手。狂熱的馬克思主義信徒,造成曾經盛極一時的共產主義運動,這不但證明馬克思主義對年輕人具有吸引力,也證明它不是一個完全荒謬的理論。即使是今天,後馬克思理論所衍生出來的各種學派,仍然在學術領域中佔有不可輕忽的地位。

為什麼名嘴或政治人物聽到馬克思就發飆?孫教授的答案是「無知」,這點我完全贊同,但是名嘴的無知和自由民主體制何干?其實這些人不只對馬克思主義無知,對自由民主政治也是無知。所以「無知」,尤其對民主政治的無知,才是台灣民主社會許多亂象的深層原因。

在真正自由的社會中,人們的想法、見解不同是非常自然、而且不可能避免的。因此自由社會成熟公民最基本的素養是:學習和不同想法的人和平相處。法國思想家伏爾泰說:「我不贊成你的意見,但是我誓死捍衛你說話的權利。」就是這個道理。一個人如果不具有寬容異見的胸襟,等於還活在威權社會:認為真理只有一個,而自己就是真理的化身,任何不同於己的意見就要羞辱或剷除。

我可以不同意陳光標的作為,但是至少必須容忍他;我可以批評他的行善風格,但不應羞辱他。羞辱和自己想法、作法不一樣的人,其實是羞辱自由民主的核心價值。所以有些人對待陳光標的方法,並不是自由民主的意識形態必然會造成的結果,而是洩露自己文明的程度,更糟糕的是,他們的作為使我們在自由民主的成熟度上自曝其短。這一切都無關自由民主,所以自由民主何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