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年3月14日──再讀婦女議題

婦女節這兩週我們一起讀女性議題的文章,了解、關心婦女問題,尤其男同學應更用心閱讀。 徐茂瑋

1.並不是每個女人 都有自己的節日    馮傑

2.女人,妳為什麼多心又愛生氣? 郭麗安/彰化師範大學副校長、教育部性別平等委員會委員

3.望遠鏡/女人賺到錢了,但不夠快樂? 陳若曦

4.水女人話題/讓她說不,讓自己不說   

5.廖玉蕙:兩性平權教育的落實

6.誰來阻止性別屠殺?  黃瑞明

延伸閱讀

98年3月8日──婦女節閱讀婦女的故事http://www2.lssh.tp.edu.tw/~life/cmw0-980309.htm

100年3月14日──再讀婦女議題http://www2.lssh.tp.edu.tw/~life/cmw0-1000314.htm

98年3月16日──再反思婦女問題http://www2.lssh.tp.edu.tw/~life/cmw0-980316.htm

100年3月7日──婦女議題 http://www2.lssh.tp.edu.tw/~life/cmw0-1000307.htm

103224日──疼惜台灣女兒(婦女節閱讀與省思)http://www2.lssh.tp.edu.tw/~life/cmw0-1030224.htm

103310日─女性價值 非婚嫁決定(婦女節閱讀與省思)http://www2.lssh.tp.edu.tw/~life/cmw0-1030310.htm 

 

 

1.並不是每個女人 都有自己的節日    馮傑2011/03/07 聯合報

這個世界上有一個專門屬於女人們自己的節日,叫三八國際婦女節。這是我八歲那年上小學知道的常識,保持到現在。

我不知道的是它竟起自1903年,就是在一百零八年前,這一個節日開始發芽、抽枝,自遙遠的美國芝加哥興起。那可是一群勇敢的女人,在中國該叫紅色娘子軍。她們罷工,和萬惡的舊社會叫板、瞪眼。以後,世界上有資格的女人們才年年要過自己的節日。

一個人能有屬於自己的節日往往是一種情感上的安慰,它更多成分是精神上大於物質上。因為在這一個世界上,在那些流失的時間裡,其中還會有一段短暫的時間,竟專門塗畫上了屬於你自己的顏色。

一個世紀以來,世界各國多種顏色的婦女們在為爭取到這一權利不懈努力,把這一天還弄成一個國際性質的。

在我們北中原鄉村,那裡的女人卻沒有自己的三八節日,我的祖母、外祖母、母親們,她們活一輩子,到死都沒有享受過這一世界上通用的節日。我妻子失業下崗,風來雨去,也沒有自己的節日。那些在現實生活裡為了生計奔波的無數女人,都沒有自己的節日。因為她們都處在「國際之外」,這一個美好的節日與她們無關。

對那些鄉村女人而言,面對的是鍋碗瓢盆,享受節日也許是一種奢侈。

2

小時候我就知道,在北中原,屬於女人們自己的節日應該是77日的「乞巧節」。這才是鄉村中國的女人節。

這一天,如有明月升起,那些本村或相鄰的姑娘,往往會相邀七位志趣相投的同伴,神祕兮兮的,開始陳瓜果、設素菜於一方庭院,邀請來乾淨的月光,乾淨的星光,乾淨的風。這是要供奉傳說裡的織女。這一刻男孩子被拒絕介入。這一天人間鵲鳥全部退場。

這個女人的節日主題還與七枚細針有關:

會有姑娘建議,要包七個素菜水餃,每個裡面放一枚針,煮熟後每人發一個,大家必須從一頭咬去,如果先咬住針尖者就為巧,如果先咬住針門(穿線的地方我們叫針門)則為笨拙。在笑聲裡,人人都不想當笨姑娘。怕傳出來嫁不出去。可是我知道,村裡到後來從來是只留下許多長得英俊的光棍,卻沒有一個嫁不出去的醜姑娘。

第二步還要水中丟針,七位姑娘一起,每人在水中投繡花針一枚,若能浮在水面者就為巧。

最後,還有對月紉針或閉目刺瓜花。如果月光下一次就紉上針、刺準花者就為巧,若誰能連紉,連刺七次皆準,便會被擁推為本年度的「織女」。相當於現在每年評選出來的國際年度名媛。

露水厚重,星子垂落。終於,大家歡笑打鬧到夜深人靜之時,沒耐心的姑娘早一點回家,有的姑娘們藏在瓜棚之下,遙望茫茫銀河,要開始偷看牛郎織女的相會。在那樣的夜晚,鄉村瓜棚下,充滿了迷茫,悵惘,哀傷,神祕。忽然想起心事,就會黯然傷神。

瓜棚下,最後更多的一定是比露水要沉的失望。

第二天會有人問:看到織女嗎?

咬著嘴角,多笑而不答。

3

有多少鄉村女人享受過這一節日裡的遊戲啊,一代一代,那些北中原鄉下的女孩子,不知道這個世界上另外還有一個本該屬於自己的節日。

她們手磨粗糙了,生活磨粗糙了,像蒲公英的小傘,她們一一嫁到遠方或近鄰,不管滿意或不滿意,都有不同的原因由不了自己。

在這個世界上,有時一個人一轉身,一生這麼快就過去了。

她們把屬於自己的節日漏掉了,那些女人只有在貧瘠的鄉村裡,在自己掌握不住的命運裡上下輪迴。更多的女人則是宛如風雨中的小舟,在汪洋裡最後被淹沒。

鄉村和城市是兩種範疇,兩者永遠有著有形和無形的距離。何況生活在那裡面的女人。

4

我當年在北中原一個善出廚師的小縣城當銀行小職員,孤寂地當了三十年,經歷過三十個這樣不屬於自己性別的節日。沾過二分之一的光,單位每到38號這一天,有時那些領導們心血來潮,文化來臨,就要為婦女們放上半天清假。我們笑稱這是「娘們兒節」,女人則糾正說是國家法定假期。有時經過幾道貪婪的手回扣之後,女人們還會發一副床單、一對枕套,或幾塊香皂洗衣粉之類。但這樣的機會不多。

如果要在這個節日裡加班發薪,我相信多數女人都不願意享受這個節日。在我們小城裡,一束五十元的玫瑰花往往不如一箱速食麵更具有現實主義意義。就像我寫的詩歌雖然外表優美,在現實裡卻通體飄散著貧窮的氣息。

我有一個做房地產的朋友,經歷豐富,充滿文化情懷,他既寫詩又掙錢,不像我只會一輩子寫詩,被我媳婦定為「又窮又酸」。這位儒商經常會有一些別人不理解的創舉,像行為藝術,有一年要過三八婦女節,他說要為坐落在黃河邊上的老家做一件事。這一天,他沒有給村裡送去大米、衣服、禮品,也沒有玫瑰花,而是拉來滿滿一大車衛生巾,說要贈送給全村的女人們,讓她們知道世上還有一種生活,裡面包含精緻。

村裡大多數人不理解。

他解釋說:我目的是想改變鄉村的生活觀念。

有的鄉村女人是第一次見到衛生巾。其實觀念是因為貧窮的緣故,觀念有時取決於物質。一個節日裡的衛生巾,並不能改變一個女人的一生,卻給她們送去了一些憧憬。

也許在中國城市工作的那些白領女人們,每到這個節日裡,能沐浴享受,她們甚至還會有「三八節鄉村一日遊」的活動,號稱返回自然,但那些鄉村裡的女人們從來沒有「三八節城市一日遊」的奢想。

把每一個日子都過成節日,這是每一個女人的夢想。

5

以我在現實裡的所見所聞,我可以肯定說,在三八節這一天,更多的中國女人與這個美好的節日無關,她們與悠閒擦肩而過。她們依然在這一個節日的邊緣上奔波,更多的女人在護理家中的老弱病殘,護送嗷嗷待哺的孩子,在料峭的風中獨自行走,在望不到盡頭的歸路上,在蒼茫的荒野,在瀰漫灰塵的廠房,在城市某一條骯髒的街道上……

她們是為了現實和生計。對她們而言,這個日子在生活裡和平時每一天一樣,並沒有發出異樣的亮色。

那時,她們有的也許知道世界上存在有這樣一個節日,有點遙遠,有點模糊,像一面春天脫線的風箏,在自己心裡飄搖一下。

還知道這個節日和每一天一樣都充滿艱難,是如此平常地流失走掉了。

 

2.女人,妳為什麼多心又愛生氣? 郭麗安/彰化師範大學副校長、教育部性別平等委員會委員2011/03/08 聯合報

開完會,同事與我一起離開會場;他先說話:「妳開起會來比我們男人還男人,厲害」。我問他:「你是在稱讚我嗎?還是在稱讚男性?」「副校長,別多心,我只是想讚美妳呀」;「喔!」

同事與我一起甄選秘書,與每一位應徵者談完後,私底下我與同事分享心得:「第二位與最後進來的應徵者看起來最能幹,你們認為呢」?「是呀」大家異口同聲。同事補上一句:「但要看能不能與你的個性配合?」「什麼意思?」「你是工作狂,要求嚴格。」「難道你們不是工作狂,要求嚴格?」我瞪著我那一年產製十篇論文的同事;「我們是男的嘛,不一樣;副校長,別多心,我們只是想讚美妳呀」;「喔!」

與一群來自不同大學的同行坐九人巴士去評鑑大學,我是召集委員,大家看到受訪學校校長已然率領學校眾多主管在學校行政大樓前迎接我們,便催我第一個下車與校長握手表示友好。一如過去經驗,不管我穿多正式,受訪學校校長總跳過我,與我身後第一位穿西裝的男性評鑑委員握手,屢試不爽,每次我都心灰意冷在回程時逼迫其他評鑑委員安慰我、通常他們的安慰語是:「你看起來太美就像助理」;「你們是說大學女教授應該長得不工整?」「副校長,別多心,我們只是想讚美妳呀」;「喔!」

與女兒一起乘坐遊覽車,後座偷偷抽菸又大聲講手機的男士被女兒抓包三次後,終於動怒罵女兒:「沒教養的女生」;我那在美國念書濃妝豔抹的女兒頂嘴:「你看錯了,我是男的」;男士轉向我:「沒家教,你媽是怎麼教你的」;我好整以暇回嗆:「我是他爸爸,你到底想罵誰?」這位菸男更加生氣:「妳們一看就知道是女的,謊稱男人莫名其妙!」

每次過婦女節,「台灣早就是性別平權國家」、「女性早就騎到男性頭上了」的說法,總會如雷貫耳轟炸不停地出現在各式媒體裡;我只要稍露出錯愕表情,朋友也總會說:「別多心,台灣已經很進步了;妳就是太愛生氣了」;唉,我就是太多心又太愛生氣,才來繼續當女人。

 

3.望遠鏡/女人賺到錢了,但不夠快樂? 陳若曦 2009/11/09 聯合報

美國電視網剛報導,世界銀行估計,到2014年,全球女性收入上看十八兆美元,而同年印度和中國的國內生產毛額值相加,還不到它的一半!另外,美國女性就業人口節節上升,到今年底就會超過男性。

中國市場調查也有類似消息:大陸女性收入開始超越男性,尤其是在三、四級城市如大連、合肥等;三十五歲以下的女性敢賺敢花,是撒錢大戶。

這些好消息都指向一點:女性是企業巴結對象,「她經濟」既攸關國計民生,更是推動世界經濟的火車頭和救星。

一位美國學者的調查研究卻澆了盆冷水。華納(J. Warner)最近出版的《當我們平等了,我們才會快樂》一書,認為今日美國婦女並沒有1972年那麼快樂,緣因男女尚未平等。1972年時,美國女性當醫生的只占總額6%,律師3%,工程師1%,雖就業率低,但責任也輕;今日女性高就業,但是薪資低(平均男人賺一元,女人賺七角三分),健康保險比男性貴,工作偏勞力的家管和照護,職場歧視母親……簡言之,職業婦女經常是「蠟燭兩頭燒」,活得很辛苦。

我以為,幸福與成就感分不開,大陸和台灣的婦女都比三十年前快樂許多,因為政經地位提升且持續改善中。台灣女性在各行各業的傑出表現有目共睹外,從晨運、志工、聽演講、讀社區大學……都是女多於男,彰顯的是自信和滿足。台灣女性在大陸也抬頭挺胸,趙玉芬在廈門大學教化工,2006年從報上得知陳由豪要在廈門海滄建設PX(二甲苯,劇毒)工程,立即帶頭要求遷廠,經過一年努力,福建省委終於讓步,廈門人莫不感戴這位台灣女英雄。

放眼全球,女性覺醒只有進而無退。阿拉伯世界是公認最保守落後的地區,許多第一夫人已走出後宮,在埃及第一夫人蘇珊娜.穆巴拉克號召下,組成了「阿拉伯女性組織」。今年這組織在巴林首都召開國際會議,從中東地區的「性奴隸」談到「童工」、「人口走私」、「妓女」和「強暴」,讓台下留鬍鬚、穿長袍的男子聽得肅然起敬。這些努力要帶領姊妹們甩掉遮臉面紗的后妃們,會比前人不快樂嗎?

愈來愈多的第一夫人表現亮麗,蜜雪兒.歐巴馬鋒頭常蓋過丈夫,酷酷嫂周美青人緣奇佳,做什麼都有模有樣,民調好到讓人哀嘆馬英九何時能學她一兩招?

只要有進步,相信女人都會覺得很快樂。

 

4.水女人話題/讓她說不,讓自己不說    2011/02/20 聯合報

親愛的男人,當女人說不的時候,不管大聲小聲,請尊重她真的在說不;聽女人抱怨時,別再管理性這回事,請傾聽她並給一個溫暖的擁抱!

說不的權力與權利/ 廖之韻

雖說語言的存在是為了溝通,但說話其實是最困難的互動方式。不管是詞不達意,或者搬弄是非,甚至還有弦外之音引起的種種猜測和想像,一句話可以死也可以活。

從流傳於男女之間的迷思開始說起吧!可曾聽過「女人說不要,就是要。」的說法?尤其幾個臭男生聚在一起說女生時,會被拿出來說笑或互相給建議「把馬子」用。但是,換一種說法,「女人說要,就是不要。」或是「男人不要,就是要。」就比較少聽人做種種藉口跟妄想了吧?為什麼同一句話,只是換了前後關係或主詞,就沒人想拿出來辯說?

甚至,更極端的,社會新聞偶會見性侵案被判無罪,理由是被害人沒有明確的說不或抵抗……那麼,女人要說多少的「不」,才會被當成「不」呢?

人們似乎都會拿對自己有利的那一面去詮釋話語,尤其不聽「弱小者」在說些什麼,常常只在意自己的想法跟行動,因此在男性社會中女人的聲音容易被忽略與扭曲。一名女孩曾跟我談到那已經論及婚嫁的男朋友,對方有許多關於結婚的種種考量和計畫,卻容不得這女孩說不,否則他就會以取消婚姻來威脅和耍賴。另外一位更年輕的妹妹偷偷跟我說,男朋友總是以為她說不要去什麼地方或不要做什麼只是在開玩笑或扭捏作態,結果常常搞得她只好自己生悶氣。

撇開男女兩性是「不同生物」才「難以溝通」的情況,想想當我們小時候有人送禮物來時,明明心裡很想要,一旁的大人總是要我們說不,然後經過一番推拉才「勉為其難」的收下禮物?

尤其是女孩子,從小就被教導要有禮貌和含蓄,甚至喜怒不露於色才符合大家閨秀的好女孩樣,久而久之變成了「想要的時候要說不,不想要的時候則不能直接拒絕以免對方沒面子。」以及「儘量以對方的意見為意見的和諧狀態」,造成了一般人(尤其是男人)的刻板印象,以為說不的女人都不是真心想要拒絕,結果是一連串的誤會與悲劇。

所以,親愛的男人,當女人說不的時候,不管大聲小聲,請尊重她真的在說不。親愛的女人,當妳想說不的時候,就說吧!妳有這樣的權力與權利!

水女人宣言:

女人是非,就是「是非」,聽聽她說不的聲音。

這時候請別說/ 林亞若

我的空姐同事小君,某趟飛行,在飛機上被某位情緒失控的客人大聲責罵。落地後,男友來接她;一上車,她哭喪著臉和男友訴說當天發生的倒楣事。

故事才說到一半,男友就插嘴:「那你有報告座艙長嗎?」我同事嘟著嘴說:「有,可是座艙長叫我向客人道歉。」她繼續描述這名客人趾高氣昂的模樣,可是話講不到幾句,她男友又不耐煩的說:「服務業本來就是要服務各式各樣的客人,妳既然當空服員,就應該要接受妳的工作。顧客永遠都是對的,妳不知道嗎?」她發覺這理直氣壯的語氣似乎有點熟悉,聽起來好像和飛機上的那些客人沒什麼兩樣。

小君覺得好氣,可是仔細想想,她男友說的話其實也沒有不對,只是每一句聽起來都好刺耳,讓人好難受。她男友又說:「妳知道我上次坐××航空,她們服務多好,還跪在地上幫我收餐盤,妳們公司的服務真的比不上人家。」我同事滿肚子隱忍的委屈瞬間爆發,落淚說:「既然你覺得××航空服務好,那你有本事就去交××航空的空姐啊!」小君男友覺得奇怪,他只是就事論事而已,沒想到小君不但哭了起來,還無理取鬧的要他改交別家的空姐女友。

其實,小君只是希望男友可以聽她抱怨,和她站在同一陣線上支持她,最好是能夠像其他好姊妹一樣,和她一起同聲憤慨的罵客人罵主管。只是沒料到這個她心愛的男人,反而以專家的角度檢視她的所作所為(明明就只是個搞不清楚狀況的外行人),接著竟還宣判自己的女友服務精神不佳,所屬的航空公司比敵航還差勁,讓她遭受無情的二度傷害,種下了日後分手的因子。

某些男人聽女人抱怨時不是面露不耐煩,就是想理性分析,幫女方找出事情的根源加以解決,卻忽略了事情發生後,女人需要的僅僅是情緒上的支持,說穿了就是再簡單不過的傾聽,和一個溫暖的擁抱。要是小君男友早點知道這個道理,或許就不會落得被甩的命運!

水女人宣言:當我沮喪時,請別多說什麼,只要靜靜的待在我身旁,擁抱我。

女人說不 就是不!林秀怡/高雄市婦女新知協會總幹事(高雄市) 2009/06/10 聯合報

昨日邱議瑩立委批評馬英九總統兼任黨主席一事時表示:「馬英九,你到底是男人還是女人?因為女人說『NO』,其實是『YES』,為什麼每次你說『不』,結果都是『要』!」此言令人傻眼。邱立委的性別平等課程該當掉重修了!

「女人說不,就是不!」身體自主權概念是性別議題中非常重要一環,也是過去在推動破除性侵害、性騷擾迷思時,首要破除的刻板印象。連學齡前的孩子都懂的事情,為什麼邱立委不懂?還會把這樣的刻板印象掛在嘴上?

高雄市婦女新知協會日前出版國內第一本兒童性騷擾防治繪本,主要對象是學齡前及小學低年級兒童,繪本中提到:「無論你是男生、女生,不管任何人都不可以隨便碰觸你的身體;只要是對方做出讓你覺得不舒服舉動的時候,就要勇敢說不!對方就應該要停止。」每次進行宣導,孩子們童言童語的大聲喊著「不!請你不要碰我的身體!」總讓人欣慰。我們看見台灣的身體自主權透過性別教育,一點一滴的落實到孩子身上,讓孩子學會更多保護自己的技巧及方式,同時也學會尊重他人的身體及感受。

當前的性騷擾教育,對身體自主權的概念已經擴展到兩性,身體自主權都應該被尊重;連五、六歲的孩子都知道,說No就是No!邱立委為什麼會不知道這樣重要的概念?非但沒有協助身體自主權概念的推動,反而讓性別平等工作開了倒車,說出連孩童都難以認同的話。

也因此,我們譴責這樣汙衊女性的言論,並要求邱立委應向社會大眾道歉;此外,期望邱立委能善盡社會教育功能,向社會大眾重申身體自主權的重要性。

讓這更多人在遇到不舒服的時候,勇敢說不;同時,在聽見他人說不的時候,也學會尊重他人身體。無論是男人、女人、小孩,當我說No,就是No

 

5.廖玉蕙:兩性平權教育的落實2010/11/02 聯合報

前些日子,應邀去參加教育部主辦的文藝獎頒獎典禮。難得教育部長破例親臨頒獎,親和力十足,我正為終於有一位重視文學教育的部長,願意撥冗親臨會場給藝文青年加油打氣而慶幸!誰知,部長一開口介紹與會評審委員時,便讓我感受到相當的失落。

也許真是我小心眼,但同為教授,部長介紹頭銜時,男女便明顯有所差別,同樣經過辛苦的過程升等,女教授的我,卻沒能得到和同行男教授一樣的「教授」稱謂,不免讓人心下惘惘然。部長也許並非刻意漠視女性的努力,可也正因為是不自禁的流露,更凸顯長期以來性別失衡現象之根深柢固。兩性平權觀念的提倡,居然還得在類似的浮淺表象上斤斤計較,似乎顯得女人度小量窄,但由小見大,恐怕部長得更加小心,才不會在苦心經營的新行動中,悄悄暴露了揮之不去的舊思維。

台灣社會對長期以來的男女不平等現象,其實已有所警覺,也正設法弭平中。各項合理的法條逐一出現,性別平等教育更成為教育部近年來念茲在茲的重點科目,依此看來,兩性平權似乎已然在望,但如果加以深究,卻又仍舊遙遠。有些觀念上的落伍,甚至已淪肌浹髓,讓人在渾然不覺間,落入既定窠臼,大大影響女性的生活品質。譬如:每年必然舉辦的模範母親選拔,當選者如非母以子貴,託兒女成就之福;便像是痛苦指數競賽誰的遭遇最糟、承受過的痛苦最深,誰就最具冠軍相;而帶給家人快樂、幸福的主中饋者,似乎永遠無法受到青睞,這種悲苦的「母職神話」的建構,由來已久,至今仍烈,真是台灣之恥。

兩性平權的爭取,當然不只是稱謂的不公,兩性平權教育也不應僅止於「爸爸早起看書報,媽媽早起忙打掃」的制式分工的顛覆;也不僅僅書上圖片不當暗示的警覺怎麼行使公民權的圖片必是男性?為何女性只能在書上曬棉被或插花?或者妹妹手上的蘋果,怎麼就比哥哥的小的質疑!更進一步的,我們需要有新觀念的注入、有新角度的思考。

我曾在書商送審的國小課本中,看到一篇歌頌母愛的催淚文章,內容寫母親被診斷出得了營養不良病症,兒子回想母親平日總是以醬瓜佐餐,捨不得吃些好的。於是,為了反哺,兒子決定效法母親從小對他的照顧,也燉煮魚湯為母親進補。母親卻一口也捨不得吃,逕自拿兒子燉的魚湯去餵孫子。這樣的文章讓人看了真是生氣!想想看:既然已經被醫生診斷出營養不良,卻還不肯乖乖聽從醫生的建言,也不接受子女的孝心,固執地不設法改善。這哪裡是母愛!這樣的作為只是徒增兒女的憂心與煩惱!作者大力頌揚母愛的無私無我,闡揚含辛茹苦、無怨無尤的美德,卻嚴重暴露了不合時宜的陳腐思維,既不符人情,也悖離基本的健康觀念。

這種潛藏的腐朽概念,一不小心,就讓教育淪為塑造母職神話的幫凶,鼓勵女性壓抑自我,為了家庭,甚至得壓抑追求健康快樂的本能,我以為類似的扭曲觀念,才是兩性平權教育的隱憂。

 

6.誰來阻止性別屠殺?  黃瑞明 中國時報 2010-03-15

上一期的《經濟學人》雜誌以「一億個女嬰究竟發生了什麼事?」為題,報導女嬰的出生率在許多國家明顯低於男嬰就是「性別屠殺」的結果。國內媒體都轉述其中內容,不過,我們其實應該更加關心這個議題在台灣的嚴重性。

根據它的分析,女嬰少於男嬰的原因都出在傳統觀念重男輕女,現代人只要小家庭(孩子一兩個就好)的想法則助長此一偏見。不過,觀念是一回事,如果不是檢測胎兒性別的超音波科技,父母無從事先知悉嬰兒的性別,女嬰自然就不會被墮胎(屠殺)。《經濟學人》特別創造了「性別屠殺」(Gendercide)一詞,暗示這是形同「種族屠殺」(Genocide)的殘酷行徑。

正常情況下,男女嬰兒出生率比值最多是一○六:一○○。在那些歧視女嬰的國家裡,男嬰卻高出甚多。眾所週知,中國大陸因為實施一胎化政策,所以男女嬰之間出現懸殊比率。然而,《經濟學人》注意到,重男輕女的觀念未必會隨著人民所得的提升就消弭於無形,台灣就是例證。從一九九○年代開始,我們的經濟固然提升不少,男女嬰兒出生率應卻也從此維持在一一○比一○○的地步!人為的操作非常明顯:墮胎的情況相當普遍,而且往往都是女性胎兒被犧牲了。

輿論已經討論過這個問題了,遺憾的是,重點都是幾年以後的男人找不到老婆。這是一種男性沙文主義的思維,女嬰的存在意義絕對不僅止於當男人的未來性伴侶而已!作為人或可能發育成為人的胎兒,她們都應該擁有生存的權利。殘酷的現實卻是:台灣是一個集體謀殺女嬰的社會,我們難道不該想辦法阻止悲劇的發生嗎?

這個問題比醫學院學生上課吃泡麵來得嚴重太多了,我們的醫學界(包括醫師公會)應該正視。他們的同行之中顯然有人利用了超音波科技幫助了不想要女嬰的人進行篩選性別。墮胎的建議或許不是出自醫生,但是這種儀器的使用不該受到倫理道德上的規範嗎?

政府的漠視當然也是嬰兒性別失調原因之一。過去這麼多年來,歷任政府在這方面不曾提過什麼政策。沒錯,許多標榜兩性平等的措施不斷出爐,但其內容不是華而不實(例如勞委會的安胎假)就是枝微末節(馬總統的修改陸戰隊歌)。導正人民的重男輕女觀念誠然不易,但是,總統至少可以利用各種公開機會愷切地指出問題的嚴重性,相關部會也應該將防止墮胎(尤其女嬰)當成政策重心。這些都做不到,總統即使在婦女節四處露臉,恐怕還是不能心安理得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