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年04月04日──你有軟實力嗎?

軟實力是甚麼?你有軟實力嗎?劉炯朗〈禮貌的魅力〉很接近軟實力,「移動力」得有軟實力,性急的人民使政府不能深思,受災的日本有否極泰來的軟實力嗎? 徐茂瑋

1.周行一:你有軟實力嗎?

2.禮貌的魅力  劉炯朗

3.周行一:你有移動力嗎?

4.周行一:性急的人民不會有深思的政府  

5.周行一:日本有否極泰來的軟實力嗎?  

 

1.周行一:你有軟實力嗎? 聯合報 2011/04/04

中國大陸廿五年的改革開放迅速崛起,愈來愈多人相信廿一世紀將是中國人的世紀,但是中國要回到漢唐盛世,重新成為世界的中心,五十年之內都做不到,原因是中國大陸尚不具備能影響別人的軟實力。

軟實力是哈佛大學教授奈伊九年代提出來的,台灣讀者應該是在哈佛商業評論中文版刊載他的訪問稿後,才開始對他熟悉。軟實力大概就是以德服人的意思。能夠以德服人的人,應該會讓別人受影響後如沐春風、心甘情願以他為景仰學習的對象,在無形之中達到改變別人的目的。有別於讓人因為害怕而屈服,或者以利誘之的硬實力。

台灣人到現在為止還給人崇洋的感覺,那是因為我們還是覺得西洋的藝術、文學、音樂、典章制度比我們強,這些其實是西方人民軟實力的綜合表現。其實人民的軟實力在日常舉止中即會自然顯露。而引起別人的反應,如果是正面的,而且產生了有為者亦若是的模仿意願,影響人就有強大的軟實力。而如果反應是負面的,覺得別人的行為不足為訓,影響人就是不具備軟實力了。如果以這種觀點評斷,台灣的軟實力起碼還差美國卅年,中國大陸差我們尚有廿年。

不久前,在公車上遇到一個司機非常有禮貌,他會向上、下車的乘客愉快致意,是我見過的司機中非常令人喜歡的,應當可以作為所有公車司機的榜樣。就在我心裡開始讚許他的時候,剛好有一位老太太上車,他很有耐心的等她上車,還提醒她小心車要開了,但就在老太太選好座位,還沒坐下時,車子已經走了,老太太在搖晃了一下之後才勉強座下去,我當時覺得好扼腕。如果這位司機等三秒鐘後再踩油門,他就會與我廿六年前在美國明尼蘇達州明尼亞波利市坐公車所遇到的所有司機一樣,會等到乘客坐定了才開車;這位台灣的好司機就差三秒鐘,就讓我們的軟實力與美國只相差卅年左右!

如果您曾在大陸的主要城市中坐公交,您應該會同意,大陸司機與乘客的表現大概與台灣廿年前差不多。軟實力當然不僅只表現在公車上,十幾年前在台北市見到一隻很兇狠的狗,追著一個小孩作勢要咬,旁邊的母親很緊張,向狗主人抗議,要他把狗拴起來,他竟然惡狠狠的說緊張什麼,咬到再講。廿幾年前我剛到美國念書時,就看到大家蹓狗時,都有鍊子拴住狗;現在我仍經常看到台灣人隨意讓狗亂跑,我們這方面的軟實力也差美國起碼卅年。大陸富裕起來之後,也漸漸有人開始養狗了,我猜要趕上台灣現在這樣,到處都是狗,最起碼還要廿年;要像美國人一樣蹓狗,至少還要五十年。

中國人在兩千四百多年前就有軟實力的概念了,孟子早就說過:「以力服人者,非心服也,力不贍也;以德服人者,中心悅而誠服也」但是現在卻是美國人以中國傳統的軟實力觀念在影響我們,還好台灣一直保有中華文化。雖然大陸最近在天安門豎起了孔子像,但要反轉文革對中華文化除之而後快的損害,還要一段長時間。所以套句台灣話:廿一世紀是中國人的世紀,很拚喔!不過台灣人的軟實力要趕上西方也有段路要走,如果我們希望永遠都把大陸拋在腦後,每個台灣人趕緊拚軟實力才是硬道理。

 

2.禮貌的魅力  劉炯朗

摘自:http://blog.udn.com/liucl/4443849

不久以前,我讀了一本有趣的好書,書名是《Why Manners Matter》,作者是 Lucinda Holdforth,「Random House Australia」出版。中文翻譯本書名是《禮貌的力量》,譯者是郭寶蓮,「商周出版」出版。這篇文章可以說是我的讀書報告。

從古老的時代開始,人類彼此間就過著息息相關的共同生活,尤其是到了交通和通訊技術極度發達的二十一世紀,世界的確是變得更小了,人和人之間互動也變得更加密切了。不過,我們不要無可奈何地把共同生活看成一個不可避免的後果。相反的,我們要把共同生活看成一個自然的、美妙的安排,在共同生活裡,體驗到和諧、平等、尊嚴、和自由。

在一個共同的生活環境裡,我們必須要有相當的規範,有人說這是因為人類天賦的動物本能:競爭、好強、自私、獨占,脾氣有時候會變得暴躁,情緒有時候會變得激動,沒有適當的規範,無可避免的後果是動亂、不安、破壞、和毀滅。但是,我寧願把人類的天性看成風、看成雨、看成水,風會急,雨會暴,浪潮會洶湧,風要來就來,雨要走就走,潮起潮落,的確都是自然的現象。林木可以防風,堤防可以護河,壩堰可以蓄水,而且迎風發電、引水灌溉更都說明了順勢導引的功能。把人性的規範和導引看成獸性的囚禁,那就未免太消極和負面了。

當我們講到共同生活的規範和導引的時候,我們馬上會想到的就是法律和道德的功能,法律是嚴峻、嚴厲的,法律由大家訂定,也必須由大家嚴格遵守,法律臚列出不可以做的事情:不可以殺人,不可以偷竊,不可以不繳付所得稅。法律是共同生活裡最低的規範,不遵守法律就是對共同生活直接的攻擊和破壞,因此不遵守法律的後果就是明確的懲罰。道德是嚴肅、嚴謹的,道德標準告訴我們不應該做的事,例如不應該撒謊、不應該違背承諾、不應該造謠生非。不道德的行為,會為別人所不齒,也會讓自己慚愧不安。

法律和道德是維護一個共同生活環境的兩個支柱,法律負起規範的責任,道德具有導引的功能。面無表情的法官,目光嚴峻的警察,心高氣傲的賢達,道貌岸然的聖人,排排站在那裡,作為擋風的高牆,遮雨的帷幕,讓我們可以安全地、平穩地生存和生活。但是我們可以在這裡頭加一點什麼呢?讓我們在由法律和道德來規範和導引的共同生活環境裡,加上禮貌吧!

禮貌最簡單、也最完整的定義就是對別人的尊重、對別人的體諒。禮貌包括禮儀,因為禮儀是禮貌形式上的具體呈現;禮貌也包括教養,因為教養是禮貌的內涵。

禮貌和法律、道德一樣,也是一種人為的規範,守法、遵循道德的訓誨、和遵守禮貌都不是與生俱來的本性。十九世紀的美國作家愛默生說:「禮貌是一些小小的?牲所造就出來的。」在二十一世紀的今天,當我們談到?牲這兩個字,許多人會嗤之以鼻,在法律的威權和道德的壓力下,我們已經作了許多的?牲,難道我們還要作進一步而且似乎是不必要的?牲嗎?

假如我們把法律和道德看成枷鎖和囚籠,同樣也會把禮貌看成另外一道枷鎖,另外一座囚籠。但是我們何必採取這一個觀點和態度呢?在法律、道德、和禮貌相輔相成的配合之下,除了防風、護河、蓄水、發電、灌溉之外,我們可以在沾衣欲濕的杏花細雨中漫步,在吹面不寒楊柳微風中徜徉,蝴蝶會隨風起舞,鮮花會在雨水滋潤之下盛閞。禮貌涵蓋、補足許多法律和道德並不涵蓋的地方,禮貌溫柔細緻,法律和道德卻是大義?然;禮貌引人入勝,法律和道德卻是咄咄逼人;法律劃分對和錯,道德劃分善和惡,禮貌劃分優雅和粗鄙;法律說必需,道德說應該,禮貌說最好、不妨、和恰當。

為什麼禮貌是那麼重要呢?在二十一世紀的今天,自由、民主、平等、獨立是大家公認的普世價值,禮貌可以和這些普世價值相容嗎?

在一個文明的社會裡,禮貌就是為了尊重別人的權利、體諒別人的自由,為了讓別人多得一點權利、多享一點自由,而對自己所作的規範和約束。排隊坐公車,排隊買電影票,走路不爭先恐後,摩托車不亂停亂放,讓座給老弱婦孺;在社交的場合裡,不搶著講話,講話不滔滔不停,耐心聆聽別人的意見,都是對別人權利和自由的尊重與體諒。禮貌帶來次序和安定,沒有次序和安定,就不可能有共同的權利和自由。

禮貌也是為了自己而對自己所作的規範和約束,唯有能夠規範和約束自己,才能夠在一個有權力的高位規範和約束別人。讓我講法國歷史上的一個小故事,也是有深意的一件大事。法國在十七世紀是世界上最富最強的國家,有一天,法皇路易十四剛剛在豪華的凡爾賽宮吃完晚餐,正要離開時,他看見角落裡的一個僕人偷偷的把一塊甜點揣入懷裡,那一刻,路易十四完全忘記了國王的尊嚴,衝過去舉起手扙,劈頭打下去,連手杖都給打斷了。事情發生之後,路易十四覺得十分後悔,作為國王,不能控制自己的脾氣是嚴重的失態,他馬上去向他的妻子懺悔,找神父告解,禱求上帝的寬恕。其實,那天晚上,路易十四剛剛接到北方戰爭失利的消息,他的心情惡劣是情有可原的,即使位高如路易十四,要管治一個國家,也必須先從管治自己做起。拍桌子、摔椅子,這些失態的作為,並不足以彰顯一個高官、一個大老闆的權力,它彰顯的是不成熟的處理人際關係的能力,而它背後的就是不成熟的自我調息、自我控制的能力,這種人能夠成大事嗎?

在一個民主的社會裡,禮貌會為我們帶來平等,有人說:在民主社會裡,沒有人可以擁有特權,那不就是平等了嗎?但是我們都看到平等所引致的,是追求不平等的冀圖和願望。在一個民主社會裡,人人有機會,個個奮勇爭先,每個人都想贏在起跑點,搶先一步,超人一等,導致到抄捷徑,走後門的心態。在一個汽車公司推銷一款新的休旅車的電視廣告裡,一位年輕的女士開著一台這款龐大的休旅車,在停車場裡小心翼翼地擠進兩部小車的中間,車停好了,才發現車子實在靠得太近了,兩邊都沒有開門的空間,正好這一款休旅車的車頂裝有天窗,這位女士從天窗爬出來,蹦蹦跳跳,揚長而去了。這段電視廣告沒有顯示,當兩旁的車主回來發現車門開不了時的憤怒和沮喪。這段電視廣告無意中顯示出,在一個沒有特權的社會裡,每個人都想擁有特權,唯有依賴禮貌,依賴對別人的尊重,我們才能夠在自由民主競爭的環境中,找到真正平和、平順、平靜的平等。

在一個獨立自由的社會裡,自尊和自信往往會延伸成自大和自私。一位爸爸帶著五歲的兒子在街上走,旁邊一位行人提醒他:「先生請勿隨地吐痰。」在五歲兒子的面前被人教訓,也許必須以吵一架、打一架來爭回面子。在美國有一個真實的案例,一位女士在電影院裡講手機,後面的一位觀眾,輕輕地拍拍她的肩膀提醒她,這位女士以人身攻擊的理由告上法院,坐在後面那個倒楣鬼罪名成立,被判罰款。幾天前,我在電視上看到一段新聞,一位顧客在菜市場買了兩個芭樂,老板秤下來是四十四塊錢,顧客說四十塊就好了,老板說非四十四塊不賣,兩個人對吵對?告到警察局,我相信互告的罪名是誹謗吧!因為沒有禮貌,不能夠成為罪名。的確,在一個獨立自由的社會裡,禮貌讓我們?棄了過份膨脹的自我,?棄了自大和自私。

禮貌從那裡而來呢?從別人的身上,但也得靠自己的體會。作為一個大官、一個大老闆、一大明星,他們是大家學習的榜樣。作為一個老師、一個主管、一個父母親,也是大家學習的榜樣。不久前,我在一份香港報紙看到一篇短文,題目是「高官不懂純潔語言」,談及香港最近一個小小的語言上的政治風波。這又讓我想起幾年前台灣一位部長使用有爭議性的詞語的往事。政治界、媒體界、娛樂界的人物,本來是對言語文字掌握得最好的人,但是我們卻常常看到使用粗鄙的語言的例子,更往往並非無心而是有意的例子,更看到打手和衛士替他們解釋辯護、群起效尤的例子。從大人物、大老闆、和大明星的談吐舉動,衣飾打扮,我們期待的是純潔、優稚、含蓄、謙卑的榜樣,但是我們看到的是粗俗、炫耀、和狂妄的舉止,我們要從正面和負面的例子,觀察別人,從而自省,更作為他人的榜樣。

禮貌是和別人相處之道,禮貌也把我們的內在自我呈現出來。禮貌不是一層鍍金,不是一個假面具,我們不是要用禮貌隱藏遮蓋我們的內在自我,而是要用禮貌自然地、輕巧地、優雅地,烘托、展露、照亮我們內在的自己。禮貌能夠彰顯人性,在禮貌的呵護之下,每人都能夠展現他內在的自己。禮貌讓人與人之間保持適當的距離,沒有過份的踰越,不需要刻意建立防禦的圍牆。禮貌讓我們和別人溝通得更好,禮貌的溝通是一個順暢、愉快、優雅的過程。

法律是嚴竣的教條,道德是嚴肅的規範,當人與人之間有了誠摯的尊敬和真誠的體諒,生命會因而變得更美。禮貌為黑白分明的世界,帶來色彩;為冷熱兩極的世界,帶來溫馨;為剛沉的世界,帶來輕柔;為匆促的世界,帶來舒緩。

禮貌是真有它的魅力。

 

3.周行一:你有移動力嗎? 2011/03/04 聯合報

我的朋友喜歡看台灣職籃,最近很擔心職籃的前景,因為有幾位明星球員被大陸球隊網羅去了。

台灣人到大陸發展,比在台灣賺得多很多早已不是新聞,幾乎各行各業都是這樣,娛樂界、文藝界、學術界、金融界等等比比皆是,這個現像只會愈演愈烈,兩岸的交流熱絡只是讓這個趨勢更迅速發酵而已。其實台灣人不僅去大陸發展,例如王建民到美國打棒球,曾雅妮在全球比賽高爾夫球,更有千千萬萬旅居世界各地的台灣人在國外奮鬥。

這些人能到國外去開疆闢土是因為有移動力,有移動力的人所得才會高,具有國際行情;只能在原地打轉的人就只能接受地區性的待遇。這道理很簡單,能移動的人是別人需要的,行情當然好,移動不了的人需要依賴別人,所以薪水低,能移動的人可以「此處不留人,自有留人處」,到別的地方去發展,許多外籍人士在台灣教英文,先民移民台灣都是同樣的道理。

台灣人的所得已經有十幾年沒有什麼成長,主要有兩個原因:第一、台灣人的國際價值沒有相對提高;第二、很多有移動力的人離開了。一般人似乎較關切的是人才流失的問題,其實這是一體的兩面,台灣社會如果無法培養國際級人才,就不會有人能移動出去,所以台灣人的移動力代表的是國家人才培育的競爭力,能夠去大陸,甚至國外發展,反而表示台灣人有移動力,是值得高興的事。但是人才有進有出才是健康的發展,而我們正面臨台灣人出不去,外面人才進不來的強大危機。

我國青年的移動力正被外人質疑中,我的朋友到美國留學後,在香港的一家國際著名投資銀行工作,最近告訴我,因為台灣青年的國際能力不足,他們是不會從台灣直接聘畢業生到香港工作的,新進同事都是從大陸、香港、新加坡、印度、澳洲等地直接聘來。台灣博士的移動力也是堪虞的,畢業後第一個工作在海外的絕無僅有。在有工作經驗的台灣熟男中,只能到大陸發展的占大多數,但跡象顯示,台灣人的大陸移動力也已今非昔比,許多台幹正迅速被陸幹取代。

在吸引人才進入台灣,我們更是乏善可陳。當台灣人民把國外人才當成是自己的威脅時,我們的進步一定有限,美國MIT有一位教授曾被記者問到,MIT有大量外籍教授,是不是表示美國出了問題,他的回答很簡單:「這些外國人不是我們的問題,他們是我們的答案!」台灣的問題正是台灣人把答案當成問題了,而且自己的答案愈來愈少,結果是我們走不出去,別人也進不來。

我們每個人都應勉勵自己成為別人的答案,不斷改善移動力。英文語文能力是基本移動力,兩個月前在捷運上碰到一位曾教過的學生,因為我上課時一再強調英文的重要,他從此勤練英文,退伍後進入一個世界級的投資銀行工作,最近被派到紐約受訓三個月,英文無障礙讓他在紐約受訓時如魚得水。

移動力還要靠其它的條件,例如文化適應性強、具嘗試精神、專業度高、常識豐富、待人處事圓融等等,這些都需要自己能意識到移動力的重要,才會經年累月的去培養,只要變成一位有移動力的人,你就不再擔心無法加薪,老闆反而會搶著幫你加薪呢!

 

4.周行一:性急的人民不會有深思的政府   2010/08/26 聯合報

剛開始去大陸訪問時,覺得整個周遭環境很吵雜,後來才發覺源頭是喇叭聲,大陸人開車超愛按喇叭的,此起彼落,吵死人了!最近也覺得台灣變吵了,原來也是喇叭聲變多了,我最近觀察到,只要綠燈一亮,前車不立即前進,後車就開始按喇叭,或者前車只要略微遲疑,後車就會按喇叭違規超車;在高速公路上如果所有線道都被擋住而無法超車時,就近貼前車,逼使前車心生畏懼而讓出超車空間。

按喇叭是性子急的表現,台灣人不但沒有因富裕而變得比較從容,反而更急了。性子急經常會有不好的結果,例如多數車禍都是搶快造成的。事實上老祖宗留下許多成語告誡我們不要急,最常見的是「欲速不達」、「揠苗助長」、「一步登天」等,也有些成語提醒大家慢一點比較好,大家耳熟能詳的是「事緩則圓」、「水到渠成」,而且現代研究也發現了「慢活」的好處,可以減少身心壓力,增進人際關係,不會讓別人因壓力太大而敬而遠之。

性子太急對經營管理也不好,好的管理者需要舉止優雅與態度從容,舉止優雅可以陶冶親愛精誠的企業文化,態度從容會讓員工相信老闆凡事都在掌握之中,堅定員工的信心。從容並不表示執行速度慢,或者不積極爭取績效,反而顯示管理者有能力掌握企業經營方向、擬定策略與行動方案、結合資源、組織人力、執行策略以達到經營目標,而且具備危機處理的能力,能迅速調動資源解決燃眉之急。性子太急就沒有靜心思考的從容,匆促的決定不僅會有後遺症,也無法深謀遠慮了。

人民性急還會對社會有嚴重的負面影響,這次全球金融危機就是大家急著賺錢所產生的結果。當企業經營者的報酬與當期的績效緊密結合,而最重要的績效指標就是利潤與股價時,全公司上下不僅會將永續經營拋到九霄雲外,而且會鋌而走險,希望馬上賺大錢。但是造成這個後果的其實是股東,股東希望公司趕快賺錢,股票趕快大漲,最好投資能立即一本萬利。既然股東關注的是現在的盈餘及股價,公司員工也就不會想得太長遠了。

人民性急對國家更是有非常深遠的壞影響,如果老百姓希望凡事能立竿見影,政府就會迫於民意而做短線決策,造成頭痛醫頭,腳痛醫腳的情況,而無法深謀遠慮,為國家謀長久的利益。譬如兩岸剛直航,ECFA簽訂後,大家就覺得班機馬上要夠多,票價要低廉、而且航班時間要好,不應有紅眼航班等,讓美事一樁反被心急的老百姓覺得未盡全功,最終會影響政府的後續規劃及努力效果。而且立法院為了反映民意,質詢內容多偏向時事、爆料,或者委員有爭取媒體曝光效果的私心,迫使政府官員花太多時間應付小問題,而花太少時間在長遠謀國之上。

民主社會的珍貴之處就在政府施政必須要反映民意,但是如果百姓急功近利,就不會有大有為的政府,因此儘管有些事絕對需要政府立即的作為,但有更多的事是需要審慎規劃的,所以給政府時間,不要心急,以政府的長期規劃及執行能力作為評鑑政府的關鍵績效指標,國家才會有長期的良性發展。政府僅是代表我們辦理公共事務,我們急功近利,最後的後果其實是自己承擔的。

 

5.周行一:日本有否極泰來的軟實力嗎?   2010/03/22 聯合報

空前的日本東北關東大地震,伴隨空前的海嘯,造成了日本歷史上最嚴重的災難,東北沿岸災區滿目瘡痍,原來的村鎮已被垃圾完全掩蓋形同廢墟,強烈反差世人對日本市容整齊乾淨的印象,災區受創嚴重,根本非觸目驚心可以形容。

雪上加霜的日本人還要同時面對核電廠反應爐核心如果融化可能造成的大災難,在親人滅絕、財產消失,前途茫茫的情況下,全球看到的是核電五十勇士奮不顧身的堅守崗位、災民井然有序排隊領取救濟物資、燒搶擄掠的犯罪行為完全沒有發生,這就是日本傲人的「軟實力」,成就了二次世界大戰後迅速重建,成為世界經濟大國的日本。

但是這次震災不僅扭曲了地貌,更惡化了一道原本就難以跨越的經濟鴻溝,在地震發生以前,日本已經承受了「消失的廿年」,一九九年房地產泡沫破滅之後,日本經濟即一蹶不振,表現在外的病徵是近於零的低利率,病因是資金雖然充沛,但是國內需求不足,因此必須仰賴外貿出超來維持經濟,造成日本海外資產不斷累積,日圓升值,通貨緊縮。作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卻永遠要靠貿易出超來維持生計,是日本無法以傳統的軟實力可以解決的失衡,這問題不會隨災後重建完成即消失,日本人必須願意重塑軟實力,才有可能走出困境。

日本最需要的軟實力是容納外人的包容力,及歡迎競爭的氣度,日本社會同質性太高、外國人不易融入、國際化不夠。在日本,不通日文基本上寸步難行,連在餐廳點菜都有困難,在日本公司服務,不懂日文是無法生存的。日本克服英語能力不足的方法是迅速大量翻譯外文,但也惡化了日本人的國際化能力。

日本的大學外籍教授數目少,不足以帶進多元新思維,所以競爭力日益下降,世界名校皆是美歐學校的天下,而日本文部省由上而下,以金錢為餌,促使學校改善的策略,更扼殺了自發性的競爭誘因,曾經受人矚目的日本金融市場,現在充斥的是大而無當,競爭力不如歐美的金融機構。

缺乏包容力及歡迎競爭的軟實力減少了日本人接受外來刺激的機會,造成創新力不足,也因為國際化能力不夠,即使有創新,也無法產生影響世界的力量。現在的日本經濟仍是戰後成功模式的延伸,持續在商品應用上改良,強項仍舊是消費型商品如家電及汽車等,但是這些項目與新興國家的差距正迅速縮短中,例如韓國的三星、現代、台灣的宏痋B宏達電等跟新力、豐田等可以說已經平起平坐了。

而且過去廿年來已經發生、會主宰未來國家競爭力的創新,日本幾乎都沒有突出影響力。例如在應用資訊及網路科技創造新商業模式的創新方面乏善可陳,iTunesGoogleAmazon等公司對世界的衝擊,日本是望塵莫及的,而在與人類未來息息相關的環境、能源、生化科技等的創新,基本上也是歐美國家執牛耳。

傳統文化中的軟實力曾經給日本一段輝煌的歷史,但已不足以開啟另一盛世;文化的多元化及人民的國際化能力將決定一個國家的反省力及包容力,最終決定創新力,而這正是民主社會能否持續進步的關鍵。這次大地震所產生的重建問題遲早會過去,全球供應鏈的調整短期內一定會影響日本的競爭力,但真正決定未來命運的是日本能否改善軟實力,開始吸引外人到日本競爭,但這方面並不令人樂觀。看來日本要避免再失落廿年,還有一段艱困的旅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