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年05月02日──給戀愛中的孩子更多善意

426日中國時報頭版頭條新聞是一對高中情侶相擁從高樓一躍而下,戀愛是人間美事,怎麼卻成悲劇?青少年對戀愛充滿憧憬,怎麼與異性互動?怎麼親近對方?高中生的戀愛該有甚麼規範?都是難題,父母老師很少教,本星期準備一組相關文章,期望同學對男女互動、戀愛多一些了解。並且推薦下列四組講義供同學上網閱讀。 徐茂瑋

1.世界自殺防治日──珍惜自己珍惜家人(97.09.10.)  http://www2.lssh.tp.edu.tw/~life/cmw0-0910.htm 

2.97年12月29日──男歡女愛心理學 http://www2.lssh.tp.edu.tw/~life/cmw0-1229.htm 

3.97年12月22日──愛情是什麼? http://www2.lssh.tp.edu.tw/~life/cmw0-1222.htm 

4.性愛與婚姻倫理講義  http://www2.lssh.tp.edu.tw/~life/lifeindex1-100.1.2..htm

 

文章

1.考試沒教的事》大人不准愛與性 只能錯中學?

2.感情悲劇/千萬不要自殺   沐恩

3.別強迫每個孩子做好學生   聯合晚報╱社論

4.給戀愛中的孩子更多善意   蘇芊玲

5.愛的方程式/當孩子的戀愛軍師╱汪詠黛  

6.國三女生變成媽媽 黑白集 聯合報

7.國三女產子 大人伸援手了嗎   李枝桃/國中校長(南投市)

8.心頻道/緣起緣滅 生命的無聲吶喊    張立人/台大醫院雲林分院精神部醫師

9.墮胎風波/不斷的在夾娃娃   亦萱(宜蘭羅東)

10.兩性之間/揮灑青春,不怕墮胎?  玫瑰婆婆(台北市)

11.家暴陰影/小媽媽 何去何從?  廷香(桃園蘆竹)

12.超「瞎」的愛情    黃子哲   

 

1.考試沒教的事》大人不准愛與性 只能錯中學?

聯合報記者鄭朝陽、梁玉芳2008/08/31

第五課 親密關係

在一場性別教育的演講中,一個國中生舉手贊成「國中生可以談戀愛」,政大心理系教授陳皎眉問:「你可以負責任嗎?」國中生對「負責任」的說法是:「如果和她有小孩,我會承認是孩子的爸爸。」陳皎眉再問:「你養得起孩子嗎?」國中生頓時語塞。

不讓你追 就該被殺千刀?

「難道拒絕一個人的追求,就應該被砍一百七十六刀嗎?」一封網路流傳的控訴信,是多年前一起情殺案的被害家屬心情。只因拒絕追求,女孩被小開開賓士車撞倒,再亂刀狂砍斃命。發狂的情節和今年的割喉毀容情殺案件,一樣令人驚心。

曾幾何時,談戀愛的風險大增,除了「分手」可能成了致命危機之外,不時出現的「少女廁所產子」新聞,讓大人驚覺:對於愛情、對於性,即使大人不准許、不討論,年輕孩子早就在「做中學」。

實踐大學心理輔導老師吳健豪觀察,青春交友、戀愛是青少年重大的情緒波動來源,從猜測「她喜歡我嗎?」「如何告白」到交往、相處與分手,課本上沒有步驟說明,學校頂多把兩性關係當營養學分,很多家長更不知從何教起。

學習愛情 只能看偶像劇?

兩性議題作家陳安儀說,從小學到大學,很少人上過交友婚姻戀愛課程,這很可怕,「在人生重要的大事上,我們竟然都是在錯誤中學習。」

陳安儀說:「我們對怎麼談戀愛這件事,都是從瓊瑤、羅曼史小說、偶像劇裡學來的,一點都不真實。」

兩性相處 瑞典小學就教

婦運團體一向推崇瑞典的兩性教育。瑞典政府認為,教導孩子性與親密關係是老師的責任,早在半世紀前,瑞典中小學全面實施性教育,教導孩子性與親密關係,並陸續出版《性教育教師手冊》給學校教師參考使用,台灣已有中譯本。

教育部訓育委員會常務委員柯慧貞的親友常問她:「我兒子才念國中,最近交了女朋友,怎麼辦?」好奇又焦急的家長逼問兒子,卻一無所獲,女學生懷孕也不敢告訴大人,為什麼孩子不讓父母成為情愛問題的避風港?

我懷孕了 我敢跟爸媽講

柯慧貞認為,如果父母能放下威權,改扮輔導員,提供資訊讓她或他知道戀愛、懷孕後要面對的問題和責任,最後由孩子自行決定,就不致讓孩子孤立無援。

父母不能幫孩子過日子,但可以教他們該珍惜什麼。

陳皎眉也常見父母限制孩子交往對象,說是為孩子好,但什麼才是好?「只要孩子認為彼此真心相待,可共創幸福家庭,父母觀察對方也善良、有上進心,就要信任孩子的判斷力。」她說。

失戀經驗 願跟孩子分享

「分享也是教育。」吳健豪說,父母親可以和孩子分享自己的交友經驗,即使是失戀、離婚都是好故事,「孩子會知道,交友、經營婚姻沒有成功和失敗這回事,而是兩人的磨合程度。」

所以,東海大學社工系主任彭懷真鼓勵大學生談戀愛,因為談了戀愛,「你懂得分享、關懷和負責。」走過愛情之後,會重新探索和認識自己,而且看清楚:不必把自己寄託在另一個人身上。

「我男友一天打二、三十通電話問我在哪裡、在做什麼。我快窒息了!」吳健豪發現,太黏情人的人常有心理壓力,導致異常行為模式,且壓力往往來自原生家庭,像在手足間被冷落,或失去至親,因此沒安全感。「談戀愛正好找出壓力點。」

他提分手 我學危機處理

情侶分手常教人痛徹心扉,但精神科醫師王浩威鼓勵年輕人應該多談戀愛、多練習分手,「這過程讓你學到如何跟別人相處,知道哪種人適合自己。」

陳皎眉也要年輕人切記:「你有追求幸福的權利,別人也有拒絕的權利。」

今年七月發生的割喉情殺案,情侶相戀同居三年,一提分手,男友竟成「愛情恐怖分子」。中央警大教務長黃富源說,談分手是「人際危機處理課程」,「修得好一起成長,修不好可能一起毀滅。」所以,感情這門課能不好好修嗎?

他是不是恐怖情人

不尊重我:對生活、行動自由、財產,甚至性自主權的不尊重,都要提高警覺。

挑剔、吹毛求疵:

愛得濃烈,情人眼裡出西施,青春痘可以看成酒窩。當愛人開始對芝麻小事找麻煩時,就要小心。

對小事暴怒:

情緒反應不符合比例原則,例如只是牙膏多擠了點,卻被斥責浪費、揮霍等。 資料來源/黃富源

怎麼修好戀愛課

知道愛人與被愛是學習認識對方和自己的過程,不以成敗論英雄。
父母在生活中分享戀愛經驗、相處之道,讓孩子有學習對象。
與其禁止孩子談戀愛,不如開誠布公談論親密與性。
當孩子的情感後盾,即使情場失利,也有家人支持,不致對人生絕望。
國中到大學可開設交友、戀愛、婚姻課程,討論人際互動與兩性交往議題。 製表/記者鄭朝陽

 

2.感情悲劇/千萬不要自殺   沐恩 聯合報2010/1/15

媒體多半會報導自殺身亡的消息,卻鮮少報導自殺未遂的後遺症,那樣的後果其實是非常嚴重,極可能拖垮全家人。

我的妹妹因感情和經濟因素燒炭自殺,第一次獲救之後仍然想不開,再度燒炭。由於吸入大量廢煙,中毒嚴重,先是無法排尿,必須裝著導尿管,接著胃痛出血,腦細胞衰竭,神智不清。

妹妹青春正盛,但全身癱瘓,無法言語,整天睜著一雙眼睛。年邁雙親在以淚洗面之下,仍不放棄拯救女兒的生命,幫她按摩復健、洗澡更衣、擦拭大小便。

我看在眼裡,心酸不已,做子女的怎能讓父母如此辛勞擔憂呢?

幸好妹妹的男友還算有良心,晚上都是他在照料她,我認為只要妹妹能活下去,沒有不能解決的事情,再大的困難也會過去的。

由於妹妹的病情一直沒起色,醫院建議做高壓氧,但手術有風險,可能會造成失聰、終身癱瘓。在抱著一絲希望的情況下,我們仍同意手術,經過一次又一次的高壓氧,妹妹奇蹟似的好轉,可以慢慢地下床,但問她一些住院的事,她卻有很多事都不記得。如今在大家的關懷下,她的智力恢復了九成,只是記憶力減退。

我希望以後再也不要有人做傻事,因為這麼做只會增加痛苦,連累更多無辜的人。

 

3.別強迫每個孩子做好學生   聯合晚報╱社論2011/04/26

學生情侶跳樓事件令人心驚,雙方家長的傷痛可想而知。這麼年輕的孩子戀愛起來難捨難分,恐怕不管多開明的父母都不易接受。這麼青春而固執的戀情可能有各種後果需要成年人關心提醒,多半作師長的卻過度看重「應專心課業」這點。孩子的心思、抗壓力,和成年人的判斷不同,這樣的悲劇的確令人難過。

把孩子功課管好,要求做「好學生」,這是我們教育體系幾乎唯一看重的價值。華裔「虎媽」在美國暢談嚴厲的育兒經,是一典型例子。但當「好學生」不該是唯一重要的事,「好學生」也可能發展出負面的特性。最近另有一關於「好學生」的爭議事件:據報導,高雄教師會理事長檢舉雄中違規運用課輔及溫書假等問題,結果遭雄中學生辱罵,甚至有人揚言對他女兒人肉搜索、想抓出來輪暴等等。說學生「捍衛校譽」恐怕太高尚了,明星學校的學生想必也贊同校方讓學生更能「專心課業」的權宜作法,才會如此激動。高市教育局只說學生「法治觀念不足」,卻沒看清「好學生」心態的迷思。

「好學生」有特殊資質,如果深造有成,將來孜孜研究或誨人不倦,也是一種出路。但「邁向好學生之路」所磨練出的人格特質,卻可能因過度競爭而造成人際互動和團隊工作時的缺陷。台灣的政府高層和「博士內閣」,多的是好學生出身,結果有人競爭心強、謀己利過甚(例如陳水扁),有人自視太高、對庶民沒有同理心(例如八八水災中的官僚表現),有人愛惜自己名譽強過替團隊承擔責任(所謂「不沾鍋」),有人固執己見、不易察納建言。這些都是典型的好學生性格,孑然一身作學問可望有成,「管理眾人之事」卻常見失敗的例子。

「好學生」只是人生選擇的一種,尤其考慮每人的資質和興趣,實不能強求。台灣既有吳寶春、吳季剛、嚴長壽、郭台銘等不以學歷傲人卻能闖出天地的例子,父母應多點同理心,不必以「好學生」為唯一典範,不要以「專心課業」為由而扼殺了孩子的自我追求。

 

4.給戀愛中的孩子更多善意   蘇芊玲 中時 2011-04-27

當老師多年,經常會注意到一些學生特別成熟懂事,他/她們可能是因為培養了多方興趣,如積極參與社團、喜愛閱讀、遍遊各地,但深入了解後,他/她們也可能是擁有較為不同的生命經驗,譬如貧窮或單親家庭、性別氣質不符刻板印象、具同志身分,或談過深刻的戀愛。

培養自尊自信和處理人際關係的能力如果也是重要的教育目的,它們絕不會只透過讀好教科書、考出好成績、上得了好學校而達成;反過來說,一個學生只花費全副心力讀好教科書、考出好成績、上得了好學校,很可能只具備了單一侷限的能力,不足以應付變動、複雜和多樣的真實世界。

令人遺憾的,現今仍有不少老師或家長,對孩子在求學期間談戀愛,抱持反對的態度,並嚴格加以禁止,提出來的理由往往是談戀愛會影響功課。學生談戀愛當然有可能影響功課,就如同大人談戀愛也可能影響工作或心情一樣,但短時間的影響放在漫長人生中其得失其實難以論斷。本質上而言,戀愛(有人愛、能被人愛)難道不是一件美事嗎?此外,它也是一項重要的人生功課,需要好好學習。

大人們何妨試試不同的態度,在得知孩子談戀愛之後,不斥責孤立他/她們,或將他/她們逼上險路,而是給予肯定,再陪伴或教導他/她們與愛情有關的學習,如時間管理、情感表達,甚至分手的能力。這樣做,是不是更善盡大人的責任,也更具教育意義?

還值得檢討的是,學生一有事,目前許多學校的立即反應就是通知家長,完全未考慮此舉對事件當事人帶來的是助力還是傷害。父母固然擁有未成年子女的監護權,但其前提應該是善待孩子,以他/她們的福祉為依歸。無論是幾歲的孩子,其主體性都不應該被漠視。當學校礙於法律規定,需要通知家長時,可不可以先跟孩子好好說明,碰到親子關係較不好的狀況,更須詢問孩子的意見,尊重他/她的意願,一起研擬出比較周延細緻的對策,譬如選擇雙親中較友善的一方先告知,或由學校老師先行跟家長做溝通,尋求家長的合作,一起了解和陪伴孩子。

當學校不准談戀愛,禁止學生在學校摟摟抱抱,他/她們極有可能戀愛照談,只是轉身到校園外、大人看不到的地方而已。比起學校和家庭,外面的世界不是更陌生更危險,更容易出事嗎?友善校園環境的營造,不是單向地由老師教導學生做這做那,更多時候,是學校主管和老師們的自省和改變。許多老師在求學階段,都不曾接受過好的情感教育,當了老師之後,有必要重新學習,培養看待情感不同的觀點,其中最重要的是,給學生更多的善意和支持。談戀愛或許會影響功課,但沒有必要賠了性命。

 

5.愛的方程式/當孩子的戀愛軍師╱汪詠黛   2010/08/26 聯合報

「哈哈,我可以交女朋友囉!」

剛拿到國中畢業證書的比比,一回到家,就大聲喊著。

口氣中有著「轉大人」的驕傲,而且,我很清楚的看到他眉毛上揚,滿臉挑釁,有一句話還沒衝出口:我這是「告知」你們,不是「徵詢」!

先聽孩子怎麼說 不要隨意批評他

上了高中之後,咱家這隻發情小公雞,果然開始積極交女朋友;雞婆老媽一路小心翼翼的從旁觀察,很慶幸能取得他的信任,在比比交女朋友的過程中,若遇到困惑他都會找我聊聊。

很多媽媽羨慕又好奇的問我:「是如何做到的?」

其實也沒啥了不起的秘訣,我只謹守住兩個原則:

一、讓他說話。

二、絕不隨意批評他的眼光。

在青少年的心目中,如果想談有關異性的話題,通常父母、師長不會是他們的第一人選。

為什麼?原因很簡單,大人不是一味禁止,就是講一堆大道理,反正終歸一句話:不可以!

既然孩子有先見之明,知道會遭到反對,甚至挨罰,那何必自找罪受?

根據我的觀察,只要能取得孩子的信任,他們其實都很想聽聽大人的經驗和看法。一來是因為他們在乎你,二來是他們實在沒經驗。

但遺憾的是,我們大人常常一開口就把孩子推開了。

我始終記得在一次演講中,一位青少年不解的問我:「黛媽咪,我很奇怪為什麼大人都不記得他們也曾經年輕過?」

是啊,我們都曾經是情竇初開的少男、少女,多多少少也嘗過單戀、暗戀、失戀或熱戀的酸甜苦辣滋味。然而,一旦成為父母、師長,卻忘了當年對男女感情世界好奇、懵懂的心情。

難怪青少年雖然明知道父母、師長是關心他們的,但嘴裡總忍不住嘀咕:大人好「機車」!

青春期的男孩、女孩,自然會想結交異性朋友,而少男又比少女有較多機會和同儕討論有關性的話題。藉由色情漫畫、煽情寫真集,或是色情網路等感官上的刺激,加上朋友間的散播、起鬨,總能輕易得到一些奇奇怪怪、似是而非的訊息。

當男友要求上床 考驗妳愛不愛他

少女也不遑多讓,非常容易受到死黨影響,以訛傳訛的相信一些耳語流傳,例如:男友要求妳上床,是考驗妳愛不愛他,如果妳拒絕,就會使男性尊嚴受挫,讓他有劈腿、不再愛妳的正當理由等。這些謬論,不知不覺讓女孩將自己定位在配合、順從的次等角色,因而建立起偏差的價值觀。

這時,當然需要成年人透過討論與經驗分享,讓他們了解一些健康且正確的兩性觀念。

當我們想把大人的感情經驗傳授給孩子時,我和孩子互動的經驗是,儘量給他們一個暢所欲言的機會。

譬如,看到報紙上或電視上出現青春辣妹的話題,我會引導他們開口:「你想交這樣的女朋友嗎?」

而不是大人先發表:「哼,我覺得這種女孩……

如果爸爸也在場加入聊天行列,來一段「men’s talk」的經驗談,雖然可能會被孩子取笑「您過時了」,但是大家在輕鬆的氣氛下交換意見,正好沖淡「說教」意味。

只要我們做父母的願意放下權威,不急著開口告訴他什麼大道理,而能先接受他的想法(別擔心,「接受」不一定是「同意」),多傾聽他在說什麼,就有機會當孩子的「戀愛軍師」,慢慢和他分享正確的感情觀,也就不怕他們會糊里糊塗的當起小爸爸、小媽媽了。

和子女談有關性的問題,只要多用點心、多用點智慧,絕對沒有想像中的困難。不信?您試試看!

本文摘自時報出版社即將出版《愛就是慢教和等待》

 

6.國三女生變成媽媽 黑白集 2011/02/12 聯合報

一個國三女學生,懷孕八個月,家裡和學校都沒有人發現。她獨自在浴室生產,因驚恐將嬰兒從二樓窗口向外拋棄;兩日後家人對此仍不知不覺,警方透過血跡鑑識才讓她吐實。

長達八個月的懷孕期,為何沒有人發現少女身體的異樣?的確,父親曾問起她為何變胖,少女以一句「便祕」就矇了過去,這父母也未免太過易欺。但少女騙得了父母,卻騙不過自己的身體;呱呱墜地的嬰兒是個真實的生命,哪裡是馬桶能沖得走,又哪裡是能向外一丟了之的呢?

慘死的嬰兒,說明了小媽媽的蒙昧和無知;而少女的無助和慌亂,則反映周遭大人們欠缺的關注和協助。少女就讀的國中在說明其狀況時,形容她「交友單純」、「出勤正常」、「不屬於高關懷群」;亦即,這是個令人放心、沒有異常狀況的學生。但事實卻是:在這名少女身上竟發生了這麼駭人的悲劇。

少男少女偷嘗禁果,大人得教導他們如何負起責任,如何處理生命帶來的挑戰。今天社會存在著廿一世紀的性開放觀念,許多人卻僅有十九世紀的性知識,不少家庭更仍維持十八世紀的保守倫理,導致悲劇一再發生。台灣正擔憂著少子化問題,但棄嬰事件卻仍層出不窮,顯示我們的觀念和機制都亟待加強。

近十年,越來越多國家在醫院或社服機構設置「棄嬰保護艙」,讓無力照顧的父母能將嬰兒投送至艙箱,由專人處理領養。如此,至少可避免父母將嬰兒遺棄街頭,甚或因而凍餓致死。這場少女棄嬰慘劇,說明台灣該再邁前一步了!

 

7.國三女產子 大人伸援手了嗎 李枝桃/國中校長(南投市) 2011/02/11 聯合報

一名國中三年級十四歲的小女生偷嚐禁果,卻不知道自己懷孕,在浴室生下孩子,驚慌之餘,想用馬桶沖掉,卻沖不掉,情急之下,完全失去想法就將孩子往窗外丟,你能想像這個小女孩驚嚇的程度嗎?

坐在客廳的父母,因為女兒乖巧,在校也擔任幹部,很放心的看著電視,渾然不覺女兒肚子隆起有異樣,更無法想像女兒懷孕產子,所以警察上門告知後,你能想像他們的驚詫情況嗎?

目睹女嬰被拋下樓摔死的民眾,知道整個過程後,對女生性教育不足至此,狠心拋擲無辜女嬰,家長無所知到此地步,你能想像大家的驚異指數嗎?

其實類似這樣少男女偷嚐禁果後懷孕,驚慌丟棄孩子的新聞,以前也曾發生過,但每一次大家都感嘆,現代的孩子是否性行為開放,性教育卻嚴重不足?感嘆過後,問題卻仍然潛伏在大家的忽視中,因為大家都認為,自家的孩子不會那麼做。

前些時候,與朋友聊起三毛說的一句話:人生最大的事業,就是放心。我說是何等歷練才能說出這樣有智慧的話,我希望有一天能幸福的說,我擁有最大的事業。朋友笑著說:只要你有孩子,就無法放心,做父母的永遠擔心著孩子,所以做父母的最大的福報,就是孩子能好好的成長。

「是呀!生兒子就怕一個壞字,生女兒就怕一個懷字」,另一個朋友的說法讓大家不解,她戲謔的說,就是怕女兒懷孕呀!大家笑成一團,也問我教育主管機關規定,學校不得拒絕女學生懷孕上學、學校得準備育嬰室等問題,我告訴他們,任何學校都不會拒絕,但懷孕的孩子會拒絕自己,所以與其討論不要拒絕她們,不如討論教他們如何保護自己?如何處理兩性關係?教育本應著重教導在先,而非防堵在後。

記得大學畢業不久,擔任導師的我,每天緊盯學生念書。

一名功課不差的女生數日不到校,家長說她功課壓力大,早上眼睛都腫腫的,一定是沒睡好,所以讓她請假休息,我每天去鼓勵她,與她談心,她最後告訴我,眼睛腫是因為暗夜哭泣的結果,「我懷孕了,老師帶我去墮胎好不好」,那孩子睜大眼睛求我,我也睜大眼睛搖頭。

我告訴她,一定要讓父母知道並幫忙處理,她說父母一定會殺了她,我協助勸說家長,接受這個事實,並幫助孩子,但第二天起,那孩子不再到校,我也家訪不到人,家長更拒絕說出她的去向。我每每想到那孩子說起好奇偷嚐禁果的嬌羞,再說到懷孕的驚恐,暗夜哭泣無助的模樣,便要難過不已。

是否我們有可能努力讓孩子知道,禁果偷嚐不得?是否我們有可能守護孩子的成長?若答案是不可能,那我們是否能在她暗夜哭泣時,細心察覺並能伸出援手?最重要的,是否我們不要再討論一番後,又將問題忽視?

 

8.心頻道/緣起緣滅 生命的無聲吶喊    張立人/台大醫院雲林分院精神部醫師 2009/07/30 聯合報

醫師在胎兒的屁股上,狠狠地甩了一巴掌,「哇」的哭聲,讓一旁焦急的爸爸笑了起來。

這是個生命的喜劇,但也是悲劇。怎麼說呢?

這本來是一對龍鳳胎。

剛出生的,是哥哥;她的妹妹,還不滿500克,已經夭折了。他們的媽媽,求子多年,拜生殖科技之賜,欣喜地懷了這對雙胞胎,卻只有哥哥報到。

雖有一死,仍有一生。生命的喜悅,還是沖淡了死亡的肅殺。這齣劇轉悲為喜。

喜劇,也得收場的。整個手術房頓時空了,冰涼的空氣再度征服了空間,只有我,這實習醫師,還呼著熱氣,留下來善後。而她,則是無聲地躺著,在小小的推車上。

依舊緊緊包住她的,是那條純白色的小毛巾。這輛小車,本該推向嬰兒房的。在那裡,護士阿姨會餵她奶,爸爸媽媽也會隔著薄薄的玻璃窗,殷切地望著她

然而,這輛小車,卻推向相反的方向。

我推著她,穿越午夜醫院裡最幽長的隧道,行經窗戶的迴廊。百貨公司的光環,在夜空中炫耀著蔚藍;對面大樓的霓紅燈,懸浮著,一明一滅;夜半的強風,劇烈地搖晃人行道上的樟樹。

隔著窗,一切如此寧靜。除了這一輛小推車,隨著行進,發出「空隆」的規律聲響。

終究,抵達了終點。

我把她和胎盤,一塊移到檯子上,準備作簡單的清洗。

她,雖只有五百公克,但身材比例,卻比她哥哥更像大人。

她還沒有力氣可以睜開雙眼,也還沒從嘴巴喝過奶;血,卻一滴一滴,從嘴角滲出來。

我以肅穆的心情,把她移到冰櫃裡,讓她舒服地睡。

然後,就像翻開一部無字天書,我緩緩攤開糾結的胎盤。

在紫色的胎盤上,幾個充滿蛋黃的水袋,頓時吸引我的注意。

血管如游絲般,漂浮在水袋的表面。其中一個大水袋裡,似乎有個影子漂過來,定睛一看,竟是個人形的胎兒。

他,約莫拇指大小,渾身慘白。他,瘦骨嶙峋,肋骨一圈一圈,就像是一串銀戒指。

他弓著身,兩支手掌恰好靠在耳邊,恍如孟克名畫《吶喊》裡的主角,掩耳吶喊著。

我似乎聽見了;回過神來,只是無聲。

當我往旁邊看去,另一個水袋裡,是個更小的胎兒。

當我伸手摸向胎盤的其他部分,又摸出更多更多

突然間,「撻撻!」一陣撲打般的聲響,我著實被嚇著了!

畢竟,在這午夜的胎盤室,除了我之外,是沒有「人」的。

我冷靜下來,環顧四周,只見懸掛在推車旁的耳溫槍,因我的觸碰而晃動,不斷撞擊著推車

有許多生命,本來是不存在的,但人類的科技創造了他們,也順手毀滅了他們。

可是,有那個生命不是如此呢?

在大自然的子宮裡,生命緣起緣滅,不知有多久了

 

9.墮胎風波/不斷的在夾娃娃   亦萱(宜蘭羅東) 2010/04/12 聯合報

兒子是研一的學生,日前無限感慨的跟我說:「我不能理解有些同學的想法,他們每次開學後,就大肆宣揚自己帶女朋友去『夾娃娃』,難道不知道這樣很傷身嗎?更扯的是,一點事先的防範知識都沒有。」

這讓我想起在大三那年,最要好的女友發現自己有了身孕,當時要是被家人知道,只怕會被打死,遠在外島的男友遠水救不了近火,心驚膽戰的她,只能找我這個毫無經驗的知己求救。

兩人一籌莫展,我們想起了在校外租房子和男友「同居」的兩個女同學。這一問不打緊,超誇張的,她們居然也珠胎暗結,正盤算要怎麼處理棘手的肚中肉。

當時墮胎是違法的,但若到台北市內江街附近的私人婦產科,帶著錢,找個可以簽字的親友,就可以擺平。就這樣,選日不如撞日,當下四人就攔了輛計程車,憨憨的前進內江街。坐在限乘四人的小黃上,我突然想著:「超載!除了司機,這車載了七個乘客。」

至今我都難忘那個小診所的簡單陳設,女醫師和小護士若無其事的說:「別怕,小手術!幾分鐘就可以乾淨了。」

一口氣要簽三張手術同意書,我感到自己的肩頭好沉重,三個小生命壓在我的心頭,讓我顫抖的手沒法簽字,朋友們按著我的肩頭說:「簽吧!不會有事的。」

第一個進去做的她,緊張得面無血色,看著她側轉過來無助的臉龐,我只想哭。

不久後,我聽到馬達幫浦啟動的聲音,嘩啦啦抽吸的聲音是那樣尖銳刺耳,我雙手掩面,再也不能承受住,我轉頭跟其他兩個同學說:「拜託你們不要今天做吧!改天找別人陪你們來,我一分鐘也待不下去了。」

其中的一個,看得出更加的害怕了,她發抖的跟我說:「好,不要今天做,我一定要把我男朋友拖來,讓他聽聽這個聲音,憑什麼要我一個人面對。」

就這樣,我們攙扶著那唯一墮胎成功的女生,步履蹣跚的走出診所,每個人的心裡都是五味雜陳。我們坐上計程車後,沒有人說話,車上一片死寂。

而我,在心裡虛弱的說著:「少了一個人,這輛計程車依舊超載。」

 

10.兩性之間/揮灑青春,不怕墮胎?  玫瑰婆婆(台北市) 2009/08/13 聯合報

平淡的職場生活,總在新人進公司時最精采,年輕人的活力及熱門的流行俚語,為平凡的工作增添了活潑的話題及青春氣息。

小美是今年新進的七年級女同事,親切如鄰家女孩。我們這些職場歐巴桑被她左一句阿姨、右一句姊姊的禮貌問候給收服了心。而公司裡的男同事也都對這位新同事的做事能力讚許有加。

那天大家在茶水間閒聊,才知道小小年紀的小美已經墮胎七、八次。已婚卻為不孕症所苦的雅惠嘆息說:「年輕不想懷孕,一不小心就中獎,我們想懷孕的卻『孵』不出。」姑且不管小美是為了一位男友或是不同的男友墮胎,都讓我們這些媽媽們忍不住替她擔心。也許是年輕身體好,所以感覺不到墮胎會造成身體虛弱,但其實任何墮胎方式,都可能併發子宮頸損傷、劇烈痙攣、陰道出血及細菌感染,甚而造成日後流產或早產,況且墮胎次數越多,導致不孕機率越高。

想到小美的男友換來換去,也等於有不同的性伴侶,若不用保險套,得子宮頸癌的機率也倍增,不管男孩子是否真心,身心直接受影響的是女孩子。雖說花樣年華要盡情揮灑,但就怕以後病來磨。若真的不打算生小孩,還是吃避孕藥或採其他避孕方式較妥當,以免墮胎的痛苦與隨之而來的心理壓力讓感情生變,造成一輩子的悔恨。

每個年輕女孩子都有如嬌嫩欲滴的草莓果凍,也因此更要懂得保護自己!

 

11.家暴陰影/小媽媽 何去何從?  廷香(桃園蘆竹) 2010/01/10 聯合報

語珊是我的姪媳婦,未滿十八歲便奉子成婚,她一心以為只要好好的帶兒子,等老公退伍,幸福就會來臨。所以她忍受寂寞以及旁人對她的指指點點,犧牲想要飛舞青春的夢想。

她跟我說:「伯母,等小飛退伍後,我們就要一起奮鬥!」我疼她是因為我看到一個年輕的身軀承載著過大的責任,於是我鼓勵她要堅強、要懂事聽話、要乖乖做家事。有時我會買衣服、鞋子送她,帶她去吃些好東西,甚至帶她到台北玩,希望她在無助時能想起有人對她好,而能有撐下去的力量。

語珊終於盼到老公退伍,原以為幸福就要降臨了,沒想到愛玩的小飛非但沒有好好的上班,還帶了女人回家過夜。語珊受不了如此的對待,於是和他針鋒相對,結果小飛竟出手打她,並趕她出去。當語珊哭著打電話問我該怎麼辦時?我真是愛莫能助,因為我們相隔如此遠,我僅能勸她保重身體,不要做傻事,教她趕快向公公求救。

後來,我發現小飛不只一次打她,而且手段越來越粗暴,她的傷痕也越來越大。由於娘家無法伸出援手,我只能教她先自立才能保護自己。於是她將兒子送去幼稚園,然後到加油站工作,在工作中找到自信,慢慢的在傷痕中站起來。

只是好景不長,在語珊生日的那天晚上,小飛又帶著女人回家,並且當著公公的面趕她出去,還動手打她。這一次她帶著孩子離開了,婆婆以為她會跟我聯繫,但她像在人間蒸發一樣,不見了!

我一直撥電話給她,她沒接,也不回電。我只好發簡訊:「天氣冷了,要多穿一件衣,把孩子帶好,別做傻事!」幾天後她回覆:「伯母,對不起,你一直對我那麼好,我卻讓你失望了,我也不知怎麼跟你解釋。」

我知道她的難處,但我不會怪她,我擔心的是才滿二十歲的她,帶著一個兒子在外面,未來的路怎麼走下去?

 

12.超「瞎」的愛情    黃子哲    2008/10/14 聯合報

我們用層層水晶包裹著愛人,因而陷入愛情魔咒之際,只能見到幻影,看不到那個人。──史當達爾(Stendhal

戀愛中的男女都很「瞎」,越是愛得真,失明的程度就越深;越是愛得濃烈,理智越是容易被泯滅。有人為愛殉情犧牲,也有人為愛顛沛流離;有女人甘願為壞男人掏心掏錢還獻身,也有男人情願為壞女人拋家棄子擲千金。或許在戀愛的國度裡,沒有人是清醒的,如果要臨檢進行酒測,誰逃得了酒醉駕車的罪,尤其是新手駕駛。

深陷情愛中的人們總有種種異於常人、匪夷所思的荒謬行徑,在歌手黃舒駿所寫的〈戀愛症候群〉這首經典歌曲中,形容得格外傳神:「有人每天站在陽台對路人傻笑/有人突然瘋瘋癲癲突然很安靜/有人一臉癡呆對著鏡子咬著指甲打噴嚏/有人對著小狗罵三字經……食慾不振歇斯底里四肢萎縮神經過敏發抖抽筋都出現在這時期……

科學家認為這些瘋狂的情緒與舉動是一種神經化學的變化,因為一旦跌入愛河,人體內便會產生大量的神經傳導物質,例如讓人加速臉紅心跳的腎上腺素、使人莫名亢奮不止的多巴胺及苯乙胺等。它們像是體內自製的毒品,驅使戀人們在追逐情愛的遊戲中,整天飄飄欲仙、樂此不疲。事實上,控制不住腦袋的思緒,主宰不了自我情緒,不時陷入忽highdown、鬼哭神號,甚而欲生欲死,與罹患了某種程度的躁鬱症或強迫性官能症又有何異?

有心理學家將戀愛過程中識人不清、辨事不明的行為稱之「粉紅透鏡效應」(pink lens effects)。也因為情人們戴著一副粉紅色的眼鏡望著心愛的對象,所以看到的一切都是甜蜜美好,宛如活在Hello Kitty的世界裡,只有beauty,沒有reality

很諷刺的,即便我們可以剖析、瞭解瞎愛的症狀以及現象,卻鮮有人可以提供有效的預防針或解方,就算是高明的兩性專家或是權威的眼科醫生也一樣。我們所能依賴的,唯有時間與經驗而已。是的,情人們在熱戀冷卻後,才會逐漸清醒而腦聰目明;在一次又一次因為錯愛而受傷的經驗中,甫能慢慢恢復理智而產生抵抗力。也因此,我們終能體悟莎士比亞所說的「愛情不是用眼睛看,而是用心看」的道理。

盲目真的一無是處嗎?「我當初就是瞎了眼才會嫁給你!」隔壁早餐店的老闆娘經常在和老闆吵架時脫口而出這句氣話。他們是經由父母所安排的相親而認識,結褵至今已逾三十年了,雖然偶有拌嘴,但兩人感情其實很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相處之道,也讓他們順遂地度過婚姻長路。

「如果妳真的瞎了,我就是妳的導盲犬呀,妳就註定要牢牢的牽著我走一輩子。」老闆得意地說。這是我聽過最甜蜜的回應,也常讓我動搖對blind date的抗拒。我猜想也許老闆娘就是喜歡聽這句話,所以才將「瞎眼嫁夫」這句話屢屢掛在嘴邊吧。

的確,如果人生中終究躲不過要經歷幾場瞎愛的洗禮,都要帶著幾分醉意體驗愛情,其實也就無須過於掙扎。詩人拜倫不就曾云:「人是如此理智,絕對必須陶醉,人生最美妙的時刻莫過於陶醉時。」因此,千萬別酩酊大醉,也別絕對清醒理智,最好伴著些許的盲(茫)意,盡情徜徉在愛情的夢幻世界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