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年5月21日畢業在即──閱讀人生樣本

高中三年最後一次閱讀講義,讀一讀人物故事,或許讓你在思考未來的路程時有一些人生樣本。專訪嚴長壽的〈社會狀元贏在事業考卷〉、高希均寫的〈觀念世界:走在百元電腦前面的溫世仁〉、 林英喆著〈廿年磨一劍 誰解周俊勳的淚水〉講圍棋冠軍的孤單寂寞讓我動容,未來的路上你也會嚐到這般況味、〈曾志朗與洪蘭 兩位科學人的社會愛〉值得我們學習參考。

徐茂瑋

1.社會狀元贏在事業考卷 林孟儀

2.觀念世界:走在百元電腦前面的溫世仁 高希均

3.廿年磨一劍 誰解周俊勳的淚水    林英喆 

4.曾志朗與洪蘭 兩位科學人的社會愛   專訪/丁文玲

 

1.社會狀元贏在事業考卷    林孟儀 商業週刊 Vol. 870 Mon, 26 Jul, 2004

從危機學領導嚴長壽扛起樂隊比賽的重責大任,逐漸發掘帶領團隊、成就一件事的領袖魅力。

雖然在〈學業與事業相關度調查〉中,社團經驗排第四,不過仍有不少社會狀元,認為「社團經驗」對他們的成就有決定性影響。當初,他們就是從社團看到了真正的自己!

要在人生事業的馬拉松賽中勝出?究竟什麼與事業成就,最密切相關?

日前宣告交棒退休的宏硍偎峇j家長施振榮,在《商業周刊》針對國內上市櫃公司董事長與總經理的<學業與事業相關度調查>問卷中回答表示:學校的社團經驗深深影響他今日的事業成就。施振榮在交大時就擔任攝影社社長、橋牌社社長、排球隊隊長,相當活躍。

根據《商業周刊》調查顯示,在二百四十六位受訪者中,七八%學歷都在大學以上,其中碩博士又占了一半,學歷,的確是事業成就的一張入門通行證;不過,從許多CEO的經驗看來,在學校中型塑未來的人格特質與社會資源網絡的社團經驗,同樣也令人無法忽視。

創辦華淵入口網站的新浪網執行副總裁蔣顯斌從建中一路順利考進台大機械系,但那時他根本搞不清楚機械系與電機系的差別,「就好像剛過門的妻子,揭開頭巾的那一剎那,才知道,喔!原來機械系長成這個樣子啊!」

蔣顯斌的例子,正說明了台灣學生普遍的大學聯考經驗:等到放榜了,才正開始要搞清楚自己到底選了什麼專業領域!

社團讓你快速認識自己

「人要成功,EQ大概占八成,IQ只占兩成。」只有高中學歷的亞都麗緻飯店總裁嚴長壽不禁要問,「所以在學業之外,你究竟認不認識自己?」

嚴長壽自認,是藉由社團活動,及早發現自己喜愛領導與服務人群的領袖特質。

就讀基隆一中高二時,嚴長壽擔任學校樂隊指揮,那時學校樂隊報名參加基隆市高中樂隊比賽,但是帶領樂隊的教官卻生病了。眼看離比賽剩沒兩個月,嚴長壽不希望樂隊不戰而敗,於是放著自己的課業不管,主動帶著樂隊同學練習。

練習時有樂器壞了,同學只會站在一旁抱怨,只有他願意犧牲假日,抱著樂器坐火車到台北中華商場修,再送回學校。最後還有兩位同學受他的精神感召,願意當樂隊的志工。兩個月後,他果真帶領樂隊得到比賽冠軍。「我那時心裡隱約有感覺到,我好像是天生的領導人,可以影響別人!」從此,他善用自己領導、容易影響他人的長才,不管在什麼職位上都抱持著身為領袖的眼界來做事,才一路爬到今天的地位。

國際通商律師事務所主持律師陳玲玉在學業上可以說是從小到大一路優異的女狀元。但她「認識自己」的啟蒙相當早;從小學六年級被全校票選為第一位女性小市長,開始每個月站在升旗台主持動員月會,被訓練參加即席演講比賽;加上閱覽許多美國民主政治的課外書、律師電影,讓陳玲玉對法律生涯嚮往不已。因此,即便在學校裡陳玲玉成績最好的科目一直是數學,早在高二時,她就立下第一志願——律師,說什麼也不願意聽老師意見選填理組。

考進台大法律系,陳玲玉大三時當選法學院學生代表會主席,開始搞學運、參與保釣運動、高喊中央民意代表全面改選,她一邊拿第一名、一邊卻因為搞學運被學校記了兩次過;但這些歷練,更加激發出她今日的律師性格。

蔣顯斌進了台大機械系,成天泡在美術社,也開始認識到人文藝術,是可以觸動他熱情的按鈕。大四時,蔣顯斌居然故意把必修的體育學分當掉,延畢一年,跑去修心理系、社會系、哲學系。

後來他申請到史丹佛大學機械研究所,最後還放棄申請上的哈佛建築研究所,投身網路多媒體內容事業。蔣顯斌坦言,過去學校所學的專業知識,如今他能應用在工作上大概只有三成,社團卻是造就他成功事業所需的多元能力培養皿。

你可以學習領導、協調

而新浪網首席行銷長張蒞政,從小就在各種球隊扮演指揮全局的角色,還喜歡把隊員的球衣拿回家洗,像個大哥一樣照顧隊員,現在他在職場做事,也依然保持重視團隊合作的精神。

曾擔任淡江大學統計系系學會會長的味全總經理蘇守斌指出,「所以身為學校社團幹部,就是練習啟動別人參與的熱情,這種對『人』的影響力!」蘇守斌點出了社團就是領導力的先修班。

蘇守斌回想,為了讓大家踴躍參加系學會辦的活動,他得拿著海報,跑遍每個年級的課堂「站台」,說明活動內容,自然培養出周延規畫與溝通說服的能力,「因為同學會問,我為什麼要參加?就像今天我也必須為消費者設想,為什麼我要買味全的產品?」

出身宏硍偎峈漸國電子總經理蔡振豪,當初銜命鐵腕整頓全國電子,推動組織變革,周旋於董事會、員工與顧客之間,解決各方利益衝突,進而使公司轉虧為盈。

「逢甲大學學生會會長的磨練,培養了我擅長折衝協調各方利益的能力。」蔡振豪剖析。蔡振豪擔任學生會會長時,發起校內外餐飲衛生檢驗,結果發現校內及逢甲夜市的餐廳,竟高達三分之二衛生不合格。

沒拿到合格證書的店家群起抗議,還揚言要告蔡振豪,這件事不只上了全國報紙版面,也引來情治單位調查其是否刻意引起學校和社會的對立。之後校長與同學皆出面相挺,加上蔡振豪居中協調的結果,後來餐飲檢驗變成了逢甲商圈每月例行的大事,改善了逢甲學生的飲食安全,也讓攤商了解必須改善衛生條件,才有生意可做,蔡振豪不久也當選為全國優秀大學青年。

這個經驗,讓蔡振豪應用在全國電子的組織變革上,特別注重實施變革之前的溝通與說明,一定找出大家共同的利益,各方皆贏,才能順利成事。

摩托羅拉台灣區總裁孫大明,民國五十八年考完聯考那個暑假,和前戴爾亞太區總經理方國健在內的幾位同學,合組一個「NOBODY(無名小卒)」樂團,孫大明是副吉他手、方國健則是主奏吉他手。

孫大明提到,過去樂團演唱時狀況很多,例如電子樂器、音響設備的插頭,在後台常因人來人往被踢掉,台前則有打斷鼓棒、吉他斷弦的可能;為了確保完美的演出,孫大明以不中斷表演為原則,事先擬定了一套緊急應變措施。例如插頭被踢掉,大家還是處變不驚,繼續演奏,直到插頭插上;萬一要換鼓棒或換吉他弦的空檔時,誰應該遞補上來,用樂器加強節奏……

擔任團長的他,培養出協調團隊能力,以及風險控管能力,跟日後他在大中華區推行摩托羅拉的六個標準差程序,也不無關係。

你可以累積人脈

前資策會董事長、悅智顧問公司董事長黃河明認為,在今日高知識密集的資訊、生物科技產業中,學校裡傳授的學術智能,這些基礎知識是創業時不可或缺的。「但是人脈,善於借重人們的能力,才是容易成功的關鍵。」

黃河明就讀交大電子工程系時,除了合唱團,還加入土風舞、足球隊、橋牌社。黃河明隨口一「點名」社團的社員動輒都是業界名人,「施振榮是乒乓球隊,高我兩屆,宏眭漸t一位創辦人邰中和,是橋牌社的,晶泰科技公司董事長李進洋是足球隊的……。」大家在學校社團裡頭角崢嶸,出了社會,有的合資創業、有的則成為上下游的供應鏈關係,扮演台灣資訊產業火車頭。

社團活動這個介面,簡直像是一八%軍公教優惠利率一樣,能加速未來幫助事業成功所需人脈存摺的累積。黃河明認為,台灣學生在學業上競爭之際,如果能轉移一點注意力培養自己的多元能力,將塑造出更多的企業狀元!

 

2.觀念世界:走在百元電腦前面的溫世仁 高希均2007-02-27/聯合報 副刊

在知識經濟年代,企業家都在尋找利潤可以更高的「新商業模式」,溫世仁默默地以全球奔波及珍貴生命為代價,構建了一個跨越五道門檻的「新台灣人模式」……

因為無能,失去了國運;

因為無知,失去了機會;

因為無動於衷,失去了一切!

這幾句話表達了我近年來對台灣社會的感受。溫世仁不是因為財富,而是因為能力、知識及大愛,使他的身影永遠出現在面前。

美國MIT多媒體實驗室創辦人尼勞洛龐帝的預言將成真:一百美元買到一台電腦;更值得驕傲的是台灣的廣達將是主要供應商。這則全球重視的新聞,特別使我懷念世仁。這位台灣土生土長的偉大「志工企業家」(social entrepreneur)已經去世三年了。世仁與廣達創辦人林百里是台大電機系同班同學,一起創業過,一起築夢過。在追思世仁的二次紀念會上,百里與我都難掩激動。

設法以廉價的網路科技,來協助低所得家庭與落後地區,縮短數位落差,掙脫貧窮,不正就是世仁在世時於2000年七月在甘肅黃羊川村落的實驗嗎?在《溫世仁觀點:中國經濟的未來》一書中,他寫下了這樣的話:

「黃羊川是中國西部一個窮鄉,鄉民取水要走二十公里,孩子沒有機會讀書。當電腦、網路和上網技能帶進了黃羊川,孩子們第一次看見了外面的世界。從此以後,晚上,點著蠟燭,讀書;早上,天剛矇亮,還是讀書。一個十三歲的女孩說:『我不想去北京,我要把黃羊川變成北京』。」多麼動人的一幕!

開發中國大西北,有人說要五十年,有人更說:根本不可能。世仁去過黃羊川三次,相信透過現代科技「十年有成」。

2004年秋天去英國探訪韓第(Charles Handy)夫婦,他說他正在構思一本「志工企業家」的書,已找到了一些歐美企業家的實例,問我能不能推薦大中華地區的企業家,入選的條件是:(1)靠自己的本領創造了財富;(2)已經捐出大量的財富來做公益;(3)必定還要親自參與這些公益。當時我腦中立刻想到的就是溫世仁與張明正夫婦(趨勢科技創辦人)。可惜世仁剛去世,明正夫婦正展開他們人生的新歷程。

2006年十月韓第夫婦新書《新慈善家》已經問世,裡面描述了二十三位歐美社會令人感動的故事;但沒有一位來自亞洲。在今天台灣政治上這樣意識型態分裂的社會,幸虧有一些領域(從企業到文化),在某些時空中還能保持獨立與中立。擔任過四年文建會主委的陳郁秀在新著《鈴蘭清音———陳郁秀的人生行履》中,出現了個生動的譬喻:「鑽石有許多切割面,每個切割面都晶瑩璀璨,相互輝映,台灣多樣性的生態及多元文化,就像鑽石的多個切割面,熠熠發光。」她對「去中國化」有深刻的看法:「文化是加法,愈加愈豐富。」也正如我一再大聲疾呼的:社會愈開放,競爭力愈強。

世仁則在他的著作及演講中一再指出:「當前在台灣與大陸的年輕人,都站在歷史上最好的時期。」在他去世前的幾個月,三次來我們的「人文空間」,找我與王力行長談,希望一起來辦一本年輕一代的雜誌。去世前還未定案;世仁去世後,我們決定要完成他的付託。這就是創辦《30》雜誌的緣起。現在已進入第三年,真如想像中的,起步辛苦,但已漸入佳境。

出身於台灣中部的一個水電工人的家庭;沒出過國,沒留過學,沒得過博士學位;比他有錢的科技新貴多得是;不喜歡結交權貴,穿著不常戴領帶的普通西裝,出門常不坐公司的轎車,飲食更是簡單;他就像任何一個上班族。

這正是台灣五十多年來經濟成長、教育普及、社會多元中一個動人的見證:憑自己的用功,十八歲考進台大電機系;靠自己的打拚,二十五歲擔任金寶公司總經理;靠自己的膽識,二十六歲就已經去過四十三個國家推銷產品;靠自己的本領,三十二歲變成英業達的一位重要負責人。他在台灣與大陸出版過二十餘本書,多本譯成英文、日文及韓文。這麼多豐富的著述,是他遺留給人間另一項財富。

幾年前王建?應邀去英業達演講,講後溫世仁剛好回辦公室。十餘分鐘的短談中,世仁知道建?在大陸推動愛心教育,立刻主動捐出新台幣三千萬元。事後建?追述:「很少會遇到這麼慷慨主動捐獻的企業家。」正因為這筆捐款,位於浙江與江蘇交界的「平湖市新華愛心高級中學」已經成立了三年。由於辦學認真,已經公認為一所浙江省的模範學校。

回首十餘年來與世仁的相交,我終於領悟到他受人尊敬的根本原因,那就是他跨越了五道大門檻。

在他豐富的生命歷程中,世仁以自己的言行及著述:

1)跨越了科技門檻,進入了人文領域,擁有了人文心。

2)跨越了本土門檻,登上了世界舞台,擁有了世界觀。

3)跨越了兩岸門檻,走進了中國大陸,擁有了中華情。

4)跨越了財富門檻,展開了大量捐贈,擁有了奉獻熱。

5)跨越了「意識型態」門檻,變成了「新台灣人」。

世仁以土生土長「台灣人」的先天優勢,以及在高科技產業中展現的成就,使他無所顧忌地發揮了性格中的獨立創新,並且勇敢地跨越了「意識型態」的門檻,變成了一個敢對兩岸負責人以及台灣人民說真話的「新台灣人」。

在知識經濟年代,企業家都在尋找利潤可以更高的「新商業模式」,世仁默默地以全球奔波及珍貴生命為代價,構建了一個跨越五道門檻的「新台灣人模式」。

當全球貧窮地區即將受惠於百元電腦,甘肅的黃羊川已經默默地先出發了;因為他們有一個領路人:溫世仁。

 

3.廿年磨一劍 誰解周俊勳的淚水    林英喆 (20070331) 人間

周俊勳奪得本屆LG世界圍棋棋王賽冠軍,一舉成名,他的故事在現今台灣媒體的嗜血下,將會被神話化。但我採訪經驗中,看到的周俊勳,卻是孤獨的、寂寞的。

記憶最深的是兩年多前的冬天,也是在漢城,他參加日本棋院八十周年舉辦的一個亞洲好手快棋賽,記得那時我剛好也到南韓參加一個圍棋規則討論會,利用空檔跟著他到賽場,那是一家網路圍棋公司,我用逆光拍了一個他的鏡頭。那時氣溫甚低,暖氣才剛開起,周俊勳孤怜怜地面對著電腦螢光幕,與遠在日本的棋聖羽根正樹透過電腦對弈,畫面出來的感覺,比實際氣溫更泠。

說來真是巧合,自從參加國際性棋賽後,周俊勳流過兩次淚,我剛好都在場。一次是一九九六年第三屆應氏盃,一次就是這次世界棋王賽第二局半目之敗,兩次雖都同樣地傷心掉淚,本質相去卻不可以道里計。

第一次的掉淚,他是在應氏盃第一回合賽,遇到中國旅美棋手江鑄久,也就是現在在韓國棋院客座的世界女子最強手芮迺偉的丈夫,那時周俊勳剛好十六歲,是同屆年齡最小的棋手,他是應昌期特別邀請的,機會甚為難得。他對江鑄久那一局棋,下得甚為不錯,將江的一條大龍包圍住了,如果平常對局,那業餘高手通常看得出來殺龍的手順,如果遇到的是日本棋手,看到那樣的局勢,多半是會立即投降的。

但因為應氏盃規定,只要進入第二回合,即可以保住下一屆的參賽權,加上採用的是延時罰點制,江鑄久即跟周俊勳開始玩持久戰,東搞搞,西碰碰,缺乏大賽經驗的周俊勳反而沉不住氣,看到勝利即將到來,越發緊張,最後一著棋錯,反而自己的大龍被殺了。

記得那時比賽是在上海的舊錦江飯店,樓層挑高比一般的大樓還高,暗綠色的窗簾遮住了陽光,我們從研究室的閉路電視看到周江比賽的結果,沒多久,我看到周俊勳從賽場出來,穿過長長的廊道走向研究室來,失魂落魄狀,看到台灣去的朋友,聽到大家的安慰聲,應昌期基金會秘者長姚義摟著周俊勳,他隨即哭了起來。

第一次看到周俊勳的哭,我並沒有什麼感受,那好像是小孩子的糖掉到地上的哭一樣,傷心歸傷心,過了就好。如果沒有錯,好像我也沒有按下快門,畢竟在那時,周俊勳的羽翼還未豐長,在眾大高手中,他還不是個「腳」。

但這一次,我卻有不同樣的感受了。從十四歲走入職業棋士這條路,周俊勳曾說,他最大的遺憾,不是小時候因為臉上的胎記讓小朋友譏笑或是追著打,而是小學畢業後,他的父親即要他走上職業棋士這條路,他沒有其他的選擇,此後他必須承受這樣的壓力。

任何職業運動,勝負決定一切,圍棋亦是如此。表面上,雖沒有球類運動或拳擊、相撲那樣衝撞廝殺,看起來平靜無波,黑白分明,但暗地裡,波濤洶湧,相互角力的慘烈程度,也不下體力的競技。以日本棋院來說,兩三百人,能過得很好的,也不過獎金排名前十人而已,但不論如何,就如王銘琬那到本因坊頭銜時說過的話:至少在他的職業圍棋生涯中,綻放過一次美麗的煙火。多少人終其一生而默默無名。

因此,盡管周俊勳囊括台灣所有棋賽的頭銜,他參加的國際大賽經歷最豐富,最好的成績也僅止於打入四強而已,他說,沒有拿到過國際棋賽的冠軍,他什麼都不是。而本屆LG杯世界棋王賽,他連四勝打到決賽,不僅是他個人也是台灣歷來最好的成績,況且是在三戰二勝的決賽中已得第一勝,至於第二局,也是大家一路看好的情況下,卻在最後官子時一手失誤而被逆轉。

當有機會而未抓住,尤其又是半目之敗,那種難過,有如錐心之痛,無法言宣。所以賽後覆盤,所有人都走光之後,應台灣媒體採訪,講到此處,眼眶隨之一紅,我按下了一次快門,隨後哭了起來,我按不下去了,因為那種有如喪親之痛的哭聲,我感受得到,聽了都為之不忍。

七歲學棋,今年正好是他學棋二十年,廿年磨一劍,周俊勳哭了兩次,前後時隔十一年,或許他長大了,也或許他長棋了,最後的結果卻更圓滿,更增加了故事性。採訪圍棋新聞二十多年,我的棋力永遠是萬年九級,周俊勳的棋,我已看不懂,但他流了兩次淚,第二次,我深深地感受到了。

 

4.曾志朗與洪蘭 兩位科學人的社會愛   專訪/丁文玲中國時報 (20041004)

埋首實驗室的科學家互許為人生伴侶,在學術界頗為常見,但比起大部分的科學家夫妻,曾志朗與洪蘭似乎更「入世」些。

這對賢伉儷,一忙於中研院副院長之職、一忙於陽明大學的教書與研究,本職之外,他們還不遺餘力地四處提倡兒童、青少年的閱讀風氣,兩人相偕或輪流到窮鄉僻壤的學校演講、捐款。經常譯介科普書籍的洪蘭,最近並客串起「親職作家」,在報上寫了一系列融合了認知科學的文章,鼓勵開放而理性的親子關係。曾志朗則在《科學人》雜誌中固定寫人人看得懂的「科學人觀點」專欄,以推動科學文化的札根,此專欄已累積足夠篇幅,日前結集成《人人都是科學人》(遠流)出版。

不為人知的是,這對夫妻每年近百場的大小演講,所得的演講酬勞,幾乎全都捐給了各地閱讀推廣之用。

「我跟兒子解釋過了,他有能力謀生,我不須留財產給他。下半輩子,我想把錢用來做自己想做的事。」在他們的家中,洪蘭輕撫著愛貓的背脊,輕鬆地笑道。有點怕貓的曾志朗則靜坐在書桌另一側,一邊翻書,一邊慢條斯理地啜飲洪蘭剛沏好的熱茶。茶香四溢,滿屋隨意擺放的書,與兩人的身影十分協調相襯。

洪蘭想做的是什麼事呢?「很多啊,例如買些錄放音機什麼的,讓山上不習慣閱讀的孩子,聽聽別人為他們講書裡的故事,這樣或許他們就會變得比較愛看書了。」洪蘭輕描淡寫、不願張揚地帶過,但據聞採訪前一晚,也就是中秋節前兩天,她剛和義工們一起打包辛辛苦苦為原住民學童募來的書、以及她自掏腰包選購的月餅,準備郵寄,忙至半夜。十年來,洪蘭與曾志朗親自拜訪過的中小學,已超過一千家之多,許多偏遠地區的學校,都曾接受他們私人捐贈的書籍、冷氣、電腦、書櫃或金錢。

洪蘭表示,許多原住民兒童或青少年有低自尊的困擾,閱讀能夠讓他們自覺和其他人平等,發現自己和別人擁有同等的機會。「事實上,很多都市孩子也一樣面臨被家人忽略、人際關係疏離等現代文明帶來的問題。閱讀同樣有助於增進他們的抗壓能力,幫助他們尋找出不必用自殺吸毒等反社會行為,也能度過情緒難關的方法。」

除了推動閱讀資源的均等,曾志朗和洪蘭對「科普」的推動,也貢獻良多。洪蘭翻譯了非常多的科普書,也常為出版社推薦優秀的科普書,儘管因為翻譯問題引起過爭議,但投入的心力卻是學界少有的。至於曾志朗,則在《科學人》的專欄中,從住旅館給小費、民間沖太歲等生活習俗,進行科學性的推理與分析。曾志朗認為,國人對科學雖然格外崇敬,但文化中卻欠缺「科學的」文化,欠缺「檢視事物的邏輯推論過程,並針對其中的關鍵小心求證」的科學文化。這也是他們夫妻倆深覺科學家應投入推動「科學文化」的原因。

「我們不計心力與金錢推廣閱讀,或許存有一點小小的私心吧,因為我們都很渴望成為第一流、最偉大的科學家。」曾志朗看了洪蘭一眼,哈哈一笑,看似自嘲實是自謙地說。

曾志朗解釋,他和洪蘭都覺得,最了不起的科學家,要有本事把科學理想巧妙地融入生活中,而書籍,正是最方便的工具。由於科學最終目的就是要帶領人類尋找生命的解答,如果能透過讀書,讓人體會世界的複雜、奧祕與美好,甚至讓不同的心靈互相交會、彼此觸發感動,那麼即使兩人致力提倡的「閱讀」並不在狹義的科學理論範圍之內,他們也認為:那仍是科學家能夠達到的最高境界。

這對夫妻,一個有「頑童」之稱,一個則是個性自律的學者,但他們對社會的關懷,卻是夫妻同心,而且彷似有用不完的能量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