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年9月11日──反思高中生該不該「四不」?

連續數年校長李嗣涔要求新生「四不:考試不作弊、作業不抄襲、單車不亂停、不要蹺課」。引發許多議論,有譏笑「大學小學化」,有批評「把台大校長做小」、「層次太低,格局不夠」,也有主張落實生活教育等。曾有學生向我抱怨:「老師,不用教我待人處事的道理,等我上了台大我會自己學習。」親愛的同學,你如何看待這些?請藉此反思高中生該不該「四不」?高中生要不要學習待人處事?  徐茂瑋誌

1.把台大校長做小了 莊佩璋

2.除了不作弊、不抄襲、不亂停、不喧嘩的「四不」外,重點是「沒有願景」!?--關於台大校長提倡校園生活公約的人文思索   中國文化大學社會福利學系教授 王順民

3.忽略生活教育 孩子忘了誠實、公德心 卓俊辰/師大附中校長

4.短 評-蹺課也得有目的   

5.開學了/整潔、禮貌 比成績重要   賽夏客/國小校長(苗縣頭份) 

6.教育的四不一沒有 劉炯朗

7.台大校長的高度   何榮幸

1.把台大校長做小了 莊佩璋 中國時報 2011-09-08

台大新生訓練第一天,校長李嗣涔要求新生「四不:考試不作弊、作業不抄襲、單車不亂停、不要蹺課」。

他,真的把台大校長做小了。那「四不」應是高中周會教官的訓示;台大校長召集全體新生,講這些「不可隨地大小便」的校園規範,難道不怕台上學生偷笑?

這已不是第一次。今年畢業季,李嗣涔發表「給社會新鮮人的十四點建議」,勸勉台大畢業生「不要太在乎薪水、準時上下班,職位與升遷。」此信一出,罵聲不絕,他無辜地說:「忠言逆耳,但這確實是業界的『潛規則』,只要同學能理解,對職場升遷和成功一定有幫助。」

這些所謂的「潛規則」,其實也是「不可隨地大小便」的職場ABC,出自輔導就業老師之口,都嫌囉嗦,更別說台大校長了。

不了解台大在台灣的影響力的外國人,光聽李嗣涔對新生的期許,對畢業生的勸勉,絕對會誤以為台大是所高職,專門訓練「職場螺絲釘」。他們哪可能理解「台大校長」在台灣的地位?

民國卅八年,傅斯年接台大校長,學生單車雙騎,不服取締,而遭警察毆打、拘留,隨即發生「四六事件」的學潮,軍警鎮壓搜捕。傅斯年親自交涉,堅持沒有校長批准,不准進入校園逮捕台大學生;還嗆彭孟緝:「若有學生流血,我要跟你拚命!」

後來幾位聲望、膽識雖不如傅斯年,卻也沒把台大校長做小。

例如:民國八十年國慶日,「一百行動聯盟」在台大醫學院靜坐,軍警逕行進入驅離,台大校長孫震在立法院公開表示遺憾,「願意站在最前線與師生一起捍衛校園」,後來更請辭,強調「個人可以默爾而息,但作為台大校長不能受辱」,逼得行政院長郝柏村當面道歉、慰留。

傅斯年首次主持台大校慶時,勉勵全體師生「我們貢獻這所大學於宇宙的精神」(史賓諾沙認為宇宙的精神在於追求真理)。「不許把大學做為任何學術外的目的與工具」,台大不配合政策,「最純粹的為辦大學而辦大學」。

威權時代,台大校長格局那麼大,膽識那麼強,確是望重士林。照理說,民主化後,教授們自己選出來的校長,更應是「一時之選」。哪知校園政治竟會搞出一個高職教官型的台大校長來。這對「自由學風」、「校園民主」應是諷刺吧!  #

 

2.除了不作弊、不抄襲、不亂停、不喧嘩的「四不」外,重點是「沒有願景」!?--關於台大校長提倡校園生活公約的人文思索 中國文化大學社會福利學系教授 王順民 國政評論  九十五年十月十七日

報載台灣大學校長語重心長地對大一新生提出考試不作弊、作業不抄襲、自行車不亂停,還有教室附近不喧嘩等四項的校園公約,藉此勉勵大一新鮮人對於建構品德教育的自我期許,誠然,對於該起的新聞報導,帶給一般外人的是詫異與突兀的觀感,只是,「四不現象」當中還是存在著更為深邃的論述思考。

首先,這四項的校園公約究竟是較高的行為標準還是一般性的基本規求,無疑地,這四項的校園公約理應是你我社會化成長過程裡,一種再熟悉不過的習性規範,然而,需要再藉由校長苦口婆心地進行道德勸說,除了指陳出來過去台大學生在作弊與喧嘩的行為舉措上,並沒有受到有效的糾舉或制裁外,這種道德自律化的不斷式微,才是用以解讀「四不現象」的憂心所在。準此,如何在校園公約的制式規範底下,搭配其它的建制活動,藉此讓這些的習性規範再一次地內化成為學生認知結構的一部份,至於,何以這些基本的生活常規會被扭曲、誤導,這也是該項的道德重整需要思索的改造工程之一。

至於,對於最高學府的大一新生進行校園公約的道德性勸說,除了突顯台灣大學特有的校園生態外,應該也要嚴肅地檢視該項的「四不現象」是否已轉化為其它的變異行為,甚至於早已遍佈在各個大專校園裡,而成為一種見怪不怪、荒誕不經的社會事實(social fact),就此而言,諸如翹課缺席、漫不經心、離譜打工、抄襲作弊這些偏屬於一己個人的私利行為;以及半夜喧囂、大聲吵鬧、亂丟垃圾、違規停車等等超乎個體範疇的社會敗德,似乎也成為大學生如影隨形的一種人身標記。誠然,何以這些的天子驕子在享有某種社會性特權的同時,卻同時忘掉了大家對於他們的社會性期許,或許,這種『該為與不該為』、『有所為與有所不為』的模糊性認知,還是需要我們耳提面命地不斷去提醒這些的大學生。

總而言之,在富裕社會的時代氛圍裡,大學生本身『早熟但不盡人成熟』的心靈結構,這才是解讀該起新聞報導的切入觀點,準此,我們這個社會是有必要重新界定對於讀大學以及大學生的既定意象,畢竟,當前一百六多十所的大專院校以及破九成的大學錄取率,在在點明出來:進入高等學府以獲取專業知能,進而實踐人生願景,不再是一項可望而不可及的生命課題,就此而言,可怕的不是令人錯愕的「四不現象」,而是這些大學生在世俗化的時代洪流裡,喪失了築夢與逐夢的動力和勇氣!?

最後,還原回到「四不現象」的務實考量,我們不妨將這些讀大學的大學生,視為一種特殊的職業,之所以特殊是因為這些天子驕子還不具備充份的專業知能,因此,是需要我們多一份的看顧和提醒;至於,考試作弊、作業抄襲、自行車亂停以及在教室附近喧嘩等脫序行為,早已背離了學生身份所應有的行為分寸,就此而言,如何對於大學生進行去道德性的人文工程,並且強化大學生該項身份所需要的職業倫理和工作守則,這才是看待該起校園公約的態度認知!?          #

 

3.忽略生活教育 孩子忘了誠實、公德心 聯合報卓俊辰/師大附中校長  2011.09.08

台大校長李嗣涔語重心長地提醒新鮮人「四不」:考試不作弊、作業不抄襲、不隨便蹺課,以及不要亂停腳踏車。

台灣最頂尖的學府,校長所談的不是如何從事高深學問的研究,如何承擔對社會國家的責任,談的竟然是國民最基本的生活品格,台灣的教育到底怎麼了?

「四不」背後所代表的是誠實、認真學習與公德心。這是從國小就應當建立的習慣,與最基本的品格,居然在全國最頂尖的殿堂,還要去強調、教導。足見國民教育出了問題,我們應該誠實地檢討。

是否因為我們只注重考試,只在乎智育成就,忽略生活的教育?

是否因為社會的價值觀,只重視表象的成績,不重視實力?

為了達到目的,不惜使用欺騙的手段。只要自己喜歡、自己方便就好,不管對他人造成什麼妨礙?以至於目中無人,缺乏同理心。

除此之外,社會姑息縱容違規,更助長惡風。

一般人面對他人作弊、抄襲,常常沒有勇氣對他們說不,只要他們敢厚顏地提出理由,人們往往會同情接受,以至於誤導他們更會利用人性弱點,大膽投機取巧而不知廉恥,反正就等運氣不好被抓再裝可憐,以博取同情。

這些問題牽涉範圍廣泛,當然不是只有學校應負責任,家庭教育以及社會也必須共同面對這個嚴肅的教育議題。

父母應該陪伴孩子成長,注意孩子的生活常規,以誠實教育兒女,社會不縱容姑息,那麼,也許可能有所改善。       #

 

4.短 評-蹺課也得有目的    中國時報 2011-09-07

開學日第一天,台大校長李嗣涔給新生上的第一堂課是,「敦品勵學,愛國愛民」,這個大題目校長講得很簡單:「四不,考試不作弊、作業不抄襲、車子不亂停、不要蹺課。」不過,讓他得到滿堂采的則是下面這句話,「但是有目的的蹺課,我支持!」

凡當過學生者,幾乎無人沒有蹺課經驗,有目的的蹺課當然很多,比方說熱情忘我搞社團,或者打工賺錢付學費。前者讓多數人獲得課堂外的學習,即使做不到一生受用無窮,絕對可以到老都回憶;後者就有點尷尬,錢是繳了,課卻沒上到,還好這樣的學生還是得在課堂外學習,讓考試過關。當然,昏天黑地談戀愛,也有可能成為「有目的」蹺課的理由。

但是,無目的的蹺課可能更多,比方說,生病、熬夜起不了床,或者就是想懶散一堂課或一天。因為無目的所以多半屬隨機蹺課,如果把這當成重整精神再出發的過程,讓下一堂課多一點新鮮感,也未嘗不可,總好過沒蹺課卻跑到課堂上打瞌睡,對授課老師與同學來得相對尊重一點。

其實,蹺課不蹺課根本不是重點,李校長的微言大義還是講究「人品」,他口中「有目的的蹺課」,只是提醒學生要為自己的行為負責,知道自己要做什麼、不要做什麼,不論做與不做,心中都有一把清楚的尺,這就是律己,不必嚴格但要明確。李校長這堂課,值得大學新生們仔細回味。    #

 

5.開學了/整潔、禮貌 比成績重要 聯合報賽夏客/國小校長(苗縣頭份) 2011.09.03

開學時,在校園巡視學生掃地,心裡盤算著,要先加強學生什麼地方好呢?

這時,迎面來了一位新生家長,他對我說:「很難得的掃地畫面,老師帶著學生認真做整節活動,沙!沙!沙的掃地聲音,多美妙啊!」我說:「是啊!落葉太多了,師生一天要掃兩次,不掃,誰掃?」

這位年輕家長可能在都市謀職,感嘆的說:「現在很多家長寵孩子,捨不得孩子打掃,會弄髒身體或衣服,寧願花錢請清潔工代勞;把環境的整潔委託給他人做,這是很糟糕的事情。」

受到這位家長的肯定與支持,我更有力量說服周遭反對的聲音,更有信心推動我的教育理念。

過去老祖宗的治家格言,都以「灑掃、應對、進退」等事為重,就是要養成孩子愛整潔、負責任及懂得待人接物的禮節等,這是做人最基本道理,比什麼都重要;如今卻被「成績至上」「功課第一」的觀念取代,導致許多孩子成為四體不動的生活白痴。因此,不讓孩子做,將錯過學習的機會,到時後悔就來不及了。

我始終認為,灑掃、應對、進退是終身帶得走的能力,不但一開學就要教,而且師長每天都要陪在孩子身旁一起做,以身作則,更能發揮楷模學習的效果。

6.教育的四不一沒有    劉炯朗      2008/12/17 摘自:我愛談天你愛笑 劉炯朗部落格

http://blog.udn.com/liucl/2481645   

 上個星期從報紙上看到,台灣大學李嗣涔校長勉勵台大新生,要做到「考試不作弊」、「作業不抄襲」、「腳踏車不亂停」、「教室附近不喧嘩」,才稱得上有基本品格的台大人。李校長是極受大家尊敬的教育家,他的訓勉非常深刻中肯,在具體的要求裡,包含了深遠的意義,難怪有一家報紙以「台大四不」作為一版的頭條標題。我沒有機會聽到李校長的演講,但是再三思考下,想把李校長有意義的訓勉做一些詮釋。站在智慧財產的觀點來說,我要強調這是李校長原來的訓勉,我只不過以自己的解釋作一個引申而已。

第一、「考試作弊」。「考試作弊」推而廣之到「學術上作弊」,在學校裡,可以說是一個最嚴重的錯失。無論是夾帶小抄、偷考題、在考場裡互通消息、請槍手代考,或是假造學術研究的結果、抄襲剽竊別人的研究結果,都是不能夠容許的學術上的作弊。這種舉動不但違反了校規,更嚴重的是違反了學術上絕對誠實的要求。規則和法令是外在的規範,誠實是內在的自我要求,在一個學術環境裡,對一個受過高等教育的人來講,這些外在的規範和內在的要求,是清晰、容易理解,也更能夠明確徹底地接受和實行的。在完成大學教育之後,多數的大學生會踏入社會,更何況他們是社會的菁英份子,如果他們在學校裡違反學術的規則和倫理,到了社會就很可能會違反國家的法令和社會的倫理。在學校裡對學術不誠實,到了社會就變成對工作、對別人、甚至對自己不誠實。我們希望在相當單純的學術環境裡,大學生在人格養成的過程裡,朝著正確不移的方向走。

有人說,作弊是一個沒有「受害者的罪行」(victimless crime),好學生考100分,他照樣可以考他的100分,我作弊考個60分、考個80分,不會對他有任何影響,這句話大錯特錯。學術制度必須建立在誠實互信的基礎上,作弊會徹底破壞這個誠實互信的基礎,受害的是在這個學術環境裡的每一個人;如果一個同學不努力,靠作弊同樣可以及格,甚至得到很高的分數,努力用功的同學會不會感到灰心?會不會也想去作弊?推而廣之,如果貪污舞弊的官員能夠逍遙法外,奉公守法、忠心職守的官員,怎能不灰心,不受到同流合污的誘惑?如果,作假帳逃稅的商人,不會被懲罰,守法納稅的商業競爭者怎能不憤怒?更何況作弊最後最大的受害者是作弊的本人。

有人說:「考試不作弊」,是小學老師就講給小學生聽的話,難道還要在大學裡重複嗎?誠實是非常單純的原則,但是在強大的外來壓力和引誘力之下,緊守誠實這個原則是需要內在的堅定。考試不及格,可能會導致1/2退學;學位拿不到,進園區找一份高薪工作的可能就不存在了,你會因此而作弊嗎?偽作實驗的結果,可能寫出一篇可以在著名學術期刊裡發表的論文,做學生的可以提早畢業,做教授的升等就有保障了。相信大家還記得,不久前韓國從事幹細胞研究的教授偽做實驗結果的例子。在名和利的誘惑下,誠實是我們做學問唯一的指南針。推而廣之,在股票市場作內線交易,採購的時候收取回扣,都不過是考試作弊的社會版而已。從小學生的時候,考試不偷看,下課回家不偷糖吃,到不為了名譽和地位、不為了大量的金錢、不為了名貴的珠寶所動搖,人格的成長必須隨著一個人學業和事業的發展而成長,不是在小學畢業之後就可以停止下來的。

第二、讓我談「作業不抄襲」。抄襲作業跟考試作弊是同樣的違反校規、同樣的不誠實,被捉到了同樣要受處分;但是我也要加一個新的角度來看抄襲作業這個問題。我教書多年,凡是大學部的課,我都安排學生每個禮拜繳交一次作業,如果我不親自改作業的話,也一定安排助教改作業。因為做作業是學習過程的一部分,有些在課堂上、在書本裡沒有詳細討論的內容,可以用作業來補強,而且同學間可以互相討論請教,做作業有切磋琢磨的功能。我也會向同學宣布,有些考試的題目,很可能是從作業題目裡選出來的,鼓勵他們好好做作業。「抄襲作業」說得輕鬆一點是沒有養成良好的學習習慣,說得嚴重一點就是自欺欺人、自暴自棄,把好的學習機會浪費、錯過了。推而廣之,除了讀書之外,大學裡,有許多的機會,參加課外活動、從事社會服務的工作、交朋友、鍛鍊身體,這都是學校提供給每一個同學的教育機會。反過來說,現在很多同學把過多的時間,沈迷在網路瀏覽交談的活動,雖然這沒有違反任何校規,也有它正面的功能,但是過了頭,也就難免跟「抄襲作業」放棄了學習的機會,有相似的地方了。至於,離開學校,進入社會後,「作業不抄襲」,除了誠實之外,代表了「實事求事」、「腳踏實地」、「不抄小路走後門」、「掌握和實用求進步的機會」的態度,這都是我們希望在大眾教育裡培養的。

講到這裡,我要講一個關於考試的笑話。有一門有幾百個學生的課,期中考的時候,學生都集中在大禮堂考試,考前,監考老師說:「禮堂這麼大,發卷子、收卷子都需要很多時間,為了公平起見,我先把卷子發出來,大家不許看,等上課鈴響了才一起開始;當下課鈴響的時候,大家必須都停下來,不許再寫,然後把卷子交到前面來,下課鈴響了後,還在寫的人,我會拒絕接受他們的卷子。」老師把卷子發出去,鈴聲一響,大家開始寫,鈴聲再響,老師說:「停!把卷子交到前面來。」大家都照著老師的話去做,只有一個學生坐在後面一個角落,還是低著頭、拚命寫,當老師花了十幾分鐘,把大家交上來的卷子,整整齊齊地疊成一堆,正要抱著這一堆卷子走出大門時,坐在後面角落拚命寫的學生,衝上來說:「老師,我也要交卷子。」老師說:「我講得清清楚楚,我不會接受鈴響之後還在寫的卷子。」那個學生瞪著老師說:「您知道我是誰嗎?」老師說:「我不知道你是誰?我也不管你是誰?」學生說:「好極了!」他把卷子往老師那堆卷子中一塞,回頭就跑掉了。這當然是個笑話,這個學生投機取巧,違背了公平競爭的原則,不是一個好榜樣。

剛剛講到「考試不作弊」就是誠實,誠實是做人做事最最基本的大原則,「作業不抄襲」就是除了誠實之外,要珍惜學習的機會,這個機會是得來不易的,我們必須善用這些寶貴的資源,而不輕易地把它浪費掉。

第三、「腳踏車不亂停」。現在很多校園都不許機車通行,所以,腳踏車是重要的代步工具。同學們騎了腳踏車去上課、去圖書館、去飯堂,到了之後,往往把腳踏車丟在不該停放的地方,例如:行人道、大門的進出口,照丟不誤,造成行人安全和方便的問題;即使在畫定停放腳踏車的區域,車子也停得雜亂無章,不但浪費了停車空間,也不雅觀。「亂停踏腳車」也許是一件小事,但是它呈現的是一份自私,只求自己方便,不為他人著想的心理。推而廣之,在工作上、在社會上,只為自己的方便和利益打算,不管別人因此受到的不便和損害,跟「亂停腳踏車」的心態是一樣的。還有,「腳踏車不亂停」只是消極不自私的作法,經過停放腳踏車的場所,看見亂停的腳踏車,幫忙把它們排列一下,是輕而易舉卻是值得做的事情。我以前在清華校園裡散步,有機會的時候,也會動手把雜亂停放的腳踏車搬動整理一下。「腳踏車不亂停」,消極的一面代表不作自私的事;積極的一面更是代表為學校、為社會、為國家付出,作出無私的奉獻。

第四、「教室附近不喧嘩」。它背後代表的是在文明的社會裡,特別是受過高等教育的人,必須注意自己的行為,尊重別人的權利。從別人在上課,我們不應該打擾他們開始,到在宿舍裡、圖書館裡、運動場上,又推廣到公車、火車、購物商場、車站、機場等等。在公共場所,在使用共同設備時,每個人都有他應有的權利,我們必須尊重。明顯的例子,使用手機的時候、播放音樂的時候、與朋友交談的時候,不要喧嘩,排隊守秩序,不爭先恐後。「教室附近不喧嘩」,消極的一面是不侵損別人的權利;積極的一面是對別人的禮貌和客氣。

講完了李嗣涔校長的「四不」,「考試不作弊」、「作業不抄襲」、「腳踏車不亂停」、「教室附近不喧嘩」,讓我加一個「一沒有」:那就是學問、志向和度量,都是沒有止境和限度的。讓我一一道來:

首先,學問是沒有止境的,大學教育只不過是專業教育的第一課,也是終身學習的開端,大學教育也為專業教育和終身學習打好最重要的基礎。在大學裡,同學們必須好好把握機會,從「考試不作弊」、「作業不抄襲」,做到不斷努力、不斷追求、不斷充實自己。學問是相通的,知道的越多,越能夠融會貫通,越能夠發揮活用。

其次,志向是沒有限度的,在學業上、在事業上、在人生裡,要看得高、看得遠,不要妄自菲薄,不要急切近利,要有決心和勇氣去做大事。

第三,度量是沒有限度的,一個受過高等教育的人,必須有廣?的心胸,能夠容納和了解別人不同的意見,能夠原諒寬恕別人的錯誤。尚書裡說:「有容乃大」,正是說待人處世要心胸寬大,不要凡事斤斤計較,要容忍別人的錯誤,才能成大事擔大任。

最後,還是讓我講一個笑話:有三個人,一位音樂家、一位大學校長和一位大學生。他們都犯了滔天大罪,被法官宣判死刑。法官跟他們說,法律上有一個慣例,每個人在槍斃前,可以有一個最後願望,音樂家說:「我的願望是替我安排一部鋼琴,讓我再彈一遍我最喜歡的音樂,再把我槍斃。」大學校長說:「我的願望是召集全校的學生到大禮堂,讓我對他們再作一次訓話,再把我槍斃。」大學生說:「我的願望是在校長訓話以前,把我槍斃。」許多大學生寧願死也不願意聽訓話,原因是訓話的內容被看成為教條、口號,很多人都認為講了之後是不會有結果的。

人格的養成,是日積月累的,是在和別人互動中琢磨出來的,是在自己小心觀察和深刻思考中體會出來的。校長和老師講的話只是一個提示、一個導火線,經由他們的提示,多聽、多看、多體會、多思考,為自己培養誠實、進取、不自私、尊重別人的品格。

祝您有一個平安的一天,千萬不要亂停腳踏車和機車,我們下周再見!    #

 

7.台大校長的高度   何榮幸 中國時報 2011-06-08

台大校長李嗣涔近日對畢業生提出職場建議,這些建議固然用心良苦,卻更像是企業老闆或人力銀行傳授的教戰守則,缺乏台大校長應有的態度與高度。如何鼓舞畢業生追尋理想、關懷社會、貢獻所學,恐怕才是台大校長更應該著力的層次。

台大學生未必高人一等,但台大既然號稱最高學府、擁有最多資源(五年五百億分配亦復如是),台大人就應該對社會有更多「貢獻」。很多人是用這樣的觀點對台大人提出期許,李校長也應該是在這樣的情境脈絡中對畢業生喊話。

然而,「貢獻」有很多種。培育吃苦耐勞的職場新鮮人是一種貢獻,期待畢業生為社會注入理想氣息是另一種貢獻。李嗣涔的發言令人覺得不足之處,在於現實主義遠遠超過了理想色彩,沒有對畢業生提出更宏觀、開闊的期許。

不容諱言,過去職場(尤其是大企業)流傳台大人缺乏忠誠度、容易眼高手低等刻板印象。李嗣涔提出的十四點建議,從「保持熱情,別太在乎薪水、職位與升遷」、「不要太在意準時上下班」、「盡量避免事後請假」、「不要輕易說出『這不是我的工作或這太簡單了,找別人做』等推諉的話」,乃至「善用時間、管理瑣碎時間、充分利用時間,提升工作效率」,顯然期待改變這種刻板印象,讓台大人在職場上更受歡迎。

但是,當前台灣社會貧富差距已經來到歷史新高點,結構性貧窮問題、房價居高不下引爆的居住正義問題,已是所有世代必須共同面對的關鍵課題;而各項重大開發案所牽引出的環境正義、世代正義議題,也有待年輕世代投注更多目光。當各種社會問題需要年輕世代發出反省聲音、注入理想色彩,在各領域位置關懷社會乃至推動改革之際,台大校長的「就業指南」式建議未免層次太低。

隨著時代變遷,當年台大校長傅斯年借用史賓諾沙的格言「我們貢獻這個大學于宇宙的精神」容或已經遠颺;台大熱門社團也從我二十幾年前就讀時的大新社、大陸社、慈幼社、山服社轉為近年人數最多的蛋糕社。但我仍然深信,台大的「貢獻」既不在培育多少位總統與部長,也不僅在於培育吃苦耐勞的職場新鮮人,更在於能否持續注入改變不公平、不正義現象的理想色彩與社會關懷。

理想與麵包並非互斥,鼓勵畢業生順利就業固然重要,點燃年輕世代的理想性更是社會進步重要動力。我認為,李嗣涔強調的「態度決定高度」、「高度決定格局」,不僅適用於畢業生的心態,也適用於大學主事者扮演的角色。希望明年台大畢業典禮上的校長期許,能夠讓外界真正看見屬於「最高學府」的態度與高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