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1017日補充閱讀──「讀書拿學位是為了什麼」?

「讀書拿學位是為了什麼」?想必是不少孜孜矻矻的學子心中的疑惑,再與台大李校長的「四不」聯結,你是否宜多探索求學的意義與目的?  徐茂瑋誌

1.觀念平台-讀書拿學位是為了什麼?  潘震澤

2.社論-一位女工程師的悲涼之戀 中國時報

3.開學前必讀/如果可以重新來過…   廖玉蕙

4.把自己塞入另一個世界

5.四不,其實是成功的四步 吳炫三

 6.王正方:為什麼要把台灣大學做大?  

7.開學了/整潔、禮貌 比成績重要   賽夏客

1.觀念平台-讀書拿學位是為了什麼? 潘震澤 中國時報 2011-09-14

最近幾則新聞:十二年國教即將開辦、國產博士過多、國內護士荒,以及國內缺電影博士班等,歸根究柢都與一個問題有關:讀書拿學位是為了什麼?

同其他動物相比,人類的成長發育期長達十幾二十年似乎是個缺點,但人類的知識與經驗因此得以傳承,卻是莫大的優點。學校教育的目的,是讓現代人都具備基本的閱讀、寫作與計算能力,以及對世間萬物如何運作的基本認識,其中也包括人類社會的文化與典章制度,好讓出了校門的學子,可以應付職場的要求。

就這點而言,延長國民義務教育對提升全民知識水準,自然是有好處;但不可否認,比起職場工作來,學生生活還是輕鬆愉快得多,也可能讓一些無心於書本知識的人又多荒廢三年寶貴時光。因此,十二年國教除了明星高中的存廢之爭外,更重要的還是保留高職及加強普通高中的技職訓練,好讓更多人在畢業前就取得一技之長以及實際工作的經驗。

反之,對許多人來說,取得博士這個最高學位是其終極目標,但未必每人都想清楚為什麼要拿博士學位;到頭來未受其利,反受其害。簡單而言,博士學位代表受過獨立做學問的訓練,包括爬梳過某一領域的文獻、得出一些創見或新發現,並寫出合乎標準格式的論文,最後通過口試。博士學位就好比踏入學術之門的敲門磚與身分證,如此而已。無心在學術界任職,或無力獨立研究(不靠指導教授幫忙)的人,最好不必自尋煩惱。

據報載,國產博士以電機這行最多,接著有人投書說國內沒有電影博士班。其實各行各業都需要創新與傳承,多些學有專精的博士並不是壞事;怕的是眼高手低的理論派過多,真正能做事的人手不足,才是問題所在。在第一線工作的電機工程師與拍片人員,有沒有博士學位並不重要,護理這一行也一樣。

護理工作在醫療體系的重要性無可否認,「白衣天使」的稱號也當之無愧;多年來護理界力爭上游、脫離醫生附庸的努力有目共睹。但自南丁格爾以來,護理人員照顧病人、輔助醫生的任務本質從沒改變;第一線護理工作的繁重、一天三班制的固定,以及薪資與工作量的不對稱,並不會因為護理人員的教育與學位提升而有所改變,這一點是投身護理工作者事先要想清楚的。

護理界的逃兵多,與上述理由脫不了干係;然而護理學界除了是護理人員的養成所之外,同時也成了某些人的避風港,在裡頭做一些理論研究,製造出一堆碩士博士,而與第一線護理人員產生隔閡。這一點是所有應用學門的困境,不獨護理為然。

人生頗長,如果有心有力,那麼多花幾年時間讀點書不是壞事,有用無用之爭並沒有定論。現代國家與社會應該養得起一些學者與藝術家,重點還在數量與品質;人多競爭自然激烈,也就有淘汰,這是千古不變的定律。(作者為生理學教授,科普作家)

2.社論-一位女工程師的悲涼之戀 中國時報 2011-09-18

一位台積電女性主任工程師,在網路上結交了一位自稱是美國中情局(CIA)局長、四星上將「大衛.皮卓斯」的人,她深切相信對方會來迎娶。儘管警方以多年的辦案經驗、網友以多方搜集的證據,一再提醒這位女性工程師被詐騙的可能性很高,但是她仍堅信一切都是真的。她甚至於認為,正是因為「大衛.皮卓斯」的身分太過敏感,他只能用這些障眼法來轉移焦點,也就是說,詐騙只是一種安全措施。

事已至此,真相如何,只有靜待司法人員查出「大衛.皮卓斯」的真實身分了。本來這件事只是女工程師與那位「大衛.皮卓斯」之間的私事,但是因為女工程師拿「大衛.皮卓斯」給她的旅行支票去銀行兌現,銀行發現是偽造的,整起事件才曝光。

不論這位女工程師與所謂的CIA頭子「大衛.皮卓斯」的戀情是真是假,但她拿去銀行打算兌現的旅行支票真是假的,她也因此成了這樁偽造有價證券案的重要涉嫌人,警方諭令以二十萬元交保,然而因為這位曾匯款百萬元給美國情人的前台積電工程師,戶頭裡頭只剩下十萬元,最後以九萬元交保。

日前台灣爆出自稱是某某集團成員的人,在網路上留下要炸掉包括一一在內的台灣四座高樓的英文恐嚇信,新聞一出,女工程師在她的臉書上表示,恐怖分子就是衝著她來的,因為她和美國CIA局長交往。外界一看到這位女工程師對此恐嚇電子郵件的回應,大多以「不可思議」形容。八月底辭去台積電的工作後,女工程師目前正在靜待美國情人「大衛.皮卓斯」承諾將在巴黎舉行的浪漫婚禮;她也表示將把這段神奇又美好的戀情寫成書,讓外界分享喜悅。

女工程師與所謂CIA情報頭子的網戀是真是假,目前已成了一樁眾人議論紛紛的公共話題,很多人不解:一個人都讀到博士學位、還在這麼知名的大企業擔任主管,怎麼會傻到這個程度,不論旁人怎麼勸說、甚至冷嘲熱諷,她就是堅信找到的是真愛,對方說要娶她;至今沒有一個明確的動作,而她為配合、幫助情人,倒是已匯出了一百多萬元,還在網路上發起募款活動,說是籌錢讓「大衛.皮卓斯」搭專機來台灣迎娶她。

警方說,這個號稱「大衛.皮卓斯」的人,跟網路上有名的「奈及利亞四一九集團」使用的手法很接近,都是以西方高官、高身分的人為幌子,專門找多金熟女為目標,以談戀愛、結婚為由騙錢;受騙者眾,也不限於東方或者是台灣女性。既是熟女,表示已有一定的年紀和人生歷練,怎麼會在完全沒有真實地看過、認識一個人之前,就傾心相愛、傾力相助?然而,前台積電女工程師的案例其實也並不陌生,一些宅男工程師被網路上一張假照片就騙得傾家蕩產的例子,也常常出現。女工程師的故事之所以這麼引人關注,除了她的高學歷與出身台積電這種知名企業之外,也因為對方唬爛的頭銜實在太大了,他若冒充小一點的名號可能還不會這麼引人注意。不過,話說回來,如果要詐騙一些自認見過很多大場面的高級知識菁英,來頭太小可能也不夠力,吹牛總要吹到一個讓被騙者「受寵若驚」的境界才有效。

不論經過多少宣導和警告,總還是會有人上詐騙集團的當,因為人類基本的情感與情緒需要出口。訴諸人們對愛的需要、貪婪的心、恐懼與同情,常常讓詐騙集團得手。這位女工程師或宅男們的傻,也許骨子裡是最深刻的、渴愛的心。這與讀書讀到博士與否、是不是在一個有高知名度的企業上班,並無一定的關聯性。人性需求的極致往往帶來的不是極端的脆弱就是極端的頑強,而在一個愛的詐騙的事件裡,這兩種特質恰恰好會讓當局者愈發無法自拔──如果:清醒的代價是必須面對真實世界的寂寞與幽暗。

「大衛.皮卓斯」到底是誰、會不會有CIA軍機來台灣迎娶,謎底終究要揭曉。幾個月來在沉浸在美夢中的女工程師屆時或許不能面對、或許選擇自圓其說。然而,將心比心,就別把女工程師當成笑話戲謔了。這其實是個挺悲涼的故事,是個驚世、也是個警世之「戀」。

 

3.開學前必讀/如果可以重新來過 聯合報╱廖玉蕙(國立台北教育大學語文與創作系教授2011/08/30

各位大學的新鮮人:

我的大學生活過得中規中矩,一直到此刻都還充滿悔意,實在不相信自己能在你們即將邁入大學之門的此刻,跟各位提出怎樣有用的建議。不過,也許能從另類觀點來談談:如果時光能夠倒流,我會想在大學多做些什麼。

我資質中等,念私立大學。每天認真聽講,勤做筆記,淨挑教室前方正中央的位置坐,負責在老師上課時回應、點頭,而且篤信今日事今日畢,常拿勤學獎學金,是老師及父母眼中典型的好學生、好孩子。

如今想來,那樣的生活固然不算太錯,但缺少思考,從不懷疑;謹小慎微,戰戰兢兢。盲目跟從主流價值,從來不去懷疑所謂的規範是否有理,從來沒有去考慮我的未來可能在哪裡。那樣過日子,只是不出錯,卻談不上豐富或提升。換句話說,我的大學生活過得認真卻膚淺、糊塗,想起來真有些可惜。

如果可以重新來過,我希望能多廣泛閱讀,多汲取課堂外的知識;如果經濟狀況不是那麼窘困,就不要為了爭取獎學金而斤斤計較分數;我要多多伸出觸角,不必顧慮全勤與否,有機會就跑出校園去聽聽名家專業的演講;我要跟同學多多互動,不故作孤高,要和他們建立長久並深厚的友誼,尤其不該錯過畢業旅行;我要大膽的嘗試新生活,跨出校園的圍籬,參加跨校活動,多和別人相互切磋,才知道天有多高、地有多厚。

大學是養成教育,豐富自身的知識或學習技能以利將來就業,是目的之一,培養人格氣質也是重點項目。我以為人格不是靠教條形塑,而是仰賴觀察與思考的內化。其中,建立個人的思想體系堪稱最為重要。報紙上的社會事件,得多想想;電視上的名人言語,你贊成嗎?如果不贊成,那麼你的意見是什麼?除了看書本,也不要忽略親近大自然這本無字天書,它會讓你心胸變得寬厚,眉目顯得清晰。

打工如果是生活之必須,就該努力以赴。除了生活費的考慮,也許更應該著意於工作經驗的吸取:貨怎麼擺?帳怎麼算?受老闆信任的員工是怎樣的服務態度?受同事喜愛的人有何人格特質?如此多方學習,也許能稍稍彌補課業上的失去,千萬請記住:失之東隅得收之桑榆。但我也得提醒:讀書固然不是大學的唯一,但為打工謀生而失去求學的初衷,也不符經濟效益,這樣的數學題目要常常記在心裡。

 

4.把自己塞入另一個世界

這是一個以它獨有的方式瑰麗著的新天地……

◎林鼎鈞(建國高中一年十八班)

Where the hell am I

我不得不這麼問自己。我驚訝於這個世界的紛亂嘈雜:突然憶起的一句話、一個生活片段、一個咬嚙性的細小煩惱,甚或難聽的廣告歌曲,一遍又一遍從心底湧起,成為擺脫不掉的寂靜噪音。那些有的沒的、雜亂瑣碎的思路碎片干擾著我,嘰哩嘎啦令人崩潰……啊!

於是我決定透過書頁,把自己塞入另一個世界。

這是件很奇妙的事,突然發現自己好像再度成為一個初生嬰兒。我對這個世界一無所知,但這是一個以它獨有的方式瑰麗著的新天地。我投身電子雲中嘗試軌域間的瞬間移動;和FBI重案組追索連續殺人犯留下的蛛絲馬跡;走入挪威的森林,在不知名的深井邊嘆息;站在奇巖城下仰望烏雲密布的天空;還跑回那條時光流轉的小巷,在灌木叢中窺視香菸閃爍的火光……

從那第N次元回到現實世界,有時像從氤氳湯泉中起身,無比滿足神清氣爽;也有時只是心頭一根刺,硬梗梗悶痛難忍。突然我領略,其實我不曾從現實離開,但的確有些什麼,從紙張的那端流瀉出來,滋潤我的心靈。

我閱讀,我得到,世界安安靜靜,萬物各居其位,多麼美好。

5.四不,其實是成功的四步 吳炫三 中國時報 2011-09-19

日前時論廣場刊出〈把台大校長做小了〉一文,針對台大校長李嗣涔先生,僅僅提出簡單的「四不」守則訓勉新生。在此,我也提出個人淺見,請諸位讀者見評是盼。

其一、考試不要作弊。我們在媒體常見的作偽證、作假帳、造謠汙蔑、偷工減料、工程弊案新聞,這就是「作弊」。作弊行為不容輕忽,重則甚至影響國家的政治、經濟並重創國家的形象,如:拉法葉艦軍購弊案等。

其二、不要抄襲。學生如果抄襲作業,養成抄襲的壞習慣,將來就缺乏創意,不願追求創新。目前台灣的工業仍是為全世界的知名廠商做代工。如果要強化台灣未來競爭力,就要勇於追求創新,不能抄襲。這就是為什麼校長要年輕的台大人作為表率。

其三、單車不要亂停。一位學生連腳踏車都停不好,很難想像他畢業之後有能力將公司和業務整頓管理的井然有序。英國劍橋牛津之所以成為名符其實的名校,因為該校的學生不僅在學術研究上成就斐然,更因為他們潔身自愛,深受學校鄰近店家和民眾的尊敬。學校附近的民宅都很樂意將屋子租給劍橋、牛津的學生,因為這兩校的學生尊重公共秩序,不會亂停單車,搬出或搬入房間都把屋子整理乾淨。

我在淡江中學唸書時,我的英文老師蔡信義先生曾說:「淡水住了很多日本人,日本戰敗要回到日本時,每一個房子都掃的乾乾淨淨。他就認為日本將來一定會東山再起。」

所有的學問就在這小事情上。前中國領導人朱鎔基先生在上海對商業學院的學生演講訓話。他只說一句話:「不要作假帳」。沒有人認為他把官做小了。因為「不做假帳」就是商業的根本。短短幾個字,聽起來簡單卻意義深遠。帳務是經濟的命脈,經濟則是國家的命脈。難道還有比這個更重要的嗎?

其四、不要蹺課。蹺課就是蹺班,蹺班就是不負責任。一個不負責任的人,公司敢用這種人嗎?國家能用這種人?「講義雜誌」專訪台灣餐飲業大亨戴勝益先生。他提到自己成功的祕訣,就是「君子務本,本立而道生。」

上課是務本,不務本,何生道?更別談有什麼成就了。今年已入古稀之年的我,認識不少政商朋友,找我當總經理、董事長或邀我去當委員、官員,這對於來自鄉下的我而言,可說是件光宗耀祖的事,但我卻從來沒有心動過,因為我要務本,我不能在繪畫這堂課上蹺課。一旦蹺課的話,又如何能在藝術道路上闖出成就呢?

現在許多學者喜歡唱高調,大談宇宙、歷史責任、國家的命運,一位台大傑出的校友,錢復部長認為生活品德教育是所有學問的根本、事業的根本。今天台大李校長所提的「四不」,就是四步邁向成功的方法。要成大業,就必須從基本做好。因此我寫這篇小文章,不知大家以為如何?(作者為藝術家)

 

6.王正方:為什麼要把台灣大學做大?  聯合報 2011.09.27

台灣大學校長在開學典禮上致詞,勉勵學生做到四不:不作弊、不抄襲作業、不亂停腳踏車、不蹺課。卻引起某些高明人士的批評:堂堂第一高等學府的校長,在全國精英學子面前,講些雞毛蒜皮的瑣事,無怪乎座下的同學們無精打采,腦袋如磕頭蟲一般的上下搖動,這簡直是把台灣大學做小了嘛!

校長應該講什麼深刻的大道理,或有趣的話題,才能把這間大學「做大」?不才在國內外當過大學生、研究生,大學教書有年,這類演講少說也聽過數十次。通常最受學生歡迎的演講,是請知名之士講無厘頭的閒話。某大學請來Yogi Berra(洋基隊教練,中學沒畢業,專講可笑但似乎有哲理的話),他在台上扯淡:When there is a fork, take it。(遇到一個岔路,就往前走。或,有叉子就拿吧!)台下的學生樂不可支,那所大學也沒有因此而做大。

教育專家認為,不作弊、不抄襲作業,事關誠信,學生時代不能緊緊掌握住這項做人的基本原則,天縱英明將來做了總統,恐怕免不了弄些外交專案,A上億的錢。不亂停腳踏車,是對自身行為的起碼要求,尊重別人的權益,樹立這個社會最欠缺的公德心。台大學生若缺乏基本做人的功夫,一味自視甚高,處處自私自利,這所大學做的不算「大」。

台灣大學歷史悠久,是台灣莘莘學子爭相就讀的學府,最近在全球各大學排名中,列第八十七位,教授群的論文產量豐富,畢業校友除了少數極差勁的之外,傑出的社會棟樑、專家數不完。所謂的「做大」是要學校規模更大,經費更充裕,再教出幾個諾貝爾獎金得主來,爭取更高的排名?

這種「做大」的概念,純粹建立在他人的價值觀上面。某西方機構,每年機械式的搞大學排名遊戲,從不考慮文化差異(因為不懂)、人本教育,那種名次的高低有何意義?還隨著他的棒子起舞,真叫沒活明白。得諾貝爾獎不容易,值得尊敬,但是那不等於對國家社會有貢獻,沒有得那個獎的人,貢獻不見得小於得獎者。再說,任何獎項都取決於幾位評審委員的個人評價。

白居易向高僧鳥巢大師求法,大師曰:「諸惡莫作,眾善奉行。」白香山失望透了,這話連三歲小孩都會說。大師說:「三歲小兒皆能言,八十老翁行不得。」

台大校長不譁眾取寵,不厭其煩的叮囑學生們注意「四不」,因為很多學生做不到。知易行難,要有紀律的、長期的身體力行,方能見效。身為盡職的教育工作者,就必須循循善誘,不斷提醒。

劉備臨死不放心兒子,有遺言:「勿以惡小而為之,勿以善小而不為。」阿斗沒聽進去,積小惡為大惡,終至亡國。當了亡國奴還樂不思蜀,成了千古以下最沒出息的代表。想來劉禪當年必定是個亂停腳踏車的貨色,能不慎之?

台灣大學沒有必要再「做大」,凡事從大處著眼、小處著手,只要學生都比阿斗強,就做得很大了。

(作者為電影導演,畢業於台大電機系,曾在校內亂停腳踏車,常蹺課)

 

7.開學了/整潔、禮貌 比成績重要 聯合報賽夏客/國小校長(苗縣頭份)2011.09.03

開學時,在校園巡視學生掃地,心裡盤算著,要先加強學生什麼地方好呢?

這時,迎面來了一位新生家長,他對我說:「很難得的掃地畫面,老師帶著學生認真做整節活動,沙!沙!沙的掃地聲音,多美妙啊!」我說:「是啊!落葉太多了,師生一天要掃兩次,不掃,誰掃?」

這位年輕家長可能在都市謀職,感嘆的說:「現在很多家長寵孩子,捨不得孩子打掃,會弄髒身體或衣服,寧願花錢請清潔工代勞;把環境的整潔委託給他人做,這是很糟糕的事情。」

受到這位家長的肯定與支持,我更有力量說服周遭反對的聲音,更有信心推動我的教育理念。

過去老祖宗的治家格言,都以「灑掃、應對、進退」等事為重,就是要養成孩子愛整潔、負責任及懂得待人接物的禮節等,這是做人最基本道理,比什麼都重要;如今卻被「成績至上」「功課第一」的觀念取代,導致許多孩子成為四體不動的生活白痴。因此,不讓孩子做,將錯過學習的機會,到時後悔就來不及了。

我始終認為,灑掃、應對、進退是終身帶得走的能力,不但一開學就要教,而且師長每天都要陪在孩子身旁一起做,以身作則,更能發揮楷模學習的效果。

朱宗慶:路迂迴了一點 卻更接近夢想 聯合報 2009/08/19

大學指考在颱風天放榜了,想必有人樂,有人憂,畢竟很多人都相信,這一「仗」決定了孩子一生的成敗。真的如此嗎?

從事藝術教育工作卅多年,我教過許多學生,他們天生的條件各有不同,後來的成就也不一樣。很多現在在音樂界頗有成績的學生,並不是一開始就天賦異秉,而是對音樂充滿熱情、夢想,因此想辦法突破障礙,為自己找到出路。我以四個背景條件不同,現在卻都成為優秀的打擊樂家為例,看他們如何走出自己的路。

吳思珊現在是打擊樂團的團長,可是她學習擊樂的起步較晚,在學校是個表現平平的學生,上課與她對話,她只會回答「好、不好」,「是、不是」,外加點頭和搖頭。

有一天,學長帶著她來找我,希望加入打擊樂團,眾目睽睽之下,我不忍心拒絕。但當時她的能力真的不夠,我只好先讓她當「撿場」,負責樂團瑣事。路遙知馬力,思珊以勤奮努力累積實力,迎頭趕上他人。有一次,一位團員有事不能上場,我讓思珊試試,她一上台,果然不同凡響,自此成為樂團要角。後來更到法國取得「第一獎演奏文憑」,獲得北藝大打擊樂博士,是位優秀的「戲劇音樂」專家。

團員何鴻棋是另一個奇蹟,我總笑說他是從垃圾堆中撿回的珍寶。從小活潑好動的他常打架,光是國中就換了好幾間學校;五年的藝專,他讀了七年才畢業。雖然有些調皮,不過阿棋一碰到打鼓就特別認真。

有次我帶他到國家音樂廳,感動激勵了他,自此他就愛上那裡,發憤圖強,後來甚至考上研究所,令人刮目相看。個性靈活的他在拉丁樂器和醒獅鑼鼓上表現特別傑出,深受觀眾喜愛。而他對於公益有一顆熱切的心,長期教弱勢朋友學擊樂,開啟彼此不一樣的人生視野。

吳珮菁是出色的打擊樂家,外型佳,學歷好,在舞台上耀眼奪目。但小時候她家的經濟狀況不理想,並不具備世俗眼中學習音樂的「條件」。她從小必須分擔家計,清晨跟著媽媽到市場賣餛飩,一邊幫忙,一邊念書。

另外,珮菁的手很小,不利彈奏樂器,不過包餛飩卻意外地練就她手指的靈活度,加上她自我要求很高,不斷砥礪自己挑戰更高技巧,練就了「六根琴槌」的精湛琴藝聞名,受到國際矚目。

黃?儼則是我教過的學生裡最聰明的一個。但就因為天資聰穎,他幾乎不練習,在校也是憑天分和臨場反應過關,讓我很頭痛,擔心他不夠深入。我改變對他的教育方式,給他更多新的教材和表演機會,讓他從各種挑戰中學習,果然,激勵出他的才能。

慢一點、好動一點、家境辛苦一點、聰明過頭一點……看似是學習之路的阻礙,但經驗告訴我,許多「人才」都是經過無數次挫折才能成功。就如同打擊樂曾被認為難登大雅之堂,但終究從舞台邊緣移到舞台中央。

今天考場上的成敗,不會定義孩子的未來。我相信每個人都是一塊「原石」,都是「才」,只要堅持夢想,熱情不滅,路就算迂迴了一點,終究會發光發亮! (作者為國立台北藝術大學校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