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年11月14日補充閱讀──師生可以談戀愛嗎?

日前教育部為保護學生,發文各級學校要求將「禁止師生戀」納入教師聘用條款。引起軒然大波,反對意見多過支持者,教育部長隨即澄清:教育部沒管那麼多。(美國耶魯大學201046日通過禁止師生戀的法案,見下文。)此事件有兩個層次,一是師生戀恰當否?二是教育部可否明令「禁止師生戀」(雖然部長已否認)?請閱讀並思索之。 徐茂瑋誌

1.《社論》禁止師生戀的商榷 人間福報

2.談教師與學生互動的分際 徐茂瑋

3.耶魯大學防教師濫權 明文禁止師生戀  政治大學新聞學系實習媒體第1467期

4.話說師生戀 聯合報╱黑白集

5.我看「禁止師生戀」 林彥佑

6.社論-師生戀如未違法 公權力不宜插手 中國時報 

7.教育部多管閒事 夏珍

8.禁師生戀/師生倫理亂 孔夫子也搖頭     劉新圓/研究人員

9.老少配,腦筋大轉彎 聖嚴法師

1.《社論》禁止師生戀的商榷 人間福報 2011/11/2

教師與學生在校園中談戀愛,的確很受爭議,而教育部卻祭出解聘令,發文各級學校,要求校方修訂教師聘約,明令禁止「師生戀」;若違反聘約將遭停聘或解聘的處分。戀愛竟然到須明令禁止的地步,實在是古今中外所罕見。固然教育部的這項禁令有其原因,然而解聘另就能達到禁止師生戀的效果嗎?

傳統社會中,教師的地位尊崇近乎賢者聖哲,在五倫「天地君親師」中排名有位。師者所以傳道、授業、解惑,其責任如父如母,因此社會對於教師的期待也高,道德學養是最起碼的要求,師生是一種有如父子的倫理關係。古代較少聽聞有所謂師生戀的情事;當然,女子很少拋頭露面在外求學也是減少師生戀的原因。

到了現代,因為社會結構劇變,人與人之間的互動不再像過去那樣嚴明,師生間的距離也縮短了許多,師生間互動頻繁,當然很容易擦撞出火花,只要年齡相近,一不小心就談起戀愛來了。正由於這種現象太多,而且師生之間的權力關係不對等,教育部才會介入。

師生戀的對象如果一方是未成年,在倫理上與法律上不允許;但是如果雙方都已經成年了,在自由戀愛的現代社會,則明令禁止是有其適法性的問題,法令怎麼可以限制人的自由意志?除非一方是被脅迫的。當然教師的職業特殊,就像公務員有「公務員服務法」的規範一樣,教師也可以根據其工作專業與倫理訂定一個類似的服務法規。

現在校園內的師生戀問題很複雜,就像教育部長吳清基說的,老師可以透過扣分、讓學生不及格或幫助學生等形式獲利,師生間存在著不對等的關係;老師可以透過這些手段使學生「就範」。這一部分如果師生間有爭議,第三者實在很難客觀判斷;這也是教育部要各校訂定「師生專業倫理」規範的理由之一。

過去有許多師生戀成功被傳為美談的例子,當然也有不少老師因此而身敗名裂。從正面看,這樣的規範可以保護師生都免於受到不必要傷害;因為男女感情複雜多變,昔日的美好很可能在一夕間反目成仇,一方可能為了報復而告另一方,最後「戀愛變成性侵」,老師的名譽毀於一旦。

教育部希望各校訂定倫理規範的原因,就是要避免師生間的權力不對等,國外的校園也有類似的規範;只要發展出師生戀,學生就必須調離該名老師的班,博碩士學生如果與指導教授發展出戀情,就必須終止指導關係。但是戀愛的當事人不說出來,校方怎會知道?執行起來也有實際上的困難。

校園倫理問題是要靠道德約束,做老師的自己要有分寸;當然,老師的道德素養不一,很難一體要求,因此適度的規範讓師生有一個遵循的法則無可厚非,主要的用意在於預防不必要的惡意中傷,或是運用不對等的權力關係脅迫學生就範。然而,戀愛基本上是自由意志,在校園中師生戀雖然牽涉到倫理問題,但不能透過法律明令禁止。各校在訂定師生倫理規則時只能做最小範圍的規範,以確保師生的最大自由意志。 #

2.談教師與學生互動的分際 徐茂瑋 2006.03.

日前中部一位國中教師,因涉及師生不倫戀被檢方提起公訴,遭媒體報導曝光,承受不了壓力上吊自殺。留下悲慟的老父、妻子、一兒及甫出生的女嬰。另外,這位還未成年的女學生,如何面對如此殘酷後果與強大壓力?心中的傷與痛何以撫平?

逝者已矣,生者也待療傷止痛,吾人不忍苛責與批評。然願就一教育老兵的立場,談談教師與學生互動的分際,殷鑑不遠,引以為戒!

近幾年忝為高中實習老師的指導老師,第一次師徒正式對談,一定告誡:「學做老師,要先學會做人;要做好老師,先要做好人;要做好人,先要修養自己。」所以「修養自己,安頓自我」,是學做老師的第一要務。因著此正本清源的基本功,人生許多無謂的困擾得以避免。

指導高中實習老師時,除專業學問與教學能力之外,並時時教導其待人處世之道,當談到師生相處的原則,一定特別叮嚀如何與異性學生互動,這些準則亦適用於同性學生。

老師應是成熟而學有專精的成人,學生則幼稚懵懂,因之,情竇初開的少男、少女,每天看著學問淵博侃侃而談,而且風度翩翩或儀態萬千的老師,再加上老師多是溫柔關懷,孩子自然心生敬佩、仰慕與依賴,此時只要春風輕拂,我們這些老先生、老太太當年不也就暗戀起我們的老師嗎?不到一個月,就霍然發現老師又老又醜又肥!我告誡實習老師,當你知道學生暗戀你,或向你告白,不必沾沾自喜,也不要怕,以平常心面對,不迎不拒,正常的情況下,一個月左右孩子的症狀就消失了。如果狀況嚴重或自覺無法處理,一定要向行政系統求救,學校當協助你及孩子。如果孩子約你「談判」,絕對不可答應,因為你與孩子沒有「瓜葛」,為什麼要「談判」?一旦「談判」了,就落人口實。是故,求救是很重要的策略。洞悉孩子對老師戀愛的真相,成熟的老師還會墮入這樣不對等的戀情嗎

老師與孩子互動盡量在公開的公共場所,如:教室、辦公室、走廊、操場…等透明人人可能隨時進出的合理地方,「孤男寡女不獨處一室」的確是該遵循的祖先智慧。教學近三十年,不對學生開黃腔是我堅守的原則,甚至性暗示的語言都避免,但是不避諱以嚴肅的態度、教學的角度與學生談論性,因為性也是生命的一部分。其餘不恰當的肢體接觸,不適當的語言、語氣,過於與部分孩子親暱…等等,凡逾越師生分際的言行都該自制,一位成熟的教師該有「發乎情,止乎禮義」的涵養。

如此是否綁手綁腳不利老師教學?靜修女中有位數學老師向當年的校長潘采薇修女表示,因為他是男老師不適合走入座位行列中看女學生演算數學,潘校長說:「這時候你是老師,忘掉你的性別,老師本來就可以在座位旁指導學生。」掌握好老師角色的職責與分寸,不拘泥於性別,在規矩內發揮你的愛與才華吧!(載於教育部生命教育知識平台時事評論區) 

3.耶魯大學防教師濫權 明文禁止師生戀  政治大學新聞學系實習媒體1467 大學報 201004/16~04/23

【記者彭邦穎綜合報導】美國耶魯大學(Yale University)(2010年4月)六日通過禁止師生戀的法案(Student-Faculty Relations Ban),成為八所長春藤名校裡唯一明文禁止師生戀的大學。

由於過去耶大曾發生教授要求跟學生分手,而導致該名學生跳樓自殺的案例,考量到師生戀情或性愛關係,恐影響到師生課堂關係及給分公平性,甚至影響校譽,因此,未來耶大將同時開除相戀的教授與學生。

此法規的倡導人,耶大教務長查理斯隆恩(Charles Long)表示,為維護大學教育任務的健全本質,教職員必須對引導、教育和評估工作確實負起責任,「孩子們的家長送他們到耶大的目的,不是和替他們打分數的教授們睡覺。」

隆恩自西元一九八三年以來便致力將反師生戀概念列入校規,經過數十年努力,終於達成目標。隆恩指出,大學生由於在心智與年齡上還不夠成熟,因此特別容易受到教師濫權的影響。

「學生和教授的關係曖昧,也會獲得分數上的優惠。」來自中國大陸的留學生王維多認為,「師生戀會敗壞校園風氣。」

反對校方立法禁止師生戀的耶大學生露比麥克曼能斯(Ruby McManus)則指出,學校太過干預個人自由了,「我覺得這種戀愛個人自由,只要雙方情願,這是二個人的事,跟別人不相干。」

然而,這項校規只有指出大學生不能和教師發生關係,並沒有對研究生明確規範。露比也提出疑問:「為什麼校規的適用性會有大學生與研究生的差別?這點實在令人無法接受。」   #

4.話說師生戀 聯合報╱黑白集    2011.11.01

師生戀,鼓勵是不宜鼓勵,但若說禁,恐怕也禁絕不了。有些界限或分際,應該要弄清楚一下。

從硬邦邦的法律來說,第一條是成年與否的界限。除了刑法,現在還有兒少福利法及兒少性交易防制條例,當老師的和當學生的,同樣應明白自己的權利和行為後果。第二條則為是否運用職權脅迫的界限。一名高職老師以宗教治療為由,性侵了至少九名女學生,結果被判二十餘年重刑,並成立了第一宗老師性侵而學校國賠的例子,連校長也遭監察院糾舉。這些界限不可跨過,無庸贅言。

但談的如果是師生「戀」,又也許不全是硬邦邦的法律所能規範的。師生戀,可能是佳話也可能是悲劇,可能很浪漫也可能是痛苦。寫在瓊瑤的「窗外」裡或許是動人的故事,發生在真實杏壇則可能鬧成難以承受的醜聞。

但話說回來,哪一種戀愛不是又浪漫又痛苦?哪一種戀愛,不都可能結局在佳話,也可能結局在悲劇嗎?世俗看來門當戶對、才子佳人之戀,未必幸福以終。當代的姐弟戀、異國戀、同性戀、麻雀想要變鳳凰之戀……,以過去某種標準看來的不倫之戀,現在則各有自認理直氣壯的依據。這樣說起來,明文規定、強力拆散、或父母淚眼懇求的禁戀,就算不是多此一舉,也多半徒勞無功。

回到民主法治的現代社會裡,以主管單位教育部的高度和規格,發文強調遵守法律規範是應該的;但白紙黑字要求聘約載記禁止戀愛事項,實在有點「前現代」。師生戀和師生間的性騷擾並不是同一回事,何者適宜公權力的手伸進來,這個分際該弄清楚。          

5.我看「禁止師生戀」 林彥佑 更生日報  2011-11-08

有些師生認為,師生戀不應被約束,因為兩情相悅,不該有身份、年齡上的限制。筆者認為,教師、教授雖然屬於高知識份子,然而,對於情感的情緒商數與戀愛危機的處理能力,未必是高水平的。儘管人人都宣稱年齡不是問題,但綜觀多少的社會悲劇,都是因為年齡差距、思想差異而造成的。

與其談是否允許師生戀,筆者認為倒不如教學生如何自保,尤其面對比自己年齡大出許多的人、面對感情的處理方式,這不是教學生所有的老師都不值得信任,而是讓學生知道,老師與所有的成年人一樣,都可能犯相同的毛病,尤其當愛情陷入水深火熱時,更容易產生各種不理智的行為;而大腦科學研究亦指出,智慧商數並不等同情緒商數,因此,談師生間的問題,應放大來談學生與所有「超齡者」相處的問題。

其實,這種法規,頂多只是聊備一格,因為大多數想談師生戀的老師,應不致於在課堂上、校園中談情說愛,而是選擇在校園外、住所中,防不勝防;當然,若教師與未成年的學生有不尋常的情形發生,也應按照目前的法令來解決。

不過,話說回來,人有主觀偏見,這是人之常情;有些老師,確實會給「心儀」的學生,多一些分數,多一些關懷,或是刻意請到旁邊來傳道、授業、解惑等。這攸關教師的道德標準與社會期待,教師也應嚴守。

筆者認為,師生戀並不是情感中的真正大問題,大問題在於教學生如何向不尊重學生的老師說不、如何預防老師的非禮行為、如何面對糾葛、分手的智慧,一味地禁止,只是一種消極之道。  

6.社論-師生戀如未違法 公權力不宜插手 中國時報 2011-11-02

教育部為保護學生,發文各級學校要求將「禁止師生戀」納入教師聘用條款。換言之,如果發生師生戀情事,教師可能會遭到停止聘用的處分。這項新規定引起各界正反不一的評價。贊成者認為此舉可以釐清師生關係的界線;反對者則認為在此自由戀愛的時代,只要合法,公權力無須介入私人感情領域。

教育部今年發布《校園性侵害或性騷擾事件防治準則》,日前依據這個準則第七條中「師生之間不得發展有違專業倫理的關係」等規定,發文各級學校,要求各校在新修訂教師聘約時,禁止「師生戀」發生。針對「教育部禁止師生戀」相關報導所引發的爭議,教育部表示,其實該項公文的主旨是:「建請轉知貴屬學校將刑法第二二七條有關對未滿十四歲及十四歲以上、未滿十六歲之男女性交、猥褻罪規定,優先納入學校教師聘約,提醒教師避免觸法」,並非所謂的「禁止師生戀」。

不過,教育部部長吳清基在立法院答覆立委質詢時明確反對師生戀。他認為,師生之間存在著不對等權力關係,老師是擁有權力者,因此不宜與學生發展出私人戀情;對於十八歲以下的學生,教育部明文禁止師生戀,一旦發生,學校應立即予以處理,在「兩害相權取其輕」的原則下,做適當處置,包括將該學生調離該名老師班級,並須視情節輕重處分教師,最重情況不排除停聘或解聘。

若是十八歲以上的大專學生,教育部的立場也同樣不讚同、不鼓勵,並有明確規範。例如,如果是單一碩博士生與指導老師之間發生戀情,老師就應停止指導關係;如果是一對多教學,則發生師生戀的當事學生應主動退出選課,老師須主動向學校報告,懲治措施由各校訂定。吳清基指出,國外名校包括柏克萊、密西根、耶魯等大學,也都有明文規範禁止師生戀。

誠如吳清基所言,老師與學生之間存在著敏感卻又可能不對等的關係;因此,如果師生戀是由有權力的一方(通常是老師)出以誘惑、脅迫,的確非常不妥當。不過,關於師生戀的重點其實不在於「老師」與「學生」的身分是否可以發生戀情,而是行為是否合法與合於倫理,而究竟事屬不宜或者不法,已另有相關專業自律或者法律條文規範,最高教育主管機關是否有必要再另行規定,值得商榷。

例如,如果師生戀發生性行為,且當事人是未成年者,《刑法》第二百二十七條已規範,與未滿十四歲或十六歲者性交、猥褻,將處以不同刑期。如果當事人是大專生,各校的《大學教師專業倫理守則》也已要求教師應斟酌與學生相處之方式,以期達成身教之效果,或者明令教師要避免與學生建立不當親密關係;而全國教師會所訂定的《全國教師自律公約》也明文指出,為維持校園師生倫理,教師與其學校學生不應發展違反倫理之情感愛戀關係。吳清基所舉的名校規定,正是在這個層次上做的自律,並非由國家教育主管機關另行規範。

換言之,不論是學生年齡是否成年,或者當事人是否有婚姻關係,以致於師生間不宜、不應、不可發展戀情、甚至發生親密行為,早已有其他規定或者法令足以規範,教育部實在沒有必要再增加新的規定;更何況,師生戀的「戀」到底要到什麼程度才需要予以告誡、阻止,恐怕不容易界定;從愛到性,這個過程,教育主管單位要在什麼時候介入、喊停呢?恐怕教育專家也難有答案。

教育部的這項禁止師生戀條款,原意是要依法保護十四歲以下的學童。不過,因為一紙公文連大專院校也被列為禁止範圍,如果愛戀的雙方當事人已成年,可為自己的行為負責,卻因為是師生關係而遭到禁止,這恐怕還有違憲之虞。

誠如吳清基所言,若是老師學生間有超過教學以外的關係,通常對居於弱勢的學生比較不利;況且這也可能會影響老師的教學,以及對其他同學造成不公平,的確不是值得鼓勵發展的感情模式。不過,即使在最保守的年代、在法律最嚴峻的地方、在人言最可畏的氛圍裡,師生戀也從來沒有禁絕過;台灣教育該關心的事情還有很多,在這自由開放的二十一世紀,師生戀如非涉及違法、如非涉及違反倫理,教育部又何必插手呢?         

7.教育部多管閒事 夏珍 中國時報 2011-11-03

當年,沈從文以幾篇小說為胡適看中,延聘到中國公學教書,「湘西野人」成了文學家。不過,野人脾性不改,以情書狂追學生張兆和。張在學校裡是全能才女,追求者眾,張家姊妹把他們依序編排:青蛙一號、青蛙二號;木訥的沈從文在她們的排序是「癩蛤蟆十三號」。

沈從文落筆才情滿溢,張兆和既不回也不丟,一一編號,最後抱著一疊情書向胡適告狀。

胡適笑笑說:「他頑固地愛著你。」

張兆和撇撇嘴說:「我頑固地不愛他!」

胡適不但沒聲援,還說要為沈赴張家提親做媒。沈張交往四年後,成就一樁相守五十九年的婚配。這是男追女。

還是當年,就讀北京女子高等師範的許廣平,因為目睹教授《中國小說史略》的魯迅風采迷人,主動寫信給魯迅表達愛慕。沒想到,魯迅覆信抬頭就是「廣平兄」,讓許廣平為之徹夜難眠。兩人書信往返談時局、談文學、談人生,成就《兩地書》,「廣平兄」也變成了「小鬼」。當時魯迅已有家室,對許廣平的愛始終猶豫,終於接受之後,魯迅握著許廣平的手說「你戰勝了」。這是女追男。

直到許廣平生了孩子,魯迅才正式娶了她。對未婚同居,許廣平如此解釋:「我們以為兩性生活,是除了當事人之外,沒有任何方面可以束縛,而彼此間情投意合,以同志一樣相待,相親相敬,互相信任,就不必要有任何的俗套。」魯迅過世後,許廣平還照顧他元配與母親的生活。

遙想當年,師生戀成為文壇、杏壇佳話;如今,我們不但沒有像胡適這樣慧眼視才子的校長,還有不懂愛情的教育部長,搞不清楚戀愛與性騷擾或性侵害迥然不同。照現今的標準若還有老師或學生敢發動情書攻勢,至少以性騷擾辦!

老師與學生有權力不對等的關係,師生關係確實要謹慎為宜。然而,既為「戀」就有你情我願的意思,若以權力關係施壓成就不正當關係,那就是性騷擾或性侵害;即使非施壓而有不倫,都可依法提出告訴,何須堂堂教育部插手私人情愛?更重要的,師生戀終究只是特案或個案,而非普遍現象,要憑一紙公文通案式的視師為狼,還有師道可言嗎?   

8.禁師生戀/師生倫理亂 孔夫子也搖頭 聯合報╱劉新圓/研究人員(台北市)

很多人認為,師生之間應該有戀愛的自由,但是,他們忽略了一點,那就是,「師生戀」本身不是自由的。

學生在老師面前,不是完全自由的。師者既然是傳道、授業、解惑,那麼,稱職的老師,就必須樹立某種程度的權威,可能是專業的權威,也可能是品德的權威,使學生相信他,進而受到薰陶,在學業或人生觀上獲益,以培養解決人生各種難題的能力。另一方面,老師也必須負責把關,評鑑學生的表現,及是否達到升學的標準。所以,好老師打成績必須公正客觀,絕對不能有私人喜好。

因此,師生之間的不對等,不僅是專業或心智上的不對等,也有利害關係的不對等,他們是控制者與被控者。許多師生戀,常是出於學生對老師的權威產生的崇拜,不是真的愛情。假使是為了成績,一個願打,一個願挨,就更等而下之了。

當然,我們不能排除真愛的可能,但是,就因為有這樣的不對等,所以就算有的師生是天造地設的一雙,也必須等他們脫離正式的師生關係之後,才能真的檢驗出來。所以,儘管教部管了很多,也被罵很多,但這次是管對了。    

方子毓/大學助理教授(花縣壽豐)

教育部明令禁止師生戀,此舉對於在學學生與老師之間情感關係的界定,也表達了在校園倫理中堅定明確的立場。

教育部禁止師生戀,更確立了師者為師的立場與分際。長期以來老師即扮演著傳道授業者的角色,這是無庸置疑的。而老師和學生之間的關係,也應保持既定距離並維持該有的師生禮儀為妥。課堂中學生對老師的崇拜與信任在所難免,但身為師者,面對學生的感情,理當本著正向與愛護的立場,給予應有的教育與開導。畢竟,師生之間的戀愛,就倫理道德而言,基本上就存在著不對等的關係。

教育部明令禁止師生戀,既「保護學生」,也「維護師道」,更有助於校園中基本倫理道德的再教育,以及師生間關係的再釐清。   

9.老少配,腦筋大轉彎 聖嚴法師 聯合報 2007/04/01

問:雖說愛情沒有年齡差距,但近日高中生愛上帶著三個孩子的單親媽媽,卻引起軒然大波。眾生不是不該有分別心嗎?為何又對姊弟戀另眼相看?

答:這是習俗、觀念使然,讓一般人難以接受年齡差距較大的兩性在一起。

美國幾年前很有名的師生戀,就是個例子。女老師愛上男學生,但男學生還未成年,女老師就因為法律認為她誘拐男學生,而被判了刑。

雖然男學生說他和女老師是兩情相悅,但法庭並不採信。直到女老師出獄,男學生也成年了,兩人也就結婚、生子,再也沒有人講話。

為了愛情,那個女老師寧願坐牢,男學生願意等她;被社會誤會的時候,兩人一定很痛苦。

在佛經裡也有一個故事,有個叫「蓮花色」的比丘尼,出家前和許多男子談戀愛,有比她年長的,也有比她年輕的,也都和他們生了孩子。甚至,連她遇到了自己的親生兒子,她也不認得,因此跟兒子談戀愛、生了小孩。

這也是老少配吧,而且是不被倫常接受的情況。但當她知道真相後,非常懊悔,也就出家,證得羅漢。如果蓮花色的事發生在台灣,一定引起更大的波瀾。

通常,人可以接受年老男性愛年輕女子,甚至做填房;但小男生愛上年長的女性,卻不太容易被接受。台灣這個男生還在念高中,大家很容易就認定是「老女人誘拐小男生」,但是,不一定呢。或許,兩人就是真心愛上了,只是社會不接受而已。

為什麼大家放不下?我想,要平常心看。男女結合是否幸福,問題不在年齡,而在是否情投意合、是否願意信守諾言、承擔責任、相互照顧。

就這個例子來看,可能這個單親媽媽,給了男學生在家裡所沒有的安慰和溫暖,男學生也幫她照顧三個小孩。如果真是這樣,不也很好嗎?大人不用急著指責,可以要男學生先完成學業,再慢慢觀察。

大陸也有一對老妻少夫,每次出去,丈夫都要解釋:「我不是她兒子,我是她丈夫。」看來奇怪,但在道德上,他們並沒有可以指責之處,只是女方年紀大一點罷了。

過去台灣也有童養媳,她的丈夫通常還要她抱在懷裡呢。可見一切都是觀念轉不過來而已,轉過來,也就能接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