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年02月20日閱讀補充──幸福是什麼?

去年不丹國王去日本訪問,帶給日本國民很大震撼,幸福是什麼?幸福能量化為指數嗎?執政者該人民幸福感負責嗎?我們又該選擇自己的幸福?這種種都值得探討、思索。並請參閱1001212日補充閱讀──方向對了才看得見幸福」 徐茂瑋

1.觀念平台-幸福的門檻 林耀盛

2.社論-提高「幸福指數」也是執政者的責任

3.洪蘭:快樂的小事 幸福的能量

4.幸福過年 我有小撇步 楊索

5.幸福的滋味/經歷過,才懂父母心  蔡富澧      

6.意想不到的殺手 黑白集  聯合報

1.觀念平台-幸福的門檻 林耀盛 中國時報 2012-02-09

當經濟發展到一定程度,追求幸福成為趨勢。甚至「別讓孩子輸在幸福感上」的深層訴求,更甚過往擔憂孩子輸在起跑點上的競爭。

然而,幸福並非憑空而來,而是能夠面對變動環境的挑戰。有人認為曾參與過二次世界大戰那一輩,是「偉大的一代」,因為生存的威脅、動亂與不安,將他們體內源自古代祖先的心理優勢與總體資質激發出來,這也是一種所謂的「杜魯門效應」。杜魯門一生不算傑出,卻能在羅斯福總統死後,一躍成為美國最偉大的總統之一,就是在動態環境中展現毅力、勇氣和遠見。

因此,有挑戰,有幸福,而非安逸度日但求平穩的生活品質。心理學家福雷德里克森研究指出,具備幸福的正向積極情緒,得以拓展智力的、社會的和身體的資源,增加人們在威脅或機會來臨時可動用的儲備庫。無論外在條件如何地變動,能產生積極幸福感不僅開拓心智視野,也提昇寬容度、創造力和接受新挑戰的信心。

過去觀點指出,至少有兩類的幸福典範,分別為樂趣典範和至福典範。樂趣典範強調愉悅,如旅行、結伴、休閒與娛樂。至福典範強調自我改善,如教育、學習新技巧、靈性和審美的發展,以及助人。

換言之,有人是透過追求歡愉(藝術、電影、音樂、旅行)的休閒深化拓展靈魂,有人則是透過自我發展和自我修養以獲得快樂。樂趣典範透過正向心情達到生活滿意度;至福典範則重視發揮自我潛力和生發動能,是更積極的幸福感。

由此,積極幸福感是可以抵達(REACH)的目標,依字母可列出五種具備幸福感的特質。首先,尊重(Respect)他人,幸福者能產生利他行為,而非獨善其身,建構人際關係品質,肯認各種社會異質他者。其次,精神卓越(Excellence),即使面對困境,精神上的超越仍然可以產生「逆風高飛」動能,懷抱不滅的理想。第三,生活美學(Aesthetics)的態度,不僅自我實踐,也能以審美觀點評估工作、學習、健康與人際的挑戰。第四,勇氣(Courage)的力量,這是生活逆境中創造出路的重要心理資源。最後,謙遜(Humility)的人性,只有保持寬容經驗與開放學習,視野不斷地開拓與更新,人類發展的路向也無限可能的開展。

所以,幸福的評量不是指數公式,而是一種創造。所謂「有價值的生活」,不只是指使人們可以度過艱困時期或災難時刻,更是其能夠將注意力擴展至人類生活和健康狀態的向度,進而建構「兼具快樂和有意義」的幸福生活。

因此,面對全球重視國民幸福指數之際,我們不是等待幸福來敲門,而是更需要創造幸福環境的領航家,而後人們能在變動挑戰中幸福成長。(作者為政治大學心理學系教授)

2.社論-提高「幸福指數」也是執政者的責任 中國時報 2011-12-10

幾年前,日本作家村上春樹在一本散文集裡頭發明一個新的詞彙:「小確幸」,意思是「微小但確定的幸福」,這個帶有日本風味的漢語很快地成了亞洲流行語 ,台灣廣告、行銷文宣中也常常可見;不論多麼微小,只要是真真實實地存在著的幸福,已成了在變動、不安的年代裡,人們的寄託與希望。但幸福是什麼、又該如何測量呢?

日本政府日前宣布,明年起將開始進行國民幸福指數試行方案,依經濟社會狀況、身心健康與家庭與社會關聯性三大方向、十一個領域、一三二個指標,包括工作滿足度、貧困率、自殺率、壽命、育嬰環境、有薪假期等,綜合調查數字與國民內心的幸福感,推算出「國民幸福總值」(GNH),以評估國內生產毛額(GDP)等經濟指標無法計算出來的國民心靈上的幸福指數。

在經歷近二十年的經濟停滯,且GDP被中國超越後,日本社會價值觀出現了變化,認為以經濟數字為衡量指標的GNP(國民生產毛額)、GDP等,已沒辦法全面反映出一個國家國民的生活好壞,因此日本府決定試行提出GNH,並以二年為目標,提昇日本的幸福指數。

國內智庫「台灣競爭力論壇」也曾分別在二○○八年和二○○九年進行「台灣幸福指標」調查。結果顯示,台灣人民的總體幸福比例為六六.一%。英國萊斯特大學曾在二○○六年公布「世界幸福地圖」,在一七八個國家中,排名第一的是丹麥,美國第十七;「經濟合作暨開發組織」(OECD)的三十四個會員國中,最不快樂的是日本,排名第八十八;香港與台灣並列第六十三名,南韓排名第九十九;看起來,「亞洲四小龍」雖然經濟表相對於其他國家、地區為佳,但是卻都不怎麼快樂幸福。

幸福指數最早是由不丹王國前國王吉格梅.旺楚克在一九七二年提出。他認為,國家政策應關注人民的幸福,施政以實現幸福為目標,因此吉格梅.旺楚克提出以「促進可永續的發展」、「保存及提倡文化價值」、「維護自然環境」、「建立良好的政府治理」為四大支柱的「國民幸福指數」,三十多年來,已將不丹打造成「喜馬拉雅山下香格里拉」,儘管人均所得僅兩千美元(約六萬台幣),但九七%的不丹人民認為自己很快樂。

繼不丹之後,英國在二○○八年、法國在二一一年,將國民幸福程度列入官方統計數據;「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也在今年進行了名為「幸福指數」的網路調查,請三十四個會員國民眾測試自己的幸福感,進而評比民眾的「幸福水準」。評比指標包括:收入、就業、住房、教育、環境、衛生、社區生活、機構管理、安全、工作與家庭關系以及對生活條件的整體滿意度等;澳洲、加拿大、瑞典分列前三名。「幸福」已成為新的國家競爭力指標。

台灣正在進行總統大選活動,觀察各候選人的政見與政策,仍多以「經濟議題」為主軸。中經院近日公布最新經濟預測,二一二年台灣經濟成長率從原先預估的四.一五%下修至四.○七%,中經院並且表示,明年國際經濟可能更為不振,這將對台灣的出口造成一定程度衝擊;這是台灣正在面對的現實。GNP、GDP不是不重要,但不應是政府唯一的、或者說最重要的施政指標。

有人說,GNP呈現的是國家的硬實力,GNH呈現的則是軟實力。面對今天人口過盛、政治動盪、貧富差距擴大、人際關係疏離、資源耗竭、環境汙染、經濟衰退、氣候變遷球的衝擊與挑戰,各國對「經濟至上」的價值觀開始有所省思,提出了包括把汙染或環境破壞所造成的相關成本,從GDP指標中扣除的「綠色國民所得」指標;如今,各國更開始思考以貼近人民實際感受的衡量方式,在追求經濟競爭力的同時,兼顧非物質層面的生活品質;提高人民的「幸福指數」將是執政者十分重要的責任。

因為這是個小確幸的年代。

3.洪蘭:快樂的小事 幸福的能量 聯合報2011.12.16

最近不丹國王去日本訪問,帶給日本國民很大震撼,不丹雖然物資享受不高,但是百分之九十七的人民認為自己很幸福,相反的,日本的國民所得超過四萬美元,每年卻有三萬國民自殺,所以日本政府宣布以後不再以GDP為基準,改為調查人民的幸福指數。

很多人都誤以為金錢就等於幸福,其實不然。很多有錢人活得並不快樂,最顯著的例子就是美國的休斯(Howard Hughes),他富可敵國,卻活得非常痛苦,他有嚴重的強迫症,害怕細菌,害怕傳染,不敢跟人接觸,什麼都不敢吃,最後可以說是餓死的。最近十年來,心理學開始研究幸福感:人如何才能感到幸福?構成幸福的條件又是什麼?

哈佛大學的研究發現,不必每天都有值得慶祝的大事,很多快樂的小事累積起來的能量超過一件快樂的大事。我們過去都把幸福寄托在未來或別人身上:等我娶到她;等我升到總經理;等我存到一百萬,研究發現這種大事帶給你的幸福感不及你每天都有幸福的小事,如能力被老闆肯定,同事愛戴你;吃到好吃的食物都會帶給你快樂,這些累積起來的快樂能量大於久久爆發一次的快樂能量。昨天下大雨,有個全身淋濕的警員告訴我,他在指揮交通時,有位女士把車窗搖下來,對他喊道:「辛苦你了!」他說,剎時疲累都不見了,相信對他說這句話的女士也是一樣快樂。

最近美國很多企業在推「105 Way」,即員工在看到同事十呎之內,要作眼睛的接觸;五呎之內要打招呼,他們發現員工因此快樂了許多,生產力和業績都提升了。

○○八年一個研究發現對生活不滿意的員工,每個月要多請一點二五天的假,換算起來一年少了十五天的生產力;生活滿意度高的大賣場員工,每一平方公尺可以多做廿一美元的生意,一年就替老板多賺了三千二百萬元,這就難怪現在大老闆突然關心起員工的幸福了。

要增加自己的幸福並不難,研究發現每天花幾分鐘寫下三件你感恩的事;昨天所發生有意義的事;送一個正向的訊息給你的親友;運動十分鐘;冥想十分鐘,每天這樣練習,你的思想會導向樂觀,而且它完全不需要工具或設備就能做。有個公司發現四個月之後效力還在,沒有做幸福練習之前,它的生產力和職場快樂指數在卅五分的量表上是廿三,做了以後上升到廿七。

現在職場工作的壓力都很大,其實社會支持是抵抗壓力最有效的方式,它們的相關是.71,如果你知道抽煙和肺癌的相關才.37,你就知道社會支持有多重要了。

社會支持和幸福感,最重要的因素就是「給」(provider),從服務他人身上得到自我肯定與自我價值。

美國總統傑佛遜說:當蠟燭點燃另外一根蠟燭時,它自己沒有損失,但是房間卻更亮了。「給」才是幸福感最重要的因素。當你替別人著想、幫助別人時,別人快樂,你自己也幸福,這才是真正的雙贏。

4.幸福過年 我有小撇步 楊索 中國時報2012-01-24

什麼是理想的過年?

這個問題,可說沒有標準答案,人不論貧富、階級、性別,都有殊異性,所求或相似,希望平安、健康,或許不同,富人要更多金銀財寶;窮人窘迫張羅,只求有足夠衣食。對街友而言,春節能得飽食一餐,即已喜悅莫名。

過年,之於我,一直存在一股惘惘的威脅,這要從往事說起。

童年起,我就跟著父母拚年關,賣花、賣衣服、賣水果等,經常是忙到正月初一凌晨。如果是賣衣服或鞭炮,我們還沒有春節,賺錢為要。

即使,這已是遙遠的往事,但想到過年,我仍覺得雙肩沉重。成年以後,我一直獨居,有許多年,春節也是令我頭痛的場合,親朋好友擠擠眼,丟來一句:「有沒有適合的對象?」除了虛應一番,還要面對眾多小孩討紅包,甚至比較金額多寡。春節愈長、失血愈多。

過年,其實不僅是年假那幾天,過了年頭到年尾,養成一頭完整的年獸,我好怕牠,在屬於牠的日子,我總回到無助的童年狀態,敬畏臣服所有儀式。我忘了自己是成人,可以做自己,過一個不一樣的年。

有一次過年,我在咖啡館坐到打烊,百無聊賴轉到麥當勞,在那裡思索我顯然挫敗的人生,我問自己,新的一年,要如何重新奮起?有幾次我出國,搶搭交通工具的狀態,雖不至於像中國電影《人在囧途》春運難民潮誇張,但也夠嗆,在機場就已失去遊興。

在歲末,我自問:難道單身就不能擁有一個安靜又豐富的年嗎?這一年,村上春樹所說的「小確幸」成為流行語。這個名詞是說「一種生活中,微小,卻很確實的幸福」,對他而言,把衣褲洗好、折疊收納,這些動作就是小確幸。

已故女作家向田邦子更具美感,她說,剝開豆莢,裡面總是並列著三顆或四顆的豆子。不管是三顆還是四顆,「只要所有豆子都同樣大小,沒有被蟲啃蝕過,我就會有種幸福的感覺。」

這些雋語,使我意識如何創造過年的幸福感。我在內心自我建設,先用比較法,比起往昔,如今我具有強烈的自主性,選擇性也高,我可以過能力所及的生活。在歲暮新春回顧,我又站在一個新起點,可重新起跑,這已難能可貴。

比起社會的弱勢族群,我是幸運的人,可以靜靜地生活,少為生活奔波,還能持續創作。站在這樣的社會位置,顯然我還可以做得更多。

我又用減法,過年正是在各方面除舊佈新的好時機,多餘的書,多餘的衣物,多餘的惡習,多餘、乏味的社交,可在此時清理。由外而內,蕪雜的心思藉此良機沈澱,清淡飲食在此際調整,過胖體質正好減量。

還有加法,年假時間,正是寫信給友人的時刻;補足未讀的書;加足馬力運動:檢查室內盆栽,或趁春光,加種兩三盆。

準備過年,我不慌不忙,在家庭主婦大採購前,即已準備食材。若想出遊,則逆向操作,挑選僻靜之處,人流量較少的時段。最重要的是,在這段時日,可好好做年度計畫。這是歷年功課,雖然年末核對,常常沒有到位,可是至少,我能夠一年年確定自己的人生終極追求,念茲在茲於軌道之內。

一年之計在於春,我的過年小確幸,就是重新做生活的歸納整理,在靜中創造閒趣。從畏懼過年到尋得年節之味,這種跨度其實反映我正走向人生的成熟期。

什麼是理想的過年,我有了答案,你呢?(作者為作家)

5.幸福的滋味/經歷過,才懂父母心 蔡富澧 2009/12/14 聯合報

許多事情是要親身經過了才會懂的。悄悄度過四十八歲生日後,我才更體悟了這個簡單的道理。

守在加護病房外 等待那一刻到來

父親往生前最後那天下午,我們都已經熬了很久,也累了很久了!早上在左營海軍醫院,為了讓X光顯像情況好一點,護士半強迫性的幫他灌了一大瓶胃乳液,那時父親神智已經不太清楚了!胃乳液吐出了一大半,但臉上因痛苦而扭曲著,四十年來,不管受了什麼傷他都忍得下,不曾露出這樣的神情,大概他不曾遭受過這般的痛苦吧!我的心一陣一陣抽痛著。

照完X光,來不及看片,事實上也沒必要了!五天前的下午,父親躺在小港醫院急診室的臨時病床上,血壓低到只有五十上下,嘴裡還是喋喋不休的跟我說著抗戰時候在部隊裡的事情,那些事情我聽了三十幾年,幾乎都會背了!而他在生命已經如此脆弱的時候,仍不怕辛苦再說一遍。醫生說那時他的血壓已經屬於休克狀態,也就是應該失去意識了!當時問遍了高雄鳳山地區的醫院,加護病房都客滿,只剩左營海軍醫院還有床位。

打從知道要從小港醫院轉到海軍醫院起,父親就堅持要回到小港醫院去;這時小港醫院有床位了!我坐上救護車,陪著父親回小港醫院加護病房。

我們都知道即將面臨什麼樣的景況,但是依舊感到焦躁、不安,卻又束手無策,只能無言的在加護病房外的長廊踱著方步,靜靜等待那一刻的到來。

努力撐起一個家 當了父親後才懂

下午三點多,主治醫生從加護病房出來,嚴肅的跟我們說:「你們如果有什麼話要跟病人說,現在是適合的時候。」

就是這一刻了!大哥、我和弟弟一起進去看父親,難得看到陽光透過窗戶照在那張滿布皺紋的臉上,父親的神智那麼清醒。更難得的,是看到他臉上消失多日的笑容,那一瞬間,我以為看錯了!可是又那麼真實,那是他最後一次發出光芒的笑容,我懂了!

我懂得在生命的最後一天,或者最後一刻,能夠見到三個孩子齊聚身旁的快慰;雖然少了媽,不過很快他就會和她見面,那就是他花費一生心力構築的家了!那就是「迴光返照」吧!那就是傾一生的力量放射出來的光芒。

我懂得年少時看見父親從晨光中挑著大肥一路走來的身影,那是為了孩子,咬緊牙、吃盡苦,一個字也不說的父愛,那是我當了父親後要努力撐起一個家的時候才懂的。

我懂得那天下午一點,看見他嘴邊叼著一根新樂園紙菸,肩上扛著鋤頭畚箕、頭上頂著大太陽下田的神情,那是為了一個完整的家庭,無怨的付出一切的心願。那是我在烈日下揮汗如雨出操上課,心裡想起家裡的妻兒時才懂的。

我懂得那個暑假清晨四點,滿天繁星中我和同學走完中橫,在屏東下車走了八公里路回家,微曦中遇到他踩著腳踏車上市場補貨的景況。那一次路上的交會,彷彿也就是我們生生世世輪迴中的縮影,我是後來凌晨四點起床趕火車回營區時才懂的。

隨時口袋一本書 有空就掏出來看

有許多話是要驗證過了才會懂的。

我懂得那次在客運站牌等車,父親說:「為人子,不能不讀書。」母親不識字,父親則是在金門駐防開始,靠著三年的苦讀自修,讀通四書、陽明學說,洗刷看不懂教案被部下譏笑的恥辱;每當督促孩子讀書、做功課,他們不專心不認真時,想起父親這句話,我就會火冒三丈。

我懂得父親在小琉球帶隊員上工時,口袋裡隨時帶著一本書,有空就掏出來看,他說:「勤有功,戲無益。」每次出門,我總會在小背包裡放一本書,不管看或不看,總覺這樣才安心。二個孩子出門總愛帶上幾本書,看或不看,我都不會責怪他們,因為這是他們爺爺的教訓和身教。

母親往生時,來不及見最後一面,始終是我的遺憾;感謝父親多陪了我們五年,讓我稍盡一份人子的孝心。佛說:假使有人,左肩擔父,右肩擔母,研皮至骨,穿骨至髓,遶須彌山,經百千劫,血流沒踝,猶不能報父母深恩。

上學期在么兒威威的作文上看到一小段話:「我不是為了其他利益或什麼的,我只為了一件事孝順──報恩!」心裡的感動無以復加。只要能報父母深恩,即使研皮至骨,穿骨至髓,我都願意,就像父母為我們無怨無悔所做的。

6.意想不到的殺手 黑白集 2011/07/25 聯合報

北歐是全球公認「幸福感」最高的地區,挪威則自認是免於恐怖攻擊的國家;在其國安機構的設想中,安全威脅應是來自西亞的伊斯蘭移民。誰知,周末造成九十二死的雙突襲事件,禍首竟是一名本土金髮青年。

這個卅二歲的凶手,是一個農場經營者,被警方描述為基督教基本教義派的右翼份子;在宗教上憎惡伊斯蘭,在政治上反對移民。但喪生在其炸彈和槍口下的,卻全是和他同膚色的基督徒,都是他的同胞。他屠殺夏令營青少年時毫無憐憫,被捕後也毫無悔意;他還告訴律師,殺戮是「必要的」。

布雷維克平日並不瘋狂,也鮮少露出偏激行徑,他卻默默策劃,準確完成冷血的殺戮。自由社會再怎麼謹慎,也防範不了這種無跡象的敵人。誰能想像一名農夫會執行這麼大的屠殺計劃?誰能想像肥料被製成炸彈?誰能想像一個基督徒的警世預言竟是用其他基督徒的鮮血寫下的?

同樣難以想像的,是挪威的安全防衛及反應能力。奧斯陸政府辦公區遭到嚴重的爆炸攻擊,凶嫌不僅輕易脫身,還能喬裝警察犯下更血腥的屠殺,他單槍匹馬,那個由執政黨主辦的夏令營卻無人阻擋。更不可思議的是,他奪走九十多條人命,挪威法令最多只能判他廿一年徒刑;因此,他犯案後冷靜地自首。

此次事件最大的警語是:小心歐洲極右勢力的興起。凶手曾是第二大黨「進步黨」黨員,他下手目標則對準執政的「工黨」,不管他有無共謀,政治針對性相當明顯。歧視是培養仇恨的沃土,進步黨也許忘記自己問政時添加過什麼祕方,卻真真實實塑造出一個怪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