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年03月02日──學校日與家長分享:良好學習 比滿分更重要

日前應南投高中之邀為文藝創作班上閱讀摘要訓練,赴約前幾天整理每週的閱讀講義,選貼了李枝桃校長的文章,突發奇想何不順道拜訪她?常常引用校長的文章,「頌其詩,讀其書,不知其人,可乎?」校長對不速之陌生客卻是熱情款待,半個小時聽了校長好多故事與教育理念,就如她的文章,溫馨、動人極具說服力,乃春風化雨的典範。學校日特選校長幾篇好文與家長們共勉,學習校長的愛與智慧陪伴孩子。 徐茂瑋誌

1.良好學習 比滿分更重要 李枝桃

2.蛋糕女孩 做出英雄朱古力 李枝桃

3.不干涉不心疼 家長的智慧  李枝桃

4.「你的第一志願」 考上了嗎? 李枝桃

5.一支掃把 責任的開始  李枝桃

6.要當王建民 先勇敢築夢 李枝桃

7.國三女產子 大人伸援手了嗎  李枝桃

1.良好學習 比滿分更重要 李枝桃/中興國中校長(南投市)2011/06/03 聯合報

早上批完公文,因為身體不適,所以到保健室借用熱敷袋,看到一名女同學熱心的使用護士阿姨的電腦查榜,一下子驚呼「他考得好好喔!」一下子驚嘆「他進步很多耶!」當然也會傳來同情「天吶!她一定傷心極了」。

我在一旁看得好笑,問她是否考得很滿意,所以才能那麼輕鬆的幫人家查榜,她笑一笑說「普普,普普啦!」一旁的同學一聽立即幫她「她根本不用緊張,全縣技藝競賽第二名再加上她的成績,安啦!」她帶點靦腆卻嗅得出驕傲的笑著:「我可沒因為競賽得獎可以加分就不認真喔!」

「校長,你知道我們學校幫南投縣破蛋了嗎?」幹事看到我直衝著喊,說起多年來南投縣還未有滿分的同學,終於由我們幫南投縣交出了一張非常亮麗的成績單。她興奮的告訴我考滿分的孩子是匹大黑馬,進步如何叫人吃驚,學校PR99的有多少人,她激動的陳述,但看我只是微笑,並未出現情緒的大起伏,以為有人早一步告訴我了,我搖搖頭,我告訴她考上一中、女中八十或九十個都不會讓我覺得驕傲,讓我驕傲的是我們的堅持。

這些年來一開始,曾因堅持正常教學,而被家長質疑會跟不上他人,那時家長曾急呼呼的細數哪一所學校加上多少堂課、哪一所學校加多少進度。當時我們費力的跟家長解釋,希望讓孩子在正常的教學下,正常的學習,「與其揠苗助長,不如適度施肥澆水;與其溫室栽培,不如讓它風吹日曬接受挑戰」。

我們告訴家長在正常教學中,著重孩子學習能力的養成,這樣的習慣養成勝過一切。當時有許多家長在緊張中轉換環境,但我們不畏懼減班的壓力,勇敢地堅持,並安慰自己,時間會證明一切。

數年前,九年一貫新教材實施時,某些學校只看到活潑化、多元化的活動教學時,我們也堅持,即使是主題式活潑的教學活動,仍要注意到學習的深層意義──態度的養成及學習能力的培養。

而當免試升學喊翻天,有些家長甚至老師,以為可以快樂輕鬆學習、不需太認真時,我們仍堅持,要踏實、穩健的學習,不讓孩子因快樂學習之名,而葬送了基本能力,這麼多年來教育的變遷,曾讓家長感嘆「教育政策十年一變,做家長的真不知何去何從?」但我們仍堅持,教育該注重的仍是「態度的養成及學習能力的培養。」

女兒也畢業於我的學校,她曾提到班上同學,不管昔日成績好壞,都有很強的信念要努力往上爬,「似乎我們學校畢業的學生特別用功努力」,她曾這麼驕傲地說,輔導主任佩君前些日子告訴我,今年台大醫學系榜首是我們的孩子,也提到全國科大名列前廿名的一個學生,也是我們的孩子,她得意地告訴我,不管我們的孩子在哪一所學校就讀,都能展現最高的學習慾望,及最良好的學習態度,「校長,這就是我們的驕傲」,她是這麼說的。

是呀!我不想驕傲的說,我的學校有多少考上一女中的學生,但我想驕傲的說,我們教出來的孩子都有扎實的基礎,及學習的能力,我不要孩子只在乎短暫的學習成就,我要他們認知,學習是一輩子的事,它是一種習慣、是一種態度、是對自己的人生負責任的一種表現。

今年,我學校一個作文滿級分的孩子提到:在成長中因為考試成績好壞而失去了很多快樂,但後來努力閱讀、充實能力下,體悟到成績好只是淺層的快樂,而因踏實的學習,豐富了自己的能力,這才是深層的愉悅。或許藉這孩子的體悟,也讓大家想想教育的深層意義吧!

2.蛋糕女孩 做出英雄朱古力 李枝桃/國中校長(南投市) 2010/05/30 聯合報

日前聯合報刊登美國男孩成功登頂珠穆朗瑪峰,成為最年輕的登頂者。在新聞相片中,還並列台灣學子在參加基測的相片,一位陪考的家長看著報紙感慨的說,家境差的孩子,幫家裡賺錢都怕時間不夠了,哪有餘力追求夢想呀,他的感慨引起許多家長的共鳴。但是,我們的社會是否也該給孩子一個追求夢想的勇氣呢?

基測前,一名三年級孩子面對我的鼓勵說:「我不用努力加油,我只能讀建教班,因為家裡窮」,才說到這裡,已有人附和:「你看,窮人家小孩就是很無奈」。

「是很無奈,但不代表無法追求理想夢想」,我說。

我拿朋友小孩的故事做見證。這個朋友夫妻都在安養院工作,薪資不高,還得養三名小孩及父母,生活過得去,但也無力給孩子優渥的生活。

她的大女兒從餐飲科畢業後,羨慕他人可出國留學,為了一圓自己的夢想,託同學在美國找到餐飲打工機會,到美國半工半讀,後來還到日本及瑞士短期留學,她不因家境不佳而放棄夢想,也不因為自己英文不好、從沒出過國而畏縮不前,「現在她開始創業,以小人物也可以成為大英雄的想法做出英雄朱古力,她的巧克力蛋糕有著濃濃的甜蜜滋味呢!」

鼓勵孩子追求夢想前提,不在於家長幫忙準備資金,而在於孩子敢不敢勇於嘗試挑戰。

說完這個蛋糕女孩故事,我又想到前些時候上海世博會吉祥物的原創設計師巫永堅先生發起一個「關愛親親攜手世博」的計畫,希望能帶領台灣一百位關懷城市生活的十至廿歲單親或失親的弱勢青少年參觀上海世博會。參加甄選的孩子,除了要提供自傳,並需選擇一種媒介(圖畫、作文、音樂、影像)表達個人心目中的理想城市樣貌。

當時家長會長也提出疑問:「貧窮的孩子能提的出來嗎?」我告訴會長:「每個孩子不論貧富都應該有夢想,我們也鼓勵孩子要擁抱夢想」。

小惠的父親是名殘障人士,小惠與爺爺、父親三人相依為命;小麗的母親罹患精神性疾病無法工作,父親身歿,家裡全賴奶奶打零工賺錢養家,還有小瑜、小燕都是依賴母親打零工養一家人,他們都是單親家境清寒的孩子,但個個充滿志氣與抱負。

例如小惠剛入學就主動告訴訓導處:「我爸爸是殘障人士,我沒學過音樂,但我想參加管樂隊」,她的積極主動讓她實現學音樂的夢想,如今小惠以畫筆當素材,畫出安靜且有秩序的未來城市圖。小麗與罹病母親生活,她畫的理想中的城市是色彩繽紛的,居民是健康快樂的………

他們都有幸赴上海參觀世博會,回來後感動的告訴我,巫永堅先生全程陪伴講解,「將來我也要像他一樣站上世界的舞台,再來幫助別人」。因為一次參訪,他們有更高的夢想,也因為這次的經驗,讓孩子知道再窮都可以懷抱夢想。當時我也以這些故事鼓勵那名要讀建教班的孩子,他也承諾要成為另一個阿基師。

經濟生活的不富裕或貧窮,對孩子或許是一個無奈,甚至是殘酷的事,但也可能是一個讓她更成長茁壯的機會。除了想辦法在經濟上幫助他外,是否更該鼓勵他懷抱夢想、勇於追求夢想呢,也許他/她們就是下一個吳寶春或林育?,甚至下一個台灣的賈伯斯?

3.不干涉不心疼 家長的智慧 聯合報李枝桃/國中校長(南投市)2011.11.24

一個在小鄉鎮任教的同學,提起自己任教的情形,她說起自己唱作俱佳、活潑生動的教學,能充分引起學生學習的興趣,「學生超愛上我的課,只要一聽到我要出差,由別人代課,他們就失望得哇啦哇啦地叫」,她得意得音調都提高了八度。但提到家長,她的臉色就沉了下來,她說起家長要她多給孩子考試,但別給作業,「因為孩子要補習,沒時間做功課」。

「一天到晚考試,不怕孩子考笨?一天到晚補習,不怕孩子累死嗎?」她感慨父母都希望孩子聰穎乖巧、多才多藝,把孩子的表現,當成家長的驕傲或羞辱,讓孩子的學習變成負擔,讓孩子因成績而有壓力;家長為求孩子有好成績讓自己驕傲,不只希望老師多考試,還在課後把孩子往才藝班、補習班送,她說得氣憤填膺,也覺得現在的孩子好可憐!

我告訴她,其實也有家長感受到孩子的壓力,不但不會施壓,反而要求不要出太多功課、不要考太難,要讓孩子快樂學習,甚至是多元的學習。

我提到,日昨觀看南投縣室外管樂比賽,遇到以前服務學校的家長,她指著在場上比賽孩子給我看,我驚訝地說:「天吶!你兒子學跳舞、玩橋牌、打太鼓,又參加管樂隊,國二還要補習,他不會累壞了嗎?」她笑著說起,兒子在小五時與同學組隊參加橋牌賽,每天練到凌晨,越級參加高中組獲得第二名,當時頒獎人張忠謀先生還驚訝不已呢!

「校長,只要孩子喜歡的,願意學的,他就不怕累,我們不需要太干涉、也不要心疼而阻止,更不需要以自己的想法來要求,我只提供引導,但絕不會對他說:都是為你好,我要他知道,什麼對自己才是好的,他的學習才能『有感』『無壓』」,她巧妙地運用選舉術語形容及開明的態度,讓我豎起了大拇指。

當天她的孩子獲得了特優,曬成小麥顏色肌膚的孩子與夥伴,在場中央歡呼尖叫,我和她也不約而同幫孩子歡呼尖叫。

我還提到今年畢業的一名學生,前二年玩得兇,到國三想好好讀書了,所以考前一個月,他說每晚晚自習回家後,還繼續讀到凌晨一、二點,我說這樣太累該好好休息,他笑著說一點都不累,看著成績從PR個位數進步到二位數,他愈讀愈起勁,完全不嫌累。他開玩笑地說:「只有我媽媽和你在為我喊累,我完全不累」。前些時候就讀高職的他,回來告訴我段考有幾科考了滿分,「我想去補習,將來一定要考上國立科技大學」,國中不補習的他,竟為自己規劃要補習,我既詫異又驚喜地為他祝福。

想想,我們做家長的,的確總是以自己的立場為孩子設想,擔憂孩子輸在起跑點,就為他安排一長串學習、競賽;擔憂孩子壓力過大,就希望給他一個無壓力的環境,其實都沒錯,都是為孩子好,但都疏忽了以孩子的能力來考慮。能力強的孩子,會像海綿一樣拚命吸收,你若給太少,他便乾枯了;能力稍差的,又像幼苗,輕易不能揠苗助長,在拿捏之中,考驗著師長的智慧。

但不論給多給少,或許就學學那位有智慧的家長:不干涉不心疼,只要引導及支持,最重要的,還是不要灌入大人的比較與情緒,大人的怒罵、期許、過度誇讚,逼著孩子向前邁進,或許才是孩子最大的壓力來源吧!

4.「你的第一志願」 考上了嗎? 李枝桃/國中校長(南投市) 2009/06/19 聯合報

高中職校放榜,一早榜單貼出,一陣陣驚呼聲之外,還有此起彼落的詢問聲:「你上第一志願了嗎?」教務主任興奮的告訴我,有一百二十位上第一志願。恰好朋友打電話來,我與她分享這個喜訊。她驚訝且好奇的說:「你們不是只有三百位畢業生,怎可能有近半數上第一志願?」

「怎麼不可能?每個人的第一志願都不同,當然有可能。」我這樣說,她似乎還不明白,我再說明:「平日模擬考最高只能考到兩百分的孩子,把第一志願放在兩百五十分;平日成績只能考上私立高職的孩子,把考上國立高職當成第一志願,每個孩子因應自己的能力,設立一個努力就可達成的志願,當他努力達成,不就是上了第一志願?」朋友高興地說她也要如法炮製。

這些孩子的成績一開始都不好,但老師不放棄,鼓勵他們朝著興趣與能力發展,學校除了發展多元社團外,還外聘老師來教孩子農業、商業設計、家政、園藝、電機、木工等技藝。一周三節學習技藝課,可紓解讀書壓力,開發潛能,還可以幫學校省錢(木工修課桌椅、園藝綠化校園),最重要的是孩子找到自己的定位。

「小豪考上國立高中了!」許多老師為小豪驕傲,因為他是過動兒,在小學會整老師、咬打同學;進入國中後,經鑑定是過動兒,需要長期吃藥。後來學校設立角力隊,每天做各種體能訓練,不但不需要吃藥,也變得有自制力;在全中運比賽中奪得金牌後,更產生了讀書的動力,考上國立高中。他喜孜孜地說:「我考上第一志願。」我比了比大拇指,他靦腆卻掩不住喜悅的笑了。

五年前接掌這所有高中輟率的學校,我逆勢操作,從基礎生活教育做起。當大家把學生當孩子來看待,誰會放棄他?當孩子在學校感受到家庭的溫暖時,他又怎會放棄自己?如今我們幾近零中輟,考上國立高中職校逾八成。我也想問你的孩子(學生)有努力的第一志願嗎?上了第一志願了嗎?你有為他恭賀或加油打氣嗎?

5.一支掃把 責任的開始李枝桃/國中校長(南投市) 2011/05/15 聯合報

「媽媽,今晚有沒有特別想吃什麼?」最近下班前,經常接到女兒打來詢問的電話。四月醫院實習結束,在家準備七月國家考試的女兒負起所有的家事,從採買清潔、到烹調,一手包辦。同事聽聞都羨慕不已,除了誇我女兒很厲害之外,也感慨現在的孩子大半都不會做家事。

記得有一回,與幾位校長聚會,一名校長感慨地說,老師認真與否,從教室的乾淨與否就可以看得出來,認真的老師連整潔打掃時間都會認真指導。另一名校長卻說:那倒未必,有的老師很認真教學,但他(她)真的不會指導掃地,因為她的成長歷程也備受寵愛,都沒做過家事,又怎會教導學生?大家聽完都不免重重的嘆一口氣。

記得我剛上小學的第一天,父親便交給我一把掃把,我必須負責打掃一個房間,那把掃把是成長的印記,代表我的成長及責任的開始。從小到大,我從沒抱怨過要做家事,因為在我家不論男女都有分配到工作,即使是一家之主的父親,也要下廚或者幫忙晾衣服,父母教我們的是:家裡的事,每個人都有責任要分攤。做家事便成了一個習慣、一項認知及對家庭一份永遠繫念的感情。因此我對女兒的教育也是如此,我希望她們也有和我一樣的感受,在分攤家事過程中,緊緊牽繫著一家人的感情。

女兒剛到外地讀大學時,返家提到「有的同學連切個水果都不會,有的甚至連洗衣機都沒碰過,夠誇張吧!他們在家是茶來伸手、飯來張口,什麼事都不用做耶!」

「哇!那聽到你們會煮飯菜、洗衣服不是要佩服得五體投地了!他們一定認為你們很厲害吧!」聽我這一說,女兒搖搖頭:「不是我們厲害,也不是他們笨,是他們的父母沒有教他們這項大能力。」

去年暑假,我接受對岸一所學校邀請,前去參訪順便洽談兩校交流事宜,暑假期間學校仍然有營隊進行活動,宿舍裡也有老師仍住在裡面,但我跟著該校校長到宿舍時,仍被宿舍的髒亂給嚇到了,皺著的眉洩漏我內心的疑慮,「假日阿姨歇息,沒人掃地,所以比較髒,明天阿姨上班就會好好掃了。」我被校長的解釋給弄混了,「難道學生不需要掃地嗎?」校長聽到我的問題,撇著嘴輕鬆的說:「阿姨多便宜呀!請阿姨掃就好了,學生不用掃,」這回答讓我決定不要交流,也明白他們的孩子驕縱的原因,回國前我告訴她:「歡迎您帶學生到我學校參訪,看看我們的生活教育。」在那一刻,我覺得自己好驕傲!好驕傲!

今天是國際家庭日,大家可能感慨於二成五的公主王子不做家事,也討論著要如何讓孩子做家事。或許我們該從自身先檢討起,是誰不讓孩子做家事?是誰忽略了這項基本的生活能力?或許我們也該想想長輩是如何教我們的,不需要金錢、玩具的利誘,只要讓孩子知道那是家庭成員不可推卸的責任、那是愛家的一種表現、更是生活的一個習慣;更或許就從這一刻起,不要分爸、媽、兒子或女兒,大家開始一起做家事吧!

6.要當王建民 先勇敢築夢 聯合報李枝桃/國中校長2011.11.06

一位朋友看到媒體報導,我校棒球隊勇奪金龍杯亞軍一事,特意打電話來恭賀,說了一番恭喜的話後,語帶擔憂的問我:「這些孩子將來能做什麼?又不是人人可以成為王建民?」

「他們也許不能成為王建民;也許將來也不會打棒球,但能不能在棒球場上學到超乎書本的知識,純看我們怎麼栽培他們?」聽我這麼說,她一臉狐疑。於是,我說球場上的故事給她聽。

在卅二強賽中,某一輪我們對上氣勢、球技都很強的隊伍,六局中他們穩穩的以四比超前;對方意氣風發地說,要讓我們掛蛋,「一分都不要讓他們得」,這話激起我們小球員的鬥志,終場竟以五比四逆轉勝。

這場勝利後,孩子們從比賽中知道,「不能驕傲」、「不到最後一刻,你永遠不知道誰才是勝利者」,最後也挺進冠亞軍賽。

「你想,經歷過這樣戲劇性比賽的孩子,會因為人生的一些挫敗就輕易投降嗎?套在生活中,我們又豈能以目前的成績,論斷孩子未來的成就?」朋友表示贊同。

我又告訴她,在比賽中最讓我感動的一件事:比賽中投手當天狀況不佳,看比賽的人心急地想教練為何不趕緊換掉他?但教練心想的,不是趕緊換掉他看能否保住成績,而是要給孩子機會讓他再表現看看,「輸了再打就是了,但孩子的信心沒了,就什麼都沒了」,教練是這麼認為的。

擔任教師後援會的淑敏老師,指著獲得個人獎項的孩子要我看,她說這名孩子家裡經濟狀況非常差,國小階段又沒打過球,因此信心明顯不足,比賽中教練一直鼓勵他盡量發揮,他上場後不管表現如何,教練都給予加油打氣,「這個獎項對這孩子來說,意義更甚於其他的孩子」。

前幾天縣長特地接見球隊,一一頒發獎狀及獎品,地方新聞台要採訪學生,我要教練挑幾名較會表達的學生受訪,我看到名單中有這名孩子,我擔憂起來,深怕他對著鏡頭說不出話來。

「在比賽中雖然不能拿到冠軍,不過 」,聽到孩子雖生澀,但卻清楚的表達出比賽中的感慨及感謝,一張黝黑還帶著稚氣的臉上,已看到自信的神采,我知道這孩子的未來,將從此開展,從這一刻開始他的人生已改變了。

那天,我要孩子各拿一顆球簽名獻給縣長,孩子說:「給得獎的同學簽就好了,一人簽一顆,好浪費球,球很貴耶!」我告訴他們「不浪費,不到最後誰都不知道誰是第二個王建民,不是嗎?但重要的是,獲得這個團體獎項,是團隊合作得來的,你絕對是最重要的一個」,孩子靦腆卻興奮的笑了起來。

看到他們認真的簽名,導師將一個個球擺放在盤子裡,想到晚上老師義務教他們功課時,他們努力學英文,懷抱者夢想要出國比賽,曾經也為他們辛苦練習心疼的我,只想告訴他們:不要管能不能成為王建民,就做一個築夢少年,讀書之餘,認真揮棒吧!

7.國三女產子 大人伸援手了嗎 李枝桃/國中校長(南投市)】2011/02/11 聯合報

一名國中三年級十四歲的小女生偷嚐禁果,卻不知道自己懷孕,在浴室生下孩子,驚慌之餘,想用馬桶沖掉,卻沖不掉,情急之下,完全失去想法就將孩子往窗外丟,你能想像這個小女孩驚嚇的程度嗎?

坐在客廳的父母,因為女兒乖巧,在校也擔任幹部,很放心的看著電視,渾然不覺女兒肚子隆起有異樣,更無法想像女兒懷孕產子,所以警察上門告知後,你能想像他們的驚詫情況嗎?

目睹女嬰被拋下樓摔死的民眾,知道整個過程後,對女生性教育不足至此,狠心拋擲無辜女嬰,家長無所知到此地步,你能想像大家的驚異指數嗎?

其實類似這樣少男女偷嚐禁果後懷孕,驚慌丟棄孩子的新聞,以前也曾發生過,但每一次大家都感嘆,現代的孩子是否性行為開放,性教育卻嚴重不足?感嘆過後,問題卻仍然潛伏在大家的忽視中,因為大家都認為,自家的孩子不會那麼做。

前些時候,與朋友聊起三毛說的一句話:人生最大的事業,就是放心。我說是何等歷練才能說出這樣有智慧的話,我希望有一天能幸福的說,我擁有最大的事業。朋友笑著說:只要你有孩子,就無法放心,做父母的永遠擔心著孩子,所以做父母的最大的福報,就是孩子能好好的成長。

「是呀!生兒子就怕一個壞字,生女兒就怕一個懷字」,另一個朋友的說法讓大家不解,她戲謔的說,就是怕女兒懷孕呀!大家笑成一團,也問我教育主管機關規定,學校不得拒絕女學生懷孕上學、學校得準備育嬰室等問題,我告訴他們,任何學校都不會拒絕,但懷孕的孩子會拒絕自己,所以與其討論不要拒絕她們,不如討論教他們如何保護自己?如何處理兩性關係?教育本應著重教導在先,而非防堵在後。

記得大學畢業不久,擔任導師的我,每天緊盯學生念書。

一名功課不差的女生數日不到校,家長說她功課壓力大,早上眼睛都腫腫的,一定是沒睡好,所以讓她請假休息,我每天去鼓勵她,與她談心,她最後告訴我,眼睛腫是因為暗夜哭泣的結果,「我懷孕了,老師帶我去墮胎好不好」,那孩子睜大眼睛求我,我也睜大眼睛搖頭。

我告訴她,一定要讓父母知道並幫忙處理,她說父母一定會殺了她,我協助勸說家長,接受這個事實,並幫助孩子,但第二天起,那孩子不再到校,我也家訪不到人,家長更拒絕說出她的去向。我每每想到那孩子說起好奇偷嚐禁果的嬌羞,再說到懷孕的驚恐,暗夜哭泣無助的模樣,便要難過不已。

是否我們有可能努力讓孩子知道,禁果偷嚐不得?是否我們有可能守護孩子的成長?若答案是不可能,那我們是否能在她暗夜哭泣時,細心察覺並能伸出援手?最重要的,是否我們不要再討論一番後,又將問題忽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