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年04月09日──珍惜自己珍惜家人

親愛的麗山學子:你好!

請讀一讀黃春明的喪子之痛,提醒你珍惜自己珍惜家人。

世間無日不風波,然而老子說:「飄風不終朝,驟雨不終日。」再惡劣的天氣也會雲淡風清。人生不是只有分數、考大學、戀愛,睜大眼睛向前瞻望,豎起耳朵專注聆聽,敞開心胸樂於接納,活出你精彩的生命!

國文老師  徐茂瑋 啟(101.04.09.)

 

孩子,世界並不完美,你也一樣

 

1.相信我,你沒有! 洪蘭

2.國峻不回來吃飯 【黃春明】

3.我知道你還在家──孩子,我感到難過,但也為你驕傲 黃春明

4.我有悲傷的權利

5.孩子,世界並不完美,你也一樣

6.好好活著的一項技術   楊玉欣口述  陳柏州整理

7.絕不自殺!  洪蘭

8.時論-父母不能承受之最     林火旺

 

 

國峻不回來吃飯 【黃春明】

?

國峻
我知道你不回來吃晚飯
我就先吃了
媽媽總是說等一下
等久了,她就不吃了
那包米吃了好久了,還是那麼多
還多了一些象鼻蟲

媽媽知道你不回來吃飯
她就不想燒飯了
她和大同電鍋也都忘了
到底多少米要加多少水?
我到今天才知道
媽媽生下來就是為你燒飯的
現在你不回來吃飯
媽媽什麼事都沒了
媽媽什麼事都不想做
連吃飯也不想

國峻
一年了,你都沒回來吃飯
我在家炒過幾次米粉請你的好友
楊澤、焦桐、悔之、栗兒……
還有袁哲生,噢!哲生沒有
他三月間來向你借汪曾祺的集子
還對著你的掛相說了些話
他跟你一樣:不回家吃飯了

我們知道你不回來吃飯
我們就沒等你
也故意不談你
可是,你不回來吃飯
那個位子永遠在那裡啊
你的好友笑我
說我愛吃酸的
所以飯菜都加了醋
天大的冤枉
滿桌的醋香酸味那裡來?

望梅止渴吧
你不回來吃飯
望著那個空位叫誰不心酸?

國峻


2004/06/20 聯合報】

 

相信我,你沒有! 【洪蘭(中央大學認知神經科學研究所所長)】【2004/07/19 聯合報】

「回家吃飯」一向是歸屬感的指標,八○年代在美國看過一個片子《歸心似箭》,一個傷兵脫了隊,千山萬水就為回家,家的吸引力比地球磁場還強……

我平日習慣一邊吃飯,一邊看報,因為吃飯時,口在忙,手在忙,但是眼睛是閒著,邊吃邊看的話,全身器官都不浪費。所以我一向是充分利用時間,嘴在努力增加我身體的營養,眼睛在努力增加我大腦的營養。那天,正在啃饅頭時,眼睛在聯副上突然掃瞄到「黃春明」三個字。黃春明先生是我最尊敬的人,因為他擇善固執,為理想,有千萬人吾往矣的勇氣,所以我立刻集中注意去讀他的東西。讀完,難過得不得了,連嘴裡的一口饅頭都忘了咀嚼。天下想要自殺的孩子都應該先來看一看這篇〈國峻不回來吃飯〉的小詩。看看一個作爸爸的人如何用日常生活的語言輕描淡寫地說出心中無可言喻的痛。我小時候看〈販馬記〉李奇哭監時,有一句「人生三苦:幼年喪父,中年喪妻,老年喪子」。黃春明不老,但喪子之痛不論任何年齡層的感受都一樣。這篇文章是生命教育最好的材料,真該收入國文課本,讓所有孩子都讀到。

詩一開始說,「國峻,我知道你不回來吃晚飯,我就先吃了,媽媽總是說等一下,等久了,她就不吃了,那包米吃了好久了,還是那麼多,還多了一些象鼻蟲」。不知道的人讀起來沒什麼,完全是爸爸在跟兒子說話,但是知道的人,悚然一驚,因為國峻用他的手結束了自己的生命,是永遠不會再回來吃飯了。爸爸比較能接受事實:知道你不回來,所以我就不等你,先吃了。媽媽卻是無法承受這個打擊,滴水不沾,家裡的米不但沒少,放久了,還變多了,多了些象鼻蟲。看到這裡就讀不下去了,可憐天下父母心哪!

再下去,「媽媽知道你不回來吃飯,她就不想燒飯了,她和大同電鍋也都忘了,到底多少米要加多少水?我到今天才知道,媽媽生下來就是為你燒飯的,現在你不回來吃飯,媽媽什麼事都沒了,媽媽什麼事都不想做,連吃飯也不想。」孩子不在了,作母親的也就沒有燒飯的慾望了。大部分的中國母親都是為子女而活,挽著菜籃上市場時,想的都是孩子愛吃什麼,先生愛吃什麼,所以爸爸到今天才知道,媽媽生下來是為兒子燒飯的,兒子不回來,媽媽就什麼事也不想做,連飯也不想吃了。我想起我要考大學聯考時,我媽媽很擔心我會在考試時生病,影響考試成績,那時台灣還沒有冷氣,夏天天氣熱,晚上都是開電風扇睡覺,母親擔心我吹電扇不蓋被會著涼,所以一直交代要蓋被,因為她先睡,我後睡,所以母親常常晚上睡一睡爬起來看一下,有時我還沒睡,專心做功課時,會被背後突然出現的聲音嚇一跳,忍不住抱怨,叫她不要管我,母親總是說「媽媽生下來就是要管你們的」。看到黃春明的詩才了解,的確,媽媽生下來就是為了孩子忙的,沒有孩子,也就沒有了人生目標,什麼都不想做,連飯也不想吃了。

第二段說「國峻,一年了,你都沒有回來吃飯」,口氣有點哀怨,如果一個兒子一年都不回家吃飯,父母是要埋怨的,可是誰想到國峻去的是一個有去無回,不可逆轉的旅程呢?「我在家炒過幾次米粉請你的好友」,黃家的炒米粉是有名的,「來了一些你的好友,但是袁哲生跟你一樣,他也不回家吃飯了」,這麼輕描淡寫的幾個字「不回家吃飯」,讀起來卻是這麼的傷痛。「回家吃飯」一向是歸屬感的指標,八○年代在美國看過一個片子《歸心似箭》,一個傷兵脫了隊,千山萬水就為回家,家的吸引力比地球磁場還強。不回家吃飯了,不是不想回家吃飯,而是再也回不來吃飯了。自殺的朋友,在投環的那一剎那,有沒有想過再也不能回家吃飯了呢?

「我們知道你不回來吃飯;就沒有等你,也故意不談你,可是你的位子永遠在那裡」,一個永遠是空的位子,父母是觸景傷情,怎麼吃得下飯呢?朋友笑他愛吃醋,飯菜都加了醋,黃春明說「天大的冤枉,望著那個空位,叫誰不心酸?」兒子永遠地不能回來吃飯了,山珍海味,對父母來說,吃到嘴裡都是滿嘴的辛酸。看到這裡,國峻,我想拿大杖揍你,你怎麼可以對你的父母做出這種事呢?你難道不知道死者已矣,生者長戚戚嗎?你何忍讓你的父母身受這種思念的煎熬呢?要知道那個心中的空位是沒有人可以替代的。

所有動過自殺念頭的朋友,請把這首小詩剪下來,放在你的皮夾裡,當你想做傻事時,拿出來看一下,你以為你瀟灑地走了,你沒有。相信我,你沒有。

 

3.我知道你還在家──孩子,我感到難過,但也為你驕傲     黃春明

作家黃春明的兒子黃國峻,於六月二十日結束了短短三+二歲的生命,本篇文章是黃春明寫給兒子的深情獨白。

國竣,那一天夜晚,蘇花公路沒有風景,風雨不小,北宜公路也沒有視野,雨霧不散,我連夜從花蓮開車回台北。一條一百多公里,熟習不過的山路,竟然變得那麼遙遠。儘管催足油門,我還是像被圈在轉輪籠裡的松鼠,不停地往前打轉還是徒勞﹕好像回不到家的慌張。三十二年來,做為你父親的我,呼喚你的名字的次數,加起來也沒有我沿途在心裡一直呼喚你那麼多。國竣!國峻……

我為什麼要像你母親那麼地瘍心欲絕,叫人為她擔心呢?為什麼?因為我知道你還在家裡;就和平常一樣,只是你現在化成影子罷了。但是……唉,你這傢伙,我在客廳,你就躲到你的房間,我到你的房間,卻聽到樓上的琴聲在竊笑我笨。你的頑皮叫我忍笑躡足上爬,而你又早我一步,蓋好琴蓋悄俏溜到書房。我跟到書房,書桌上才讓你翻動的稿紙,露出隨你迅速閃躲所旋起的一陣風,將它吹落滿地。找俯身去檢起稿紙時,你才飼養不久的三條小金魚,看到我以為是你,牠們聚集在一起貼著魚缸,不停張闔著圓圓小口嗷嗷待哺你幾天沒餵牠們了?我轉到花房和陽台,那些花卉和你是一國的,它們護著你也跟我玩起來。它們的葉尖,有的指東,有的指西,還有的指上指下,錯亂我找你的方向。唷,王善壽(註:我們家養的一隻本土烏龜)也爬出來了,牠跟在我後頭爬來爬去,看那樣子也是餓慌了。雖然牠在找們家十多年了,那一天我們不是說好,要你帶牠到野地放生?

國峻,你到底是在樓上或在樓下?反正我就知道你還在家裡就對了。這太不公平,自從你化成影子之後,我在明,你在暗,我們事先又沒先說好,說要玩捉迷藏。你想想看,你幾歲了?我又是幾歲了?我們不玩好嗎?我雖不想.不知不覺地被你帶著玩了好幾天了,我好累啊。你就出來吧,國峻,現在是凌晨四點未到,為你惋惜,為你傷心的人,他們把那一份情愫,也都移到夢裡繼續牽縈。現在客廳裡沒有別人,我就坐在沙發上等你從樓上走下來。不要擔心會嚇到我;就是嚇死我,我也願意。

國峻,我知道你還在家裡。如果你不想離開,那你就給我活過來。不然,你既然以行動做了那麼堅決的表現,那你就照你的願望走吧。我的朋友安慰我說:之前你住在人間的家,我是你人間的父親。現在你要換天上的家,那裡有一位更慈祥、更能了解你、更疼你的天父可以照顧你。是不是這樣?我也不知道。你這孩子,你怎麼這麼優秀?人間這裡有那麼多的親戚朋友愛你,天上也愛你。說真的,我難過是難過,同時也為你感到十分驕傲。

國峻,我知道你還在家裡,事實已定,你就走吧。從這裡到天上還有一段路程,你用走的?用飛的?雖然你的路途沒有我那一夜趕回來看你那麼驚險,總而言之,慢走。遇到阿公就讓他罵你幾句﹔他有他老人家的想法,不能理解你、但是他比我更愛你啊!

國峻─                                  二○○三•六•二六晚          摘自《講義》2003八月號

 

4.我有悲傷的權利 國立台北護理學院/生死教育與輔導研究所

當你失去了所愛的人或面對重大失落時,你可能會有許多傷痛的感覺與害怕的想法,這些想法與感覺都是一種悲傷的反應,而這是每一個人在失去他們所愛的人或經歷重大失落事件之後的正常反應(雖然這樣的感覺讓人難以承受)。

下面的10個悲傷的權利可以幫助你了解你的悲傷是怎麼回事,並且對生命再度燃起希望,用合理的想法看待失落。把這張海報貼在你臥室的門上或牆上,常常看看它可以幫助你在悲傷療癒的過程中不去鑽牛角尖。你也可以請家人朋友看看這張海報的內容,好讓他們有最好的方法伴你度過悲傷。

我可以有自己獨特的失落感。我可以生氣、傷心或感到寂寞;可以有害怕或解脫的感覺;我也可以感覺麻木,或有時甚至沒有任何感覺。

我可以隨時自由地表達悲傷的感受。當我想要聊聊時,可以去找願意傾聽我並愛我的人。當我不想談這件事時,也是可以被接受的。

我可以用自己的方式表達悲傷。有些孩子在悲傷時,他們會想要從玩樂中讓自己覺得好過些,我也可以試著去玩玩或大笑一場。也可以生氣或叫喊,這並不表示我很差勁,這只是說我有害怕的感覺,需要幫助。

我可以請求協助。大多數時候我需要人們的關注,關心我的感覺和所說的話,並且無論如何他們都會愛我。

我可以對生活瑣事感到厭煩。我有時可能覺得自己脾氣很壞,難以與人相處。

我可以有突發的情緒。突發的情緒是因為悲傷的感覺有時會突然來襲 ── 即使在失落事件發生很久以後。這種感覺可能會很強烈甚或令人害怕。當有這種情形時,我也許會害怕獨處。

我可以藉助信仰處理悲傷。禱告或念經可以使我覺得較平靜,而且似乎覺得離逝去的人較近些。

我可以探尋失落事件帶給我的疑惑。但是如果沒有答案也沒關係。關於生死的問題是世界上最難回答的問題,何況這世界上有很多問題都難以解答。

我可以想或說出我懷念的人或事。有時回憶是甜蜜的,但有時回憶卻令人痛苦。不管哪一種滋味,這些回憶都可以讓我對逝去的人或事保留一份真誠的愛。

我可以在療癒歷程帶著悲傷成長。我將會有一個愉快的未來,但失落的人或事都是我生命的一部份,我永遠都懷念他們。                                   

 

5.孩子,世界並不完美,你也一樣   2005.10.30       中時社論

   很難想像,一個孩子會在一次考試後,就覺得自己此後的人生已毫無希望,以至於他竟然必須以死來處理如此深沉的絕望──一個建中學生在第一次段考後跳樓,這讓很多父母與老師感到震驚,孩子走上絕路,指責與非難排山倒海而來,或許也讓父母愈來愈不知道到底該怎麼教孩子才好。

    四、五年級的父母們回想自己的成長過程:聯考不比今日壓力小,親子關係不比今日好,威權教育且遠比今日更兇悍,大部分的我們都是一路被打著、罵著上來的,縱有千百個煩躁、氣憤、不爽,也都走過來了;今天很多父母根本不敢跟小孩多說什麼重話,因為害怕孩子動不動就會用激烈的手段處理自己的情緒;打罵教育不足為取,但適度的規範與真誠的溝通對孩子的成長是非常必要的。

?

    現在的孩子抗壓性、忍受挫折的耐力低,有一種可能,就是孩子從小備受呵護。許多已經習慣成為舞台中心主角的小孩、特別是資優的孩子,不能忍受自己有一點點瑕疵。因為他只能接受讚美與肯定,只要外界歆羨的眼光少了那麼一點;只要自己不再是群體中的第一,父母、老師還沒有說話,他自己就先活不下去了──到了這個時候才告訴這些孩子你已經很棒啦,很好啦…也不能消除他的心結,因為「很棒」不夠,他要的是「最棒」;「很好」算什麼,他要的是「最好」。

   不能責怪孩子們為什麼想不開、看不開,因為他們從小所接收到的訊息就是「我最優」。從來不敢不讓孩子「自我感覺良好」的父母和師長,一路只對小孩好話說盡,以至於愈來愈多小孩對自己其實有不切實際的認識與期待。他們根本不認為自己會「不行」,因為父母、長輩對所謂的愛的教育有錯誤的認知,以為愛就是隨時隨地要給孩子們掌聲,絕對不可以讓他們承受一點點噓聲;一定只能給誇獎,絕對不能挑眼兒,但這樣做的結果是什麼呢?

     我們的孩子一方面變得更堅強,一方面卻也變得更脆弱。更堅強的是他們更有自信心、更敢放膽嘗試;脆弱的卻是,他們能夠承受的負面待遇更少,他們的逆境商數更低。如果從小就很少告訴孩子:這件事你真的做得不好,他的成長過程裡缺乏足夠的機會練習與自己的「不夠好」和平相處。那麼,有一天,當孩子發現自己的確在有些事情上是力有未逮時,他如何能夠不震驚、如何能夠不憎恨自己?  

  或許很多父母都得學習怎麼樣用最真誠、開放與正面的方式直接讓孩子看清楚,你沒有辦法也沒有必要把每件事都做到頂尖;你也不要每做一件什麼事,就要大家給你肯定、讚美、誇獎、歌頌到舌頭打結才肯罷休。要讓孩子知道,有些事你做得不錯,但有些事,你的表現平平,你要習慣人生本來就有起伏高低。可是,很多父母師長整天都扮演著「讚美的聖誕老公公」,背上揹著一大袋好聽的話、讚美的話,隨時送出。父母小心翼翼呵護著孩子的情緒,從某個角度來說,或許也剝奪了孩子鍛鍊情緒耐受度、提高靈魂免疫力的機會。這對孩子也未必公平。

    李遠哲為十年教改沒讓孩子更輕鬆道歉,其實,父母、師長誰能真正過好日子呢?又有一個孩子跳樓了,這讓父母、老師一個個宛如驚弓之鳥。孩子能夠活出什麼樣子來,的確是教育的結果。或許我們為人父母者應該早一點教導孩子,世界並不完美,你也一樣不完美,別把完美主義壓在我們彼此的頭頂上。我們更應該早一點把孝順父母、體貼親恩、珍惜自己的觀念教給孩子,讓他們知道好好愛自己是責任,也是一個愛的祝福。別再讓家庭人際關係傾斜到「孩子是唯一、孩子是第一」這樣的觀念裡,一個家庭應該要有倫理次序,父母也該有父母的權柄。孩子要捧在手心裡愛,但不能捧在手心裡教。

 

6.好好活著的一項技術  楊玉欣口述   陳柏州整理   (20050329)浮世繪

    罹患罕見疾病「三好氏症遠端病變」的佛光衛視主播楊玉欣,生活上遭遇極大困難,但她仍藉由「轉念」盡力自助助人。陷在絕望、想自殺心情中的朋友,更須聽聽她的故事……

    我在十九歲時發病,全身上下肌肉組織不斷萎縮、纖維化,還伴隨著無力症,直到現在仍不斷惡化,沒辦法控制病情。

   不過,我一直都在努力,用盡方法克服我生活所需,雖然我到現在行動仍不怎麼方便,但可以找到自己控制的方法,例如我訂做專用桌椅,桌子很高,椅子很重、有扶手,可以幫助我自己站起來。

   肌肉疾病也影響到內臟機能,這是我另一個困難的地方,因為內臟機能衰退,講話更沒力氣,我趁還能講話時盡量講話。發病後幾年,我每天都奔波在各種醫療系統中,我們家三個小孩都有隱性缺陷的基因導致發病,總是全家大小一起去看醫生。

   這世上再也沒有不能忍受的疼痛,因為這麼多年來,我們看過這麼多醫療方式,通電的、燙熱水的、剝皮的、熬的、刺的、捏的、割的,各樣疼痛方式我們都經歷過,我那時在想,這種日子我還要過多久?醫生總是安慰我:「再忍半年,保證你一定會好。」

   當時我一個人住臺北,有一天打電話給住新竹的媽媽:「媽,您可不可以不要老是相信別人的保證,我都不敢相信我可以平安的活到明天,您老是相信別人的保證,以至於我們不斷去接受各樣醫療。」從此,她就不逼迫我們再去看各樣的醫生了。????我姊有一天打電話給我說:「玉欣,我好想死啊。」那時我大概二十二歲吧,她覺得很悲傷,而且也不知為何要活到明天。

   我跟我姊講,妳想過各樣的死法,想過上吊、跳樓、投海、撞車、割腕,妳都想過而不害怕,我姊跟我講說,對,她覺得她不害怕,死了會痛快得多,我跟她說:「妳現在是連死都不怕的人,那怎麼會害怕活著呢?」她想了五秒鐘說:「對喔,那我再活五年好了,如果五年後活得不好再來死好了!」 ????我跟她說好好好,好極了,為什麼?因為這是一個觀念上的轉變,我叫它做「重生」──就是重新活過來了。

   這個「重生」不只是觀念轉變,它成為我生活上的技術,因為我的生活會不斷衰退,就要不斷重生,不斷重新看我還有哪些能力。比方說,以前我自在行動,現在漸漸不行,就不能再去想「哎呀我以前多好」,我要想「真好,我現在還能講話、頭腦還清醒」!以前去吃飯,可以自在地吃,但現在不行,也很好,有人幫我挾菜,我還是可以吃。

   我不斷重新評估,我還有哪些生活條件,然後在那條件上,重新看還能怎樣活著,於是,這個「重生」就成為我生活上的技術。

 

7.絕不自殺!   洪蘭2005.01.05  中國時報

    同事談起小三學生獨自陪伴父親屍體十五天才被發現的事情,大家一致的反應是「不忍心」,小小年紀竟然可以獨自生活十五天,自己會做功課、會照顧自己,這麼乖巧的孩子,真令人不捨。

    有一位同事說:「如果我的孩子這麼乖巧,我一定不會去自殺,好歹也要替他撐到二十歲,父母親即使沒有別的能耐,至少可以替孩子擋風遮雨,怎麼忍心拋下九歲的孩子自己去自殺!」是的,做父母是有責任的,不可以一走了之,既然生下了他,就必須保護他教養他,但是很多人不了解,「失業」是個重大的身心打擊,它所帶來的自我否定會徹底毀滅一個人的自尊心。

     想好了再做,做了就不要後悔

    生命教育不是喊口號,它要落實在生活中,我們常叫孩子不要悲觀,卻不曾教他們如何改變悲觀的心境。人都有山窮水盡活不下去的時候,但是只要撐過這一天,明天旭日仍舊東昇,新的一天就是新希望,就可能會有新的轉機,生命就是不放棄,永遠等待機會。

    小時候父親告訴我,如果遇到困境,做與不做都是百分之五十的機率時,一定要做,因為一動就改變了機率,就有新希望,絕對不能坐在家中等待機會降臨,要主動出擊,俗語說「行動三分財氣」,積極行動就會碰到機會。父親說「想好了再做,做了就不要後悔,如果失敗,東山再起,不要自怨自艾」,有正確的態度才會有正向的人生觀。

    結交知心朋友,人生路上分憂解悶

    另一個對抗壓力的方式是交知心朋友。這個孩子的父親如果有一兩個好朋友可以分憂解悶的話,或許不會走上絕路。朋友在人生路上的重要性遠大於知識,所以我們必須讓孩子有時間去交朋友,累積他人生的資本。現在孩子IQ很足,但是EQ不足,很令人擔心。

    第三,我們必須讓孩子了解成功的定義有很多種,只要對社會有貢獻便是有意義的人生,就算一生不得志,只要教養出一個好孩子,可以做國家的棟樑,就是一個有意義的人生。不一定要做大官、發大財才是得意人生。一個人只要正心誠意、勤勉工作一定會有所貢獻,許多貢獻是無形的。

    看到希望,才有勇氣活下去

    我們常以為自己無足輕重,這個世界多我一個不多,少我一個不少,但是只要是活著,人就無時無刻不在影響別人,老師影響學生,學生影響家長,家長影響朋友,連不相識的人都可能因為萍水相逢而影響別人一生。所以只要心存善念、努力工作,這個世界就因為有你而不一樣了,有這種信念的人是不會去自殺的,因為他有存在的價值。

    要阻止這種悲劇的一再發生,我們必須讓國民對生活有所期待,人必須看到希望,才有活下去的勇氣。政府必須拿出魄力破獲詐騙集團,使人不再因害怕受騙而拒人千里之外;政府要將內鬥的精神花在提升經濟上,當人民有飯吃時,自然不會去尋短路;政府更要鼓勵全民閱讀,讓人民從前人智慧中擷取教訓提升自己的精神情操。

    提供人民一個安定穩固的社會,讓人民對明天有期待是政府的基本責任,我們衷心盼望不再有父母攜子女全家共赴黃泉的慘劇發生,請政府拚經濟,請大家多關懷你身邊的人!

時論-父母不能承受之最       林火旺 東森星期講義  2005-11-27

台灣的自殺早已列入十大死亡之因,這些年來隨著經濟衰頹、失業率高、貧富懸殊加劇、生活壓力沉重,造成高比例的憂鬱症,自殺事件幾乎無日無之,根據報 導,今年十月十六日到二十日短短五天當中,全台有170人自殺,平均每小時有一人以上自殺。這一年當中,從演藝人員(倪敏然)、資優生、大學生、新銳作家 (黃宜君),甚至大學教授(李天佑),都走向自殺之路。根據教育部今年十月的統計,青少年自殺事件逐年上升,成為青少年前三大死亡原因的第二名。

自殺的原因很多,成年人可能因為事業失敗、家庭失和、失去社會臍帶而選擇自殺,青少年則可能因為感情問題、家庭生活不和諧而走向絕路,這些因素雖然並 不是自殺最好的理由,但是總是可以令人理解。解決這類自殺問題,社會也許應該開闢更多的救濟管道,譬如:加強就業輔導、普及家暴諮商和心理輔導及治療等。

不過,最近發生幾起青少年自殺事件,既不是家庭破裂,也不是經濟窘困所引發,這些慘綠少年的死亡,不但是社會的損失,更情何以堪的是造成父母難以承受 的痛。為什麼一個建中的資優生,只因為段考成績不夠理想,就做出讓父母抱憾終身的事?為什麼一位東海大學三年級學生上吊自殺,留給父母的理由只是「沒有什 麼原因,我活過了」?其實這些不識愁滋味的青少年,在「沒有原因」或「原因微不足道」狀況下自殺,才是當前社會發展一個嚴重的警訊。到底誰殺了這些青少 年?歸根結底,社會功利主義和單一價值觀是無形的殺手。

在功利主義價值觀瀰漫的台灣社會,國人普遍把「名利」等同於幸福,而教育就是爭名逐利最佳的工具,所以讀好書、考上好學校、進入好科系,就是成功幸福 的保證,而所謂「好」學校就是升學率高、「好」科系就是「錢」途看好的科系。因此考上台大醫學系,人人稱羨,沒有人會質疑學生的心性是否適合讀醫;考上哲 學系,通常得到的冷嘲熱諷是:「讀哲學有什麼用!」

更慘的是,如果書讀不好,一般的評價是:「沒出息」。不論父母、老師或社會大眾,都存有只有功課好才是好的單一價值觀,這已經羞辱了很多幼小的心靈, 使許多孩子從小就注定成為社會的「邊緣人」。至於那些能夠在升學市場競爭的孩子,儘管已經夠優秀了,但是「一山還有一山高」,除非永遠第一,否則挫折感似 乎是不可避免的。

一位教育哲學家曾說:「教育和訓練不同,訓練是為人們的職業作準備,而教育則是為人的生命作準備。」如果根據這個標準,我們似沒有為教育努力過,現在 的國高中是以升學率評鑑好壞,大學科系的身價則是隨著市場行情而變動,我們整體的教育體系儼然成為職業訓練所。雖然大家都同意「有錢不一定幸福」,可是父 母期待子女的,「錢」途永遠是惟一的路,當子女發現在這條路上找不到快樂時,就以為人生沒有路了,「死亡」因此成為他們的選項。換句話說,社會和父母這種 單一的價值觀,使許多青少年找不到活下去的好理由,關愛子女的父母最後反而成為殺害子女的劊子手。

每一條生命都希望追求幸福,但是幸福沒有標準答案,用單一價值觀要求別人或自己,結果是自己不快樂、別人不開心。生命其實可以有許多出路,書讀不好、 錢賺不多的人也可能在其它方面獲得成就,因此真正關心子女幸福的現代父母,應該改變教養子女的觀念,一方面應該開放給子女許多條路,讓他們有一定空間的自 我選擇,另一方面則是放棄功利的價值觀。

功利價值觀在乎的只有「自己」,這不但容易造成人際間的衝突和挫折,也會使人生的路變得狹隘。一個心中只有自己的人在考慮自殺時,當然不會想到父母及 所有愛他的人會因此而承受多大的痛苦。一個懂得關心別人的人一定不容易自殺,因為世界上永遠有許多人期望得到關懷和愛,活著永遠可以對別人有用,所以「關 愛別人」的生命態度,不但可以感受到活著的價值,也可以使人生的路變得寬廣。

生命的道理其實很簡單:活著不只是為了自己,為別人創造快樂才是真正快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