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年04月30日──尋找台灣集體失落的生命品質

王建民出軌震驚台灣球迷,其實公眾人物不時有緋聞餵養好八卦之士,但也如實反應台灣的愛情、婚姻與家庭問題,實乃集體失落的生命品質,不妨讀讀這幾篇文章,思索之,如何改善自身的生命品質。

  徐茂瑋

1.尋找台灣集體失落的生命品質 時社論

2.新春三願:收支平衡、作息平衡、關係平衡 中時社論

3.社論-從王建民出軌看台灣社會「家變」危機 中國時報

4.社論-婚姻制度崩解 該擔心的是社福課題 中國時報

5.倫敦傳真-我們需要終身伴侶嗎? 江靜玲

 

1.尋找台灣集體失落的生命品質 中時社論 2006.02.03

新年到來,許多人都很熱心地發出新年宏願;剛剛就任的新內閣也開始擘畫新的年度計畫,無論是從政治、經濟、社會…各個層面來看,台灣的確有很多該做的事,不過,在提昇數據、追求成長的背後,台灣其實有一個更基本面的問題值得在新年尹始提出,那就是我們需要一同尋找這個社會所集體失落的生命品質,一同建立和諧的人倫關係。

○○五年,從年頭到年尾,有好幾件令人傷心難過的社會新聞,多與演藝界有關,男藝人諸如已經過世的倪敏然和發生光碟醜聞的澎恰恰,之所以會把自己搞到這種不堪甚至於無解的困境,就是因為他們都犯了一個共同的過錯,他們沒有守住對婚姻的承諾,當他們讓自己的情欲失控、跨出那錯誤的一步後,無可避免的毀滅便接踵而至。因此,這些男人最大的問題不是招惹了黑道,不是事業演出有了瓶頸,而是他們情欲錯亂、是他們未能守住對家庭的責任。

這樣的事件不應該單單只被視為事不關己的熱鬧八卦,而應該被當作生命教育的負面教材,因為的確有愈來愈多的社會新聞都與不再信守承諾的兩性關係以及支離破碎的家庭有關。

過去幾年來,台灣出現了好幾樁所謂的桃色糾紛,基本上都是名人、名流一再示範錯誤的兩性關係,也對社會產生了愈來愈強烈的衝擊,甚至引發效尤,這實在是一件讓人不安、同時也是非常危險的事,因為家庭的和諧與幸福,是一個社會最基本的安定力量,當家庭崩解,往往也是社會動蕩的開始;而家庭的破裂與失衡,常常都是從失去忠誠開始的。

很多人認為,在倡言自由、獨立的後現代社會,忠貞、誠信已是過時的價值,如今的世界早就是「只要是我喜歡,有什麼不可以」,然而,自以為瀟灑、劈腿也無所謂的人,一旦面對出軌、多角的關係時的歇斯底里,才發現自己根本承受不起這麼複雜的狀況。

忠誠忠貞不是教條,而是人心底最基本的渴望:在混亂的兩性關係被正常化、甚至英雄化的年代,價值觀遭到扭曲、人倫互動失準則,從「玫瑰戰爭」引爆成無可收拾的悲劇的例子,幾乎每天的社會新聞版面都會出現,古人說:「一室之不治,何以天下為」,當家庭因為失衡的人倫關係而失去護守與支持的功能,甚至成為暴力的溫床時,也是許多人生命陷落的開始。

關於家庭暴力的問題,儘管去年有藝人發生看來有點讓人迷惑的家暴事件,然而,不可諱言的是,受到經濟壓力與家庭關係疏離影響,近年來台灣家暴問題已經彷彿是一顆顆地雷,從二○○五年年初的邱小妹到年末的刺青男童,家暴所引發的家庭關係破裂甚至於人身安全問題,令人觸目驚心。

現代經濟及社會壓力很大,讓很多人長期活在緊張與失衡中,又因為是核心家庭,夫妻或者親子間一旦有不愉快或者困難,缺乏親族好友從旁協助或做情緒緩衝與諮商,當事人在不知如何處理、無法管束自己的情緒之下,動輒演變成家庭暴力事件;家暴防治中心便指出,平均一天接近一五通求救電話,家暴事件快速成長,成為社會一大隱憂;現代婦女基金會也說,家暴問題幾乎存在於社會每個角落,二○○五年一至六月,上半年全台共發生四一九件家暴案件,造成了九十四人死亡、三一五人受傷,也就是每兩天就有一人死於家暴案件,而每個月則有有五十三人因家暴事件受傷;現代婦女基金會更認為,這項數據只是保守估計,還不包括媒體未披露者,實際受害者其實更多。

而家暴中最常見的受害者正是暴力食物鏈的最前端:兒童,因為兒童年齡低、資源少、力氣小,遇到施暴者,沒有能力能勸慰疏導其情緒,一味的求饒、認錯、呼號、哭鬧,常常反而更刺激大人的情緒與暴力行為;二○○五年半年全國一共通報有四八二九名兒童、少年受虐,也就是說平均每五十五分鐘就有一個孩子受虐,這個數字比前一年同期成長三成多;內政部兒童局根據國外兒童保護工作經驗以十倍黑數來推估,台灣可能有數萬名孩子正處在「高風險家庭」的風暴中。

在家庭功能與力量日漸式微、人倫關係日漸崩解之下,兒童往往成為最大的受害者;又因為手上沒有選票,兒童也在「有選票有福利」的台灣政治生態下,成為人權最低層,很少得到政黨的關注與實際幫助,在成長的過程中失去愛、失去教養的兒童已經愈來愈多,這是台灣非常迫切的問題。

事實上,在目前的家庭結構下,兒童人權已經超越一個家庭,是社區乃至於社會要共同關切與投入的課題,孩子不是家長私人的財產,而是一個社會共同的資產,「同村協力」的觀念與做法對現代人來說,是非常重要的,在守望相助之外,人們更應該發揮「雞婆精神」,多留心、關注一些不尋常的人事物,特別是對那些家庭破碎、親子關係異常的人,若社區鄰里能給予多一點關心和協助,很多悲劇與不幸或者就能事先預防了。

沒有快樂的兒童,就沒有快樂的社會;兒童在成長過程中陷於恐懼和匱乏中,也很可能會在他未來長長的一生裡形成擺脫不了的陰影,甚至形成悲劇與暴力的循環,從被害人變成加害人,將成為社會揮之難去的噩夢。

總而言之,一個充滿愛與關懷的家庭,是抵抗這個價值扭曲、充滿誘惑與粗暴的社會氣氛最有力量的單位;而最好的教育是身教,如果為人父母者自己就有美好的兩性關係、信守婚姻的承諾、持守貞潔,以公平、公正與慈愛對待配偶和孩子,最起碼在家庭裡就能夠擁有和諧幸福,輻射出去,就會是一個安和樂利的社會:一個尊重生命、重視人倫品質的社會。

 

2.新春三願:收支平衡、作息平衡、關係平衡 中時社論2006.02.04

春節假期接近尾聲,許多人也開始要陸續回到工作崗位上,假期結束,「真實」人生來到,更務實的生活也將展開──對新的一年,大家有什麼計畫與心願呢?或許以下的新春三願會是許多人共同的期望,這三願是期許自己:一、收支平衡;二、作息平衡;三、關係平衡。能達到這三方面的平衡,幸福人生庶幾可期。

去年一年,鬧得最兇的一個問題就是卡奴現象,據統計,每個月有四萬人繳不起卡費,一個月拖過一個月,永遠活在欠債與被催繳的焦慮中,怎麼會有生活品質?雖然金管會為了讓卡奴好好過年,明令金融業者春節期間不得催繳,然而卡奴躲得了一時,豈能躲得過一世,假期一過,還不是又得重回循環利息愈滾愈大的噩夢裡?因此對許多人來說,新年第一個重要的課題應該是讓自己過一個財務平衡的人生。

卡友們第一是永遠不要相信銀行廣告告訴你的訊息:借了錢,你的人生從此就能夠隨心所欲。天底下可沒有白吃的午餐,你借多少錢,將來是一毛錢也不會少跟你收;愛因斯坦說,天下最有力量的東西不是原子彈,而是複利,如果愛因斯坦活到今時今日,他會強調,他所指的不是存款時銀行付給你的複利利息,而是你跟銀行借錢時,他跟你收的循環利息,利上滾利會壓死人。借錢時是高尚的大爺,被催繳時,你窩囊的比龜兒子還不如。

第二要清楚各式各樣的卡都只能救急不能救窮,它所對應的不是借錢人的需要,而是能力,創業、消費、提高生活品質我們可以有一千種需要錢的理由,每個理由在當下都顯得言之成理;然而,論到用現金卡或者信用卡借錢,最重要的其實不是你為什麼需要這些錢,而是你準備拿什麼來還?沒有想好出口,預借現金就彷彿是羊入虎口──讓自己人生落入悲劇的一個開始;特別是那些借錢來消費、買名牌的人,你的人生或許因為借錢消費而多了個包包,但也同時多了個枷鎖,實際一點,消費到底能讓你快意多久?

收支平衡,或許是許多消費創造經濟成長學派擁護者所不能認同的古老價值觀,但這裡要談的並不是清教徒寡欲無求的生活,只是要提醒很多人,其實要做金錢的主人還是卡的奴隸,主控權在自己手上,量入為出是避免有一天讓自己陷入無可收拾局面的最重要守則;你能有把握自己所借來的每塊錢,都有償還來源時再刷卡,否則今天你就把所有的卡都剪掉──不要讓財務崩盤演變成人生崩盤。

對忙碌的現代人來說,作息的平衡同樣是個困難的課題;想想看,上次你好好的睡個覺是什麼時候、上次你好好的做個運動,上次你好好地吃頓飯,又是什麼時候?或許春節期間生活會比較亂,但是當假期過去、一切回到正軌時,我們是否做好準備要進入一種平衡、穩定、有節度的生活作息裡呢?

不平衡的作息是不能專注、效率很低的生活。上班時上網、上MSN、收發伊媚兒,該做的工作做不完,只好加班,加班又影響進食、影響家庭生活,也讓自己少了很多可以安靜休息的機會,日夜不分、公私雜亂,結果生活秩序大亂、生活沒有品質,工作成果又差,然後只能用更多的加班、更多的消費來填補空洞

許多現代人無法跳脫這種惡性循環的理由之一,就是沒有在一開始就要求自己要過一個平衡的生活:該工作的時候,你全心工作,該休息時候,安心休息,吃飯時吃飯、走路時走路,安住當下,收束自己亂而貪的心思,慢慢的,我們所做的每件事在做的那一刻就有了意義,也在做的那一刻就發揮了效果,我們的人生無須老是「寅吃卯糧」地預支下一刻、無須老是被「吃在嘴裡、看在碗裡」的貪婪所役使──作息平衡是我們對上帝所創造的這個生命的一個基本回應,因為我們體力有限、青春有限、心靈承載能力有限,不可能無限制地糟蹋下去。

第三個關係平衡指的是人與自己、人與他人、人與天地自然之間的和諧關係。對許多人來說,人倫關係是他最容易忽略掉的部分,特別是對「家庭」沒有什麼的感覺,他可以要求自己不負老闆期望、不讓朋友失望,卻很少想過要把家庭、家人放在手心上;但是支撐著一個人的生活與生命的,其實往往是家庭,以及從家庭而來的人倫關係,這些關係彷彿生命座標,定位也定義了我們的人生。

台灣愈來愈多的社會問題正是導因於關係的失衡。所謂天地君親師,婚姻親子家族朋友伙伴人們相對應的位置、關係、互動方式,全走了樣,人們因而手足無措、行為失去了準則。人們不知道自己與他人合理的界線何在,在親密與疏離、責任與放任、自由與承諾裡迷失,該堅持的沒有堅持,該放手的不願放手,許多社會悲劇也因此發生。

在關係崩解的年代,對許多人來說,最大的迷惘與最深的痛苦或許就在於找不到自己在人倫系譜與人際關係裡的位置,這讓生命裡的諸多奮鬥與努力都彷彿失去了存在的價值與意義。因此,重新建立平衡的關係是現代人重新建構自己的重要的一步,我們既不可能離群索居,就必然要在「關係」裡找到安身立命的基礎。

每個人的每一天都只有二十四小時,大部分人的生活裡也都存在著各式各樣的壓力,我們的人生資源基本上是差不多的,但人生的光景卻可以有很大的不同,若是能夠在自己的身心靈、生活條件與群我關係裡取得平衡,這樣的人生可以說是相當接近圓滿的狀態,快樂、希望亦不遠矣;收支平衡、作息平衡、關係平衡,新春心願,三衡人生共勉之。

 

3.社論-從王建民出軌看台灣社會「家變」危機 中國時報 2012-04-29

旅美職棒好手王建民爆出婚外情,引起譁然。被台灣人暱稱為「建仔」的王建民向來給人顧家愛妻的好印象,每次面對鏡頭總是一臉憨厚表情,說話緩慢沉穩,而他也因為好形象贏得重要的廣告代言機會。這樣一位給人信賴感的新好男人也在婚姻裡出軌了,的確讓人十分震驚。

在經紀人努力止血下,再加上台灣媒體和球迷對建仔仍存有正面期許,最重要的是,根據目前媒體報導得到的印象,王建民已取得妻子的諒解,因此很多人都願意給予建仔祝福。不過,身為職業運動員,王建民能否安渡外遇風暴,老實講,台灣粉絲的諒不諒解倒是其次,他在球場上的表現如何,才是見真章。

很多人說,王建民身處名利雙收的職業運動圈,很容易受誘惑,然而,現代人婚姻裡地雷處處,又何止球星、名人的婚姻會有「難以為繼」的挑戰呢。據內政部統計資料顯示,去年台灣共有五萬七千對夫妻離婚,平均不到十分鐘就有一對夫妻結束婚姻關係。台灣的離婚率已成全亞洲第一,而七成以上夫妻離婚的原因是「外遇」,可見台灣人對婚姻盟約的重視,正漸漸的降低、甚至消失中。

這也難怪台灣的公車站牌上,「抓猴廣告」總是如此醒目。儘管為了市民觀感與刊登搭車資訊之需,交通部已明令整頓公車廣告,希望消除大量「不雅」廣告,而所謂不雅廣告,主要就是指外遇徵信之類的廣告。然而,就算公車站牌因此變得比較「清爽」了,這類的訊息還是充斥在公車車體、建築壁面上,到處都看得到。

「抓猴產業」如此興旺,有需求就有供給。婚姻關係脆弱,造成家庭破碎的種種社會現象與問題,令人十分憂心。到底為什麼,台灣婚姻的「外遇」問題如此嚴重呢?是台灣人特別沒有忠誠度嗎?還是有太多人真的不明瞭婚姻責任感的重要呢?據統計,台灣單親家庭有數十萬戶,占總戶數的一成左右,其中近七成的單親家庭是以女性為戶長;實際上,台灣有將近三分之一家庭的小孩可以說是在「泛單親家庭」中成長,如父母中有一人在國外、外地工作,平日大部分時間沒有一起生活;甚至父母兩人都很忙碌,是祖父母或者甚至是保母照顧長大。

高離婚率令人擔心外,台灣社會長期「不婚、不生、不養、不教」現象也愈來愈嚴重:年輕人不願結婚、結了婚不生小孩、生了小孩不願或者不能好好教養。這些都造成人口與人力條件逐漸惡化。台灣的生育率已是全球最低,適婚年齡女性的未婚比例則居世界第二高,四十歲女性超過五分之一是在「沒有婚姻」狀態裡。

在多元化社會裡,要不要結婚、要不要生小孩,以至於要不要離婚,當然都是個人的自由選擇;價值觀的變化也使得人們對如此社會趨勢,也似乎沒有什麼太大的感覺。然而,不能不承認,如果人們看到社會裡就是有愈來愈多難以節制自己的欲望的事件,出軌是如此的稀鬆平常,是「全天下男人都會犯的錯」,是否也更容易造成人們對婚姻忠誠、對家庭責任感的輕忽呢?

微觀而論,家庭崩盤,不論是夫妻失和或者是親子疏離,總會帶來失落、傷害,有時甚至會帶來毀滅。宏觀而論,家庭殞落,直接的影響就是衝擊社會安定與合理的人口結構。高離婚率帶來的人心浮動、少子化造成的人力不足,這些都已經是很實際在發生的問題了。家變,已成為台灣的迫切的危機。而所謂家變,包含愈來愈多人從家庭中出走,或不願建立新的家庭、不願透過生育延續傳承;或者,家庭成員沒有扮演好應有的角色,以至於家庭裡的人倫關係疏遠錯誤崩解,父不父,子不子,痛苦憤怒。

不論社會有多麼多元,現階段,大多數的人還是要在穩定的婚姻關係與家庭裡安身立命,畢竟「家」是能夠提供支持與人際互動的社會基本單位。台灣需要重新找回家庭的力量,就從忠誠負責開始。

4.社論-婚姻制度崩解 該擔心的是社福課題 中國時報 2012-03-25

最近「剩女」問題引發風波,台灣女人不結婚,究竟是誰的錯,各方爭議激烈。其實,女性向婚姻說不,不只見於台灣,而是各國普遍的現象。整體而言,以傳統婚姻模式為社會運作基礎的制度,已經逐漸崩潰。

立委張曉風質詢時表示,台灣許多適合結婚的優秀女子被台灣男人淘汰,成為「剩女」,只因外配比較好控制。這番高論一出,立刻引發批判與反彈,外配團體更齊聲譴責。張曉風的基本假定是:人都要結婚,不結婚就是哪裡出了錯。台灣男性喜歡聽話的女性,所以找外配結婚。但事實並不完全如此。過去的觀念認為結婚是人生的必要,沒有就是不完滿的缺憾;現在愈來愈多人認為婚姻只是人生的選項之一,因此寧缺勿濫,不婚也不是什麼見不得人的異常狀態。

傳統婚姻型態植基於過去的社會狀況與兩性角色,以往女性教育差、經濟能力弱;要有個生活依靠,死後得到香火供養,就必須依附婚姻。而在以男性高於女性的傳統文化裡,女性必須扮演賢妻良母好媳婦的溫順角色。在「格差婚」的傳統觀念下,女性通常「往上嫁」,和年齡、財力、地位高於自己的人結婚,男性則通常「往下娶」。

愛情當然是結婚的重要原因,但就一個有幾千年歷史的社會制度而言,傳統婚姻其實是一種利益交換,男女都有取得有付出。女性用性、生產、勞務等,換得長期飯票、性愛管道以及生養孩子的安定環境。過去不要女人有腦袋,只要女人的身體功能:性、生育、家務。但教育讓女性的腦袋得到公平的成長機會,當人類的工作愈來愈靠腦袋而非體能時,女性便和男性一樣能在職場出頭天,並在工作中得到快樂與自我價值。

不過,職場打拚幾年下來,年紀漸長,眼界日開,條件好的單身男僧多粥少,既然自己能獨立,也不必屈就條件差的男性。如果工作環境與生活圈封閉,又抱著隨緣心態未積極找對象,或者始終遇不到想廝守的真命天子,結果便離可能結婚愈來愈遠。

此外,以往女性只要負責家務,現在往往工作、家庭蠟燭兩頭燒。婚姻固然可以提供很多寶貴的東西,但也必須付出極大時間心力,這會讓許多自我意識高、要求生活品質、不喜歡束縛的現代女性望之卻步。當婚姻的誘因不再,負擔卻依舊沈重,算盤一打,女性對婚姻的熱度當然減退。

其實依據統計,剩男比剩女還多。不過男性在找對象時,考量的不只是個人,還有家族與延續香火的需要,會期待配偶承擔起家族責任,而公婆也希望有個乖巧勤快的媳婦。如果自己的條件找不到台灣女性點頭,有些就會往外發展,這的確是事實。有些外配婚姻過得非常美滿,但不可否認的,有些外配的權益並沒有得到應有的尊重,因為她們被納入過時的、已被台灣女人拒絕的傳統婚姻以及兩性模式裡。

趨近喜歡的、迴避討厭的、爭取想要的,都是最基本的人性。如果有愈來愈多女人不結婚,一定是因為傳統的婚姻已經不是她們所要的了。這是舊婚姻與新人類的落差。舊婚姻並沒有錯,它有它的功能;新人類也沒有錯,他們有他們的需求;只是兩者不對盤罷了。

其實這並不是台灣的特例,其他國家同樣可以看到傳統婚姻式微、不婚與離婚增加的現象。在日本,卅歲出頭女性約三分之一單身,其中近一半可能終身不婚。美國有將近四成的適婚年齡女性從沒結過婚,英國單身族群已經成為多數,非婚生子女人數超過了婚生子女。

很顯然的,傳統婚姻模式已不敷時代需求,拒絕婚姻或從婚姻出走的人口,未來仍將持續增加。即使在觀念變遷下,現在許多婚姻互動模式已不若過去僵化,但到底要不要一男一女綁死死,卻仍有愈來愈多人感到懷疑。單身固然是個人的選擇,當事人可能也過得很快樂自在,但不婚不育造成的人口老化問題,以及將來大量單身人口形成的社會安養負擔,卻是政府需要嚴肅正視,並及早規劃因應方案的課題。

5.倫敦傳真-我們需要終身伴侶嗎? 江靜玲 中時 2011-10-02

我坐在倫敦市區內的一所心理諮詢等候室內等待一名女友。這裡是一間專門進行情感關係諮商的診所。我帶了一本書,假裝很專心的閱讀著,眼角卻忍不住掃瞄著走進來的每一個人,以及端坐在等候室內的其他人,心裡想著:「他/她們有什麼問題?」

我覺得自己的心思有點可恥,像個進入公共澡堂,穿著衣服站池邊的偷窺者。這裡是專門進行伴侶和婚姻關係的職業心理諮詢所,走進來的每個人,一定都有著屬於自己無法承載的故事和經驗,才來尋求專業協助。

我不知道在倫敦這個大都會裡,到底有多少人因為需要一個穩定的關係、一名終身伴侶而尋求心理諮詢。但相信,數目一定十分可觀。

這個星期,英國蘭開斯特大學公布了一項研究報告指出,過去一年內,英國至少有廿萬人因為網交,成為詐騙集團詐財的受害者。行騙者瞄準受害人最大的弱點,正在於「寂寞」;另一項由英國統計局發布的數據則顯示,相較於十年前,英國四十五歲到六十四歲的獨居中年人口比率,升高了百分之三十一,從七十八萬人增加到二百三十五萬人。

關於類似的情景和資訊,反射的只是一個現代社會的小縮影,但卻再次喚起了一個歷久不衰的大議題:我們需要一個終身伴侶嗎?

這個問題,答案顯然因人而異。有人需要一個終身伴侶;有人需要終身伴侶,但不只一個;有人選擇獨善其身。

「結婚的哲學家是一則笑話。」,對於下此評論的德國哲學家尼采,終身伴侶顯然不是滿足他人生的要件。不僅如此,尼采同時指出,從最早的唯物主義學者赫拉克里特斯、古希臘哲學家柏拉圖、十七世紀三位公認最了不起的理性主義大師笛卡爾、斯賓諾莎、萊布尼茲,到十八世紀的康德和叔本華,都終身未婚。

依循尼采的觀察,或許還可以替他這份名單加上英國經驗主義的三名代表人物,英國哲學家洛克、蘇格蘭哲學家柏克萊、愛爾蘭哲學家休謨,以及廿世紀最具影響力的大哲人維根斯坦。

維根斯坦最後孤獨而終,從一般的世間角度觀看,真是再悲涼不過了。但臨終前,維根斯坦卻說:「告訴他們,我有一個美好的生命!」

蘇格拉底因為家有悍妻,婚姻很不幸福,但卻主張無論如何,還是要結婚,「如果娶到好太太,你很幸福;如果娶到暴妻,你會成為哲學家。」羅素在四段婚姻外,終身緋聞纏身,即使被批為不道德,依然我行我素;沙特終身未婚,卻有個可以隨時對彼此不忠的伴侶西蒙波娃(Simone de Beauvoir)。

翻閱不同的研究報告,不難發現,擁有穩定和協的情感關係,對一個人的快樂平衡,甚至名利事業,都有明顯助益。但是,這並不表示,除非擁有穩定的情感關係,一個人將永遠無法快樂成功。

我們是否需要一個終身伴侶?選擇和機緣,兩者缺一不可吧。如果我們能夠培養出與自己獨處和跟他人共處的良好能力,即使在情感生活中沒有一個長期的依侍者,人生依然可以閃亮美好。

至於勉強求得,不適合的情感與伴侶,則如穿了一雙打腳的鞋子,脫掉都來不及呢!

clchiangr@yaho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