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年10月15日──網路成癮(二)

親愛的孩子:上課未經教師許可使用電子產品記小過一次,去年我簽了十幾個小過,今年開學不到一個月我又簽2個小過,你們真是前仆後繼…,親愛的,你是不是成癮了?請你好好讀這兩星期有關網路成癮的文章,也作自我測驗,反省「我還好嗎?」如有成癮的可能,請思索「怎麼辦」?好像有危險也請思索「怎麼辦」?需要時請向師長、父母求助,老師們隨時都在等你來,不要怕,你是我們的寶貝!徐茂瑋誌

1.善用創意 網路悠遊很健康 馬瑞君、吳敏菁、廖肇祥

2.馬偕醫院院長楊育正真情告白 孩子的電玩歲月何妨陪他一段 張翠芬

3.台灣網路書寫的一段奇緣──盈盈的網聚 【馬西屏】

4.在悲傷中徹夜未眠 Queeni

5.迷網難自拔青春變調回不去 張翠芬

6.不給上網就動粗 父母難為 拔掉插頭 不如好好溝通 張翠芬

7.戲院屠殺 虛幻世界吞噬凶手1 鄭皓中

8.戲院屠殺 虛幻世界吞噬凶手2 孔令信

1.善用創意 網路悠遊很健康 馬瑞君、吳敏菁、廖肇祥/連線報導 中國時報2012-07-19

網路世界雖然無所不在,只要發揮創意、良性發展,青少年「迷網族」也可以不迷惘。

台中朝陽大學傳播藝術系學生洪子宴,因為是蘇打綠樂團的粉絲,學校要求交自製影片作業時,她突發奇想以蘇打綠的「控制狂」為背景音樂,創作一支全部都是黑板畫動畫的四分多鐘影片,PO上網後網友反應熱烈,在短時間內創下上萬人的高點閱率。

蘇打綠的「控制狂」MV,有別於一般影片拍攝方式,單用鮮豔圖卡加上手卡方式表達,洪子宴說,她看了覺得很有趣,加上看過國外有黑板畫影片,決定挑戰一下。

洪子宴用了兩周時間,每天課餘至少要花四個多小時,不斷的畫畫、拍攝,完成了約七百張黑板畫,沒想到PO上網後獲熱烈回響,讓她有繼續創作的動力。

建國科大數位媒體設計系鄒豪、邱子嘉,手不離數位相機,以影像來記錄生活的點滴,他們認為,透過了鏡頭,往往找到不一樣「看世界的眼睛」,賦予了生活更多的新意。

鄒豪說,出發點是為了分享,「想去記錄、上網很大的部分,是來自對生活的熱情啊!」邱子嘉說,有人說新世代都影像化了,變得不思考,但他一觸摸影像機器,整個人就進入「創作狀態」,透過一幕幕影像,思考怎麼來說、呈現一個故事,「這不是很好嗎?」

這些大學生在網路上的創意表現,雖然無法賺大錢、出大名,但已足以提供青少年「迷網族」正面思考,進而悠遊網路世界,讓自己更加充實與愉快。§§

2.馬偕醫院院長楊育正真情告白 孩子的電玩歲月何妨陪他一段 張翠芬/專訪 中國時報 2012-07-19

「如果重來一次,我會用更多的時間陪伴孩子成長,玩網路遊戲要有所節制,千萬不要地下化偷偷玩。」台北馬偕醫院院長楊育正談起兒子就讀建中時也沉迷在電玩遊戲,當時懊惱得「心裡在淌血」,現在,兒子從「沉迷」走向「志業」如願從事遊戲設計,他建議家長,和孩子先「把條件談好」,多引導、多陪伴,一起走過「迷網」時期。

楊育正是國內婦癌權威,父親是前台北市長楊金欉,兒子楊定家目前是發行《魔獸爭霸》和《魔獸世界》的美國Blizzard公司電腦遊戲設計人員,「很多人聽到我兒子的工作,都眼睛一亮」,可是在這之前,兒子的迷網行為,曾令楊育正夫婦傷心不已。

育有一兒一女的楊育正,一直以身教陪伴孩子,每天早上五點起床讀書,看到好文章會做筆記摘要和兒女分享,太太也安排孩子學鋼琴、溜冰、游泳、籃球、毛筆各種才藝,兒女傑出又乖巧,兒子上建中,女兒北一女二年級就直接申請上康乃爾大學。

楊育正回想,高三距離聯考前幾天,他半夜起床,發現兒子竟然沒睡覺偷偷在打電腦遊戲,他當下非常震驚並嚴厲斥責,心裡在淌血:「為什麼兒子要瞞著我,半夜偷偷玩?」太太事後才發現,兒子每天揹兩個書包上學,其中一個裝的都是漫畫電玩。親子雖然未發生強烈衝突,但兒子成績大受影響只考上淡江。

對孩子沉迷網路遊戲,楊育正相當自責,他說,「如果重來一次,我會用更多時間來陪伴他,甚至可以陪他一起玩,只要他做完該做的事,其他的時間可以自由運用,就是不要玩物喪志,地下化偷偷的進行。」

兒子曾抱怨:「你的期待,對我是很大的壓力」,楊育正聽了當頭棒喝,也體認到「兒女有自己的選擇,不見得會走我們要他走的路」,尊重他的興趣,引導、陪伴才是重點。

楊育正原本並不支持兒子走電腦遊戲設計這一行,卻發現兒子很執著,赴美留學時寧可每天開車來回三小時到Blizzard上夜班打工,後來才爭取到日班正職,兒子認為「這個工作可以為人們帶來快樂和幸福感」,楊育正因此轉為支持。

「以前的人,總是有了工作再去愛工作,這一代的孩子,是先喜歡才變成工作。」已經當阿公的楊育正認為,兒子曾經迷網,但能符合自己的志趣,從中找到人生價值,這就是最好的安排! §§

3.台灣網路書寫的一段奇緣──盈盈的網聚 【馬西屏】 2004/12/18 聯合報】

溫情從四面八方湧來,她的留言板收到超過一萬封的留言,廿九萬人次看她的日記,收到九十萬顆鼓勵的心心,這麼多人用寬頻替她療傷,讓她被愛包圍,這一大群完全不識的人,用書寫陪伴她走過十個月痛苦的六次化療……我因為在出版社工作,所以常常上網找寫手與書,意外地找到了「盈盈的日記」,見證了台灣網路書寫的一段奇緣。

用網路線交換求生意志

盈盈是一位資深美女,在女人四十一枝花之際,晴天霹靂,醫生宣布得了癌症。盈盈好憤怒,好不甘心,將自己封閉起來,她以前很愛漂亮,喜歡在鏡子前端詳自己,總是把自己弄得香香美美的,罹癌後好長一段時間,不再照鏡子,討厭看到自己,無法提起勁來,心境落寞黯淡。

隨之而來是三十三次痛苦的放射線治療,今年元月二日,動了大手術,然後是更難熬的化學治療,盈盈開始在網路上寫日記,她的呼痛明白簡潔,卻震撼人心,她用文字狂呼心中的不甘,發抒對老天的憤懣,在網路人我不識的場域中,盡情大聲地呼喊,呼得淒厲而不必偽裝,她的文字流露深沉痛楚的怨懟,字字惹人熱淚。

意外地,溫情從四面八方湧來,她的留言板收到超過一萬封的留言,廿九萬人次看她的日記,收到九十萬顆鼓勵的心心,這麼多人用寬頻替她療傷,讓她被愛包圍,這一大群完全不識的人,用書寫陪伴她走過十個月痛苦的六次化療。意外地,很多人也從盈盈抗癌日記中,取得新生的力量與勇氣,付出者也成為收穫者,例如momo被盈盈感動,走出不孕的陰影。

更重要的是許多癌症患者,開始與盈盈用文字取暖,用網路線交換求生意志。其中最令人感動的有兩位,一是才廿三歲的模特兒羽薇,她得的是血癌,今年五月看了盈盈的日記後,兩人在網路上建立深厚的情感,羽薇稱盈盈為「盈媽咪」,盈盈叫她「羽薇寶貝」,八月廿六日颱風天,羽薇在凌晨兩點從醫院偷跑到網咖寫日記,她告訴盈媽咪「妳不要擔心喔,我的身體……還……撐得住……」,羽薇的不甘心全寫在日記中:「如果每天能有四十八小時多好,給我多一點點時間,就這麼讓我貪婪一下多好……」

忍住劇痛,大口吞出一線生機

另一是廿九歲「最愛夢夢的狼」,狼得的是肺癌,化療極為痛苦,他被盈盈激發求生的勇氣,他在盈盈的留言板上寫著:「盈姐,跟你研究一下,我口腔現在中了念珠菌,潰爛百分之七十,從裡到外……我也是血紅素不夠,貧血,我可以二選一,一個是不吃東西,這樣可以不痛,一個是狠心吃下東西補點可憐的白血球和血紅素,因為一直輸別人的血也不是辦法……。我選了吃,不過每次吃東西我都會先關上門,不准任何人靠近,因為,我沒出息,每吃一口都會不小心流下眼淚,因為那種痛,真想一刀插死自己算了。我走過來了,我一共日夜痛了五天,醫生說,因為我硬吞,把表皮那層潰爛都吃光了∼∼∼嘻,他說我夠狠,因為我不但吃,還是大口吞,因為小口要痛幾次,大口痛一次嘛,結果我吃掉了那層潰瘍……老天吶,它反而因我吃了不少東西,抗力增加而在痊癒中,這五天,我白血球從一一○○增到五千了吶,YA~~~~~~~~~~~最後一次化療資格合格了。」

有一天盈盈在日記中提到自己想要什麼樣子的壽衣,狼留言說:「壽衣的事,咱們不用操心,死都死了,我選火葬,一燒都成了灰,所以我想萬一我抗不過去,我決心光屁屁,啥都不穿,回歸大自然,不穿衣服真舒服,我現在都裸睡耶。你唷,盈姐,你有點畏縮了呢,不像我心中的盈姐吶,我不要你加油,你只要別太讓我失望就好了,可惜,我不是女人,不然我一定要嚐一下生小孩究竟有多痛,會比我吃東西更痛嗎?」

盈盈回覆:「看著你的留言,眼前一片模糊,覺得自己好慚愧,好想可以當面給你拍拍手……你真的好棒……告訴你,生孩子是很痛,但絕對不如你口腔潰爛吞嚥的痛。別再硬吞了,我知道那種痛,實在是無法用言語形容的,因為你,我不再畏縮,一定會硬著頭皮撐過去,我們一起等待黎明喔……謝謝你。」

「活下來!」成為一群人共同的事

就是這些溫情,開始改變了盈盈,她不再孤獨、不再害怕、不再消沉,她變得樂觀而積極,這是一種社會集體意識的新人間,網路書寫形成一種獨特的新文學。

近幾年來,網路日記成就了普羅書寫,提供大眾文學的新平台,從文學的外籍新娘,逐漸被文學家譜所接納。本來社會上不相識的人,透過日記,進入別人的生命歷程中,分享喜怒哀樂,於是好好活下來,不再是當事人的事,而成為社會一群人共同的事,形成了一個後現代社會的新連結。

很多的網路日記書寫,是痛楚的呼救、是傷心的寫照、是消沉的記載、是生命的掙扎。透過這樣的書寫,引發共鳴,將原本完全不相干的人,完全不認識的心,結合在一起,形成強大能量,協助穿透生命本質,安穩擺盪的心,讓書寫成為一種靜默的修行。於是更多的人加入這個行列,有的人是書寫者,一路寫下去,希望自救;有更多的人成為網路義工,尋找呼救的聲音。盈盈的萬封留言,近三十萬人次的閱讀,形成一股強大的生命救贖,就是最好的例子。

十一月底,盈盈辦了一個感恩的網聚,她要當面謝謝在網路上陪伴走過生命幽谷的網友,七十個名額一下就滿了,許多人從外縣市趕來,有來自澎湖的妳;高雄的霈兒、蒲公英;花蓮的羽毛輕舞;台南的宇衫靈、雅墨;台中的小漁、伶伶、夢醒時分、雲淡風輕;新竹的薇、洋蔥、雨ㄣ;桃園的水漾幸福、采翎、茶、麻糬姑娘、里斯本的貓、蠍子星、透明水瓶等等。七十幾個完全不相識的人突然聚在一起,卻完全不見生疏。

盈盈請我第一位致詞,心中一下滑稽了起來,常常三令五申告誡家裡兩個孩子,不要交網友,更不准參加網聚,現在老爸不但交了網友,參加網聚,還要講話,人生真是意外多。

網聚那天真是心理學家研究的好題目,天南地北完全不識,學歷、背景、生活環境與經驗各不相同的七十幾人,如何用擁抱化解尷尬,能在剎那間消除陌生與隔閡。大家拍紅了手、紅了眼眶、心頭更是熱得火紅,非常溫馨動人。大家的愛在網路上已發過酵,一種發酵後的舒軟圓融,一種剛出爐的溫暖細緻,營造了一個繁複多疊而美麗的聚會。

前所未見的網路文字救援

盈盈在最後致詞時,說了一個故事。有次剛做完化療,非常痛楚,她突然失去求生意志,寫了篇非常灰色的日記後,決定跳樓。但是站在陽台上想著深愛的家人,實在猶豫,此時有位住香港的「深藍」看到了她的日記,立即寫了篇情深意摯的文章給盈盈,而且開始呼喊自己所有的網友們,去給盈盈加油,朋友再呼喚朋友,一呼百應,文起字湧,形成了一次前所未見的網路文字救援,盈盈從陽台回到電腦前,來自世界各地的打氣不斷湧了進來,盈盈被這樣的愛所驚嚇,在電腦前嚎啕大哭……。盈盈說到這裡,想到陽台上的驚心動魄,想起從未見過面的深藍,以及當晚被文字營救的心情,當場放聲大哭了起來,好多人在一旁陪著落淚。

阿卡是台北縣一家洗衣店的老闆娘,那天她哭得一塌糊塗,她在日記中說:「第一次參加網聚,帶著滿滿的感動回家,現在還很激動,今天的網聚,好溫馨。一直以來我相信使人超越死亡的,不是勇氣而是愛,今天我看到了這種愛。」

由於這種感動,大家捨不得道別,十四個人又陪盈盈去淡水瘋到半夜,這是罹病以來,盈盈第一次如此放縱自己,而噩耗已經在網路上等著她。

當晚消息傳來,羽薇寶貝死了

好哭的盈盈在日記中又哭了三天,悲慟迅速藉由網路蔓延,又一次讓人看見了書寫的力量,大家任情藉文字流洩自己的悲傷,但是也彼此安慰打氣,在有情有覺中走過幽沉淒涼。

由於網聚太成功,好多沒參加的人都很失望,所以十二月三日盈盈再辦了一次網聚,那晚百年未見的冬颱來襲,卻未阻止大家的熱情,有人從高雄塞了七小時車趕來。網路是點滴,文字是輸管,將愛與勇氣滴入體內,已經具備了文學的初階。今年有兩本網路日記《羊肉爐不是故意的》、《不理會太陽的向日葵》一上市就成為暢銷書,證明這種網路書寫,將會成為新文學的一支。

滑鼠、鍵盤、螢幕、寬頻,一個筆名、一個幽暗的窗、一顆明亮的心靈,就可以在浩浩莽莽的空間,輕輕地敲打著生命,而生命正是文學最飽滿的發酵。 §§

4.在悲傷中徹夜未眠 Queeni 人間福報 2004.5.1.

三年前剛退伍的時候,我還是一個公司的新人,因為單親家庭的關西,我必須為經濟打拼,每天努力上班,除了讓家裡有一個好的生活環境,也希望有一個好的成就和未來。

有一天同事聚在一起聊天,聊到了網路遊戲,那是我所不熟悉的世界,同事們很訝異我竟然沒有接觸過網路遊戲。因此,下了班後,大夥人便帶我去網咖接觸了影響我一生的遊戲『天堂』。

玩過之後,我深深的著迷,可以交朋友,可以練功,可以跟一群朋友廝殺,後來我也成為網咖的常客,但是網咖環境不是很好,人多又亂,所以我買了一部電腦在家玩,每天下了班回到家所做的事情就是打開電腦,跟著我的盟友一起去冒險,漸漸地我發現,下班之後練功的時間有限,如果練晚一點,隔天上班又沒精神,所以我辭去工作,專心玩『天堂』。

那一陣子,我的生活重心就是『天空』,每天不斷的練功打怪來增強實力,在跟盟友浴血奮戰守城的時候,建立了堅定不移得感情,天堂是我的一切,我每天沉迷在網路遊戲中,卻不知道真實生活世界已經開始慢慢產生變化。

有的時候跟朋友出去,開口閉口聊天都是去哪裡打寶,哪個怪會掉好東西這樣的問題,跟我相同話題的人,我才會想跟他出去,哪些因為沒玩天堂跟我搭不上話題的朋友,因為我覺得跟他們沒什麼好聊的,所以朋友慢慢變成了剩下固定的那幾個戰友。

家裡少了一份收入,收支不能平衡,所以母親開始到外面找工作,母親問我何時才想上班,我只是淡淡的回:等我練完……。我因為沒有收入,一個月一次的月卡和偶爾上網咖的錢得都跟家裡拿,如果拿錢的時候被問到上班的事情,我還會翻臉。

生活上的不如意,我都會跟網路上的朋友說,因為他們了解我,會安慰我。我可以在天堂裡得到慰藉和支持。

時間轉眼過去,就這樣過了三年,我如願地讓我兩隻角色變成死騎,享受著走過眾人時大家的驚嘆,身上無敵的裝備,算一算可以換台幣好幾萬,我也是守城時不可或缺的一名大將,當然,身邊還有一個天天上線陪我的可愛婆,但是卻在此時發生了一件我從來沒想過的事情……

我母親走了,是的,她離開我們了,為了家裡的經濟,她用她狀況本來就不事很好的身體去工作,積勞成疾得了肝癌,而我卻深埋在網路世界中,完全不知道她身體上的變化,等知道時,我收到的是一張死亡通知單,和去殯儀館看我母親得最後一面,當晚,我向個遊魂似地騎著機車四處亂逛,騎到了淡水海邊,我做在沙攤上抽著煙,開始回想過去的一切。

這三年,因為我沉迷於網路世界,不知道親人身體的健康竟然產生這麼大的變化,我渾然不知覺,直到失去了才知道,因為網路遊戲,我失去了親情。

這三年我只是跟聊得來的天堂世界裡的人在一起,其他朋友得邀約我一律拒絕,因為我覺得與其跟他們去玩,我不如練功。結果我失去不少本來很談得來得朋友,因為網路遊戲,我失去友情。

這三年甚至不記得我女朋友何時離開我的,我只知道本來我玩天堂的時候,總會有一個人坐在旁邊陪我,但是她何時不再來我家陪我,說真的,我沒有印象,因為在天堂中,總有個貼心得可愛婆會陪我一起練,跟我談心,我覺得她甚至比我現實的女朋友好。有這樣的人在身邊,何必要現實女友,因為網路遊戲,我失去了現實世界的愛情。

思考了許久,我領悟了很多,網路裡面的我是成就非凡,但是現實生活中的我卻「一無所有」……。親人走了,沒朋友、沒女友,只剩下自己一個人,我才驚覺,原來當初坐在電腦前面所奮鬥得東西全是一場空,如果可以再給我一次機會,我願意拿我天堂裡的一切成就換回母親得生命……

隔天,我在天堂表明我離去的意願,令我驚訝的事,那些我所謂義結金蘭的盟友,甚至我心愛的婆都只問我:「你不玩了,那裝備可以給我嗎?」看著他們說出的話,意外地,我一點也不生氣,也不感嘆他們的無情,因為似乎早就知道他們關心的是什麼,所以我沒有眷戀。

當晚,我又去淡水海邊思考我的未來,一切從頭開始吧!我這樣告訴我自己。

回首這三年,好像做了一場夢,很不實際的夢,那些網路上並肩作戰的朋友,還有貼心的婆,我現在想想,他們到底是誰?我現實完全不認識,但我竟然跟那些虛幻的人浪費了三年的光陰,我離去時,他們只關心我的裝備而不是我離去的原因,我才發現,原來大家所謂的結盟只是互相利用而已,當你要離開的時候,那些好朋友或是婆馬上就會消失在你的世界中,離你遠去……

決定了未來後,騎著機車載回家的路上經過了一家網咖,看到裡面那些玩家盯著電腦專注的神情,我不禁笑了……

我笑我慶幸自己跳出這個虛幻的世界,終於醒過來,也笑那些在網咖奮鬥的人,他們只能享受那些虛幻世界中的虛榮和成就,卻不知道自己身邊的世界正在慢慢的改變,以及他們所曾經擁有過的東西正在慢慢離他們遠去。

一個月後,我領了三年後的第一份薪水,我很想拿去孝敬我的母親,但如今那些錢,卻只能化作陣陣灰燼隨風飄舞……

是的,我三年後的第一份薪水只能買金紙燒給我母親,當天窩懊悔地在我母親的墳前大哭,我好後悔因為網路失去了我母親,我多希望聽到她的聲音,我多希望再看到她的背影,我多希望再吃到她親手幫我煮的每一餐,我很恨我自己,感覺好像三年沒看到我母親,竟然連她的臉我要回想都感到模糊。

但是,已經失去的永遠都挽不回來,人總是要失去才懂得珍惜

把這篇文章獻給正在沉迷於網路遊戲世界中的朋友,也許你看得下去,也許你看不下去,如果因為我的文章可以讓你跳出這個世界,我恭喜你;你繼續沉迷,我也許只能替你惋惜,這是我的經驗,我得切身之痛,我把它寫出來,希望可以幫助到人。

僅將此文獻給我母親,以及網路上的每個玩家。 §§

5.迷網難自拔青春變調回不去 張翠芬中國時報 2012-07-19

「別以為一個暑假沒關係,沉迷網路天天玩五個小時,就可能毀掉孩子的未來!」許多學生暑假天天掛在網上,作息顛倒,專家學者憂心提出警告,有太多個案只因一段時間沉迷網路世界,結果學業中輟、人生變色,就再也「回不去了」。

三總兒童青少年精神科主任葉啟斌表示,從放暑假開始,他天天都在門診叮嚀,請父母陪孩子出門多走走,不要整天宅在家上網玩遊戲,否則開學後就得收拾嚴重的「殘局」。

一位大企業CEO的獨子,本來就讀高中資優班,放暑假天天上網,每天至少五小時,他從遊戲中「頓悟」,認為自己沒必要繼續讀書,網路世界可讓他獲得最大的成就,開學後天天請假不想上學,鬧到最後只好休學,家人帶他就醫,花了兩年仍在治療。

另一位醫學系大三生,因沉迷網路罹患憂鬱症,出現自殺傾向遭強迫住院,需長期服藥治療,父母痛心疾首,原本前途大好的孩子,從此輟學再也「回不去了」。

彰化師大和台大心理系陳淑惠等台灣網路成癮研究團隊調查發現,從全國廿七校、一千六百廿三個有效樣本分析,台灣學生網路成癮現象已無「城鄉差距」,全面滲透到不同學院、年級,盛行率隨著年紀上升,男生比女生嚴重。

國高中大學盛行率逾廿%,高職二年級的男生是成癮最高危險群,這些學生平日每天上網六小時以上,假日更超過七.五小時,等於一睜開眼睛幾乎全天黏在電腦前面。

負責這項調查的彰化師大輔導與諮商學系主任王智弘指出,凡是有缺乏自尊、同儕疏離、家庭功能不佳、課業挫折、無聊感、神經質、憂鬱、焦慮等八大危險特質的學生,出現網路成癮的可能較高,應及早注意防範。

另外,研究團隊也突破技術限制,以第三者評量技術編製「陳氏網路成癮量表」家長版,全球首度針對國小低年級學生家長進行測量,推估小一學生成癮比率為三%,小二則大幅躍升到十六%。

王智弘強調,小一升小二是「預防成癮的關鍵點」,現在的小孩接觸三C網路遊戲的年紀越來越早,小一可能仍在玩遊戲機,小二因接觸網路機會增加,成癮比率驟升,教育體系應在這個階段增列相關防治課程,教孩子如何正確使用網路,否則沉迷網路時間越久,形成「慣性」甚至成癮,戒除困難度越高。 §§

6.不給上網就動粗 父母難為 拔掉插頭 不如好好溝通 張翠芬/台北報導 中國時報 2012-07-19

「我的孩子已經國二,升上國中的他開始迷網路。以前覺得他念書那麼累,偶爾放鬆一下沒關係,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沒想到現在每天晚上我們為了上網起衝突,暑假不去上學校輔導課,要整天在家。不答應他,他又開始甩門、摔東西,搞得很不愉快,該怎麼辦?」

「兒子常常為了管教與爸爸動粗,請少輔隊來處理,兒子竟然和警察動粗,還揚言以開窗跳樓威脅

在一場網路面面觀的家長談話會上,出席的家長大吐苦水,因孩子過度沉迷網路,不但造成親子嚴重衝突,有些父母甚至因小孩沉迷上網,無能為力改變,過度擔憂而罹患憂鬱症。三總兒童青少年精神科主任葉啟斌觀察發現,會沉迷於網路的孩子,通常家人之間的關係比較疏離,父母無力管教,或是從小就用錯方法,例如,考試成績進步就買電腦遊戲光碟或多玩半小時當「獎賞」。

彰師大輔導與諮商學系主任王智弘表示,家長可試著了解孩子為什麼選擇投入網路世界,花些時間和孩子聊天,觀察孩子或許正面臨龐大的壓力,要有技巧溝通,不是硬生生把插頭拔掉、沒收電腦,反會引發衝突。

葉啟斌提醒,網路沉迷有體質上的因素,特別是注意力不集中的孩子容易不耐煩、衝動,電腦網路可以快速滿足他們的需求。在孩子接觸網路之初,要帶有一點「強迫」性的約束,規畫不上網的生活,如果已成癮,最好找專業人員求助。 §§

7.戲院屠殺 虛幻世界吞噬凶手1 聯合報鄭皓中/研究生(台南市) 2012.07.22

賀姆斯,一個活在虛假世界裡的冷血殺手,在電影《黑暗騎士:黎明昇起》首映場上開槍掃射觀影群眾。十二條生命在他的「不現實」之下,離開了「現實」的人生。

凶手被捕後,自稱是蝙蝠俠系列電影中的反派角色「小丑」,就是這般對電影角色的自我投射,使得凶手活在非現實而脆弱危險的虛幻世界裡!

這雖是件發生在美國的悲劇,然而活在這種虛實不清狀態中的台灣青年,卻也不在少數!從言情小說到網路遊戲,從對穿越時空愛情的嚮往,到對電玩英雄的崇拜,多少青年活在煙霧飄渺中?那是個充滿了「自我投射」的世界,在那個世界裡,原本該要盡情揮灑青春的青年們,卻蹉跎無數光陰,揮霍有限生命。在那個世界之外,我們本來認識的許多青年,卻再也沒有走出來!這何嘗不是一種「異化」的過程?

馬克思在其一八四四年的《經濟學哲學手稿》中如此描述了「異化」的定義:「……工人在勞動中耗費的力量越多,他親手創造出來反對自身的,異己的對象世界的力量就越大,他本身,他的內部世界就越貧乏,歸他所有的東西就越少。……」這與筆者在此所討論的,那些回不到現實世界裡來的青年們,是多麼的相像!唯一的不同是,工人們是在勞動的過程中被異化,而青年們則是在對虛擬人物的「自我投射」過程中被異化了!

許多的台灣青年,正做著一場易碎的夢,抽著一桿超現實的鴉片煙!

清朝陳子莊寫《庸閒齋筆記》,當中就提到一個富家千金是如何陷入《紅樓夢》的幻夢之中。那名富家千金單相思書中賈寶玉,並且到了個無可救藥的地步,竟因此病倒了。在她臨死前,父母親終於發現,原來千錯萬錯都是《紅樓夢》的錯!一氣之下就將書丟入火中燒毀。沒想到那名千金小姐卻在病榻上痛呼:「奈何燒煞我寶玉!」之後氣絕。

不論是文學作品、影音媒體,又或是電玩遊戲,只要觀眾、玩家過度沉迷,那麼,就算是想像世界裡的喜劇,也會造成現實世界中的悲劇。在接觸這些娛樂之時,我們必須要保有現實的「自我意識」,如此才能不受羈絆的當個「健康而完整」的人!§§

8.戲院屠殺 虛幻世界吞噬凶手2 孔令信/教(台北市)

原本是一場歡樂刺激的電影秀,是正義蝙蝠俠扮演黑暗騎士終將見到黎明,沒想到劇中蝙蝠俠的對手「小丑」,從銀幕裡現身,一顆煙霧彈之後,沒想到接下來是,戴著面罩的真實「小丑」拿槍掃射,人們才驚覺這是血淋淋的集體屠殺惡行。

分不清真/假,把自己當做對抗蝙蝠俠的「英雄」,模仿歹徒的所有行徑,只想當英雄卻不知道真正的英雄心腸,價值扭曲與錯亂真的是害人害己。

蝙蝠俠的伸張正義行為,卻引發這一悲劇慘案;影片想要提醒,正義公道需要大家有勇氣站出來,卻沒想到有人看電影有心,想當打英雄的英雄,這更需要深深反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