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年03月04日補充閱讀──我 (的人生)要往那兒去?

第一堂生命教育課,我愛問同學兩個問題:你是誰?你要往那兒去?請同學思考「我是誰?我要往那兒去?」對高中生而言,人生似乎很漫長,然而,我的人生要怎麼過?選擇什麼學系?我想具備怎樣的人格特質?我該擁有那些品德?我要成為怎麼樣的「人」?這就是我所謂的「要往那兒去」?幾篇文章供參考。 徐茂瑋誌

1.洪蘭:成功的人格特質 聯合報2012.10.10

2.舒國治:年輕人志向之塑造 聯合報 2012.12.19

3.孩子,培養領袖素養 照亮更多人 聯合報╱李枝桃/國中校長(南投市)2012.04.05

4.楊渡專欄-感念比亞外部落的「分享」 中國時報 2013-01-02

5.周行一:2013聚焦貢獻 聯合報2013.01.01

6.親子天下》洪蘭:會做人比腦袋好重要 中時樂活2012-11-16

 1.洪蘭:成功的人格特質 聯合報2012.10.10

在捷運站聽到一個媽媽在告誡孩子,「不要跟某某玩,因為他功課不好,會把你帶壞」,孩子沒敢頂嘴,卻把頭轉開,表示不以為然。媽媽察覺到了,便放大聲音說:「你為什麼不聽?孔子不是說『無友不如己者』嗎?幹嘛去跟功課不好的人做朋友?」孩子咕噥了一聲,好像是說「勢利眼」。車來了,大家各自上車。

在車上我就想,孔子時代沒有考試,孔子的「無友不如己者」應該不是指分數,是指品德。現在很多父母都以為是分數,振振有詞的不准孩子跟功課不好的人來往。其實這裡面有兩層迷思,第一,這不是孔子的原意,第二,功課不好跟品性不好是兩回事,不能畫上等號。很多改變歷史的人功課都不好,因為他們不適合學校的教育方式,考試也考不出他們的程度,但是他們都對人類文明作出了貢獻。

「美國線上」(American On Line)的李昂西斯(Ted Leonsis)在一九八三年把他創立的新媒體List以六千萬美金賣掉時,他才廿七歲。最近他又把線上付款系統「金錢革命公司」(Revolution Money )以三億多美元賣給美國運通公司,但是他在念高中時,老師卻告訴他父母,他不是念大學的料,叫父母不必背債栽培他。事實證明,考一百分跟成功沒有關係,反而跟熱情、外向、興趣很廣、朋友很多、腦筋動得很快有關係,但是這些都不是考試考的出來的。

他人生的轉捩點是在他念大學時,碰到了好老師,建議他去讀海明威的《老人與海》,說這本書像剝洋蔥一樣,可以探索各種深淺不一的人生意義。他在閱讀時,發現一九五二年的《老人與海》文風與一九五年的《渡河入林》(Across the River and into to Trees)完全不同,因為一個人的寫作風格不可能在短短兩年之間有這麼大的改變。他懷疑《老人與海》可能是海明威早期的作品,因為缺錢,需出新書來支付開銷,便從抽屜中找出一些早期的作品交給出版商。為了驗證這個想法,他在一九七五年電腦還是IBM 360時,以一個大三的學生,進入教務處,用放在註冊組的終端機,打入海明威所有作品的字,用電腦去比對各期作品的字詞,找出了相關性,證明了《老人與海》有一部分是寫於五年代之前。

從這件事可以看出成功的人格特質:會動腦筋找關係,人緣好,有信用,可以進入禁區,又不怕吃苦,在電腦只會讀卡時,打幾十萬張卡進去做比對,得到他想要的結果。一個主修文學的人,能在科技業成就一番事業,人生豈可用分數來界定?

在廿一世紀,知識翻新得比翻書還快時,舊知識的一百分可能會阻礙新知識的吸收,因為腦筋背死了。分數是整個教育中最不重要的一項,不要以為孩子功課不好就一定沒出息,更不可因分數去阻止孩子交朋友,交朋友是看他的人品,做事的態度,分數連邊都沾不上。父母千萬不要因成績而剝奪了孩子結交志同道合朋友的機會,朋友才是他人生最大的資產。 §§ (作者為中央大學認知神經科學研究所所長)

2.舒國治:年輕人志向之塑造 聯合報 2012.12.19

四十年前我做年輕人時,想到日後自己要做什麼,很感迷茫。但既選念的是文科,總之往文事方面去著眼便是。又因幼年以來娛樂便是電影,當然電影編導亦在念中。昔年租書店看書,加上隨處廣播劇的聲音可聞,故「寫小說」似乎也可考慮。至於武俠小說這一類別,我做為四年級生,一來已是baby boomer(戰後嬰兒潮)一員,離亂之苦未受;二來六十年代青春活力薰陶、西洋娛樂浸潤,已有另一股「高蹈」之念,未必將武俠小說看在眼堙C更別提人受西方雜項牽引,中國古東西不得專注,武俠寫作也或力有未逮。

也因生在看似太平盛世,只會埋首此類飄渺不著邊際的憑空業作,如小說電影之流,絕不可能懂得此時間早有人或因政權不公、族類不平、怨毒不消,而將自己的事業界定為法政,將自己的前途託命為改革。至若有人讀書向上,一關一關過,出國深造,返國求取功名,亦不受我所懂。

今日年輕人,所有社會百業皆朗朗攤在他們面前,任由他選,要拍微電影、要做部落格作家、要做街頭藝人、魔術師、西藏聖山巡遊者,電視台名嘴、算命先生、心靈按摩師、行為藝術家、裝置藝術家、茶席示範家、瑜伽教練、小劇場工作者、自費出版人、文化論評者、書評家、推理小說學家、自行車環島家、地中海菜餚專家、紅酒鑑賞家……太多太多。

更別說醫生、護士、銀行行員、保險業務、空服員、查水表的、報社編輯、小學老師、中學老師、大學教授、軍人、司機、清垃圾的、鋪馬路的,以及太多的處長、署長、科長、襄理、協理、經理……等等傳統一逕存在的職務。

然則一個敏感、稍有眼光、自視不凡的年輕人,能在台灣這個社會上覓取一個恰如其分的工作來開開心心的做嗎?

比方說,一個對電影深有興趣也頗注意研究的年輕人,看了中港台那麼多電影,你拍這,我拍那,皆不覺得有意思,那他是否自己下海來做?他能這麼看到,已顯然走在太多人前面,其餘但看他怎麼實際下手而已。

有人看出社會上低頭族太多,看出都市人普遍睡眠不足,看出太多家庭餵小孩垃圾食物,看出土石流是因山林濫伐,看出都更之後有可能將貧戶擠到邊緣,看出多買兩三幢房子視為儲蓄是一來不環保、二來到老其實未必划得來,還不如當下花錢花得爽快些。如果年輕人確實看得高看得遠,那他該做什麼事?著書立說嗎?這是一途。進中研院做研究嗎?進電視台做新聞總監嗎?或乾脆出來做官或做立法委員嗎?

或只是做一個靈台清明的尋常老百姓?

然後這樣的尋常老百姓,偶而被陳文茜採訪一下,偶而被「商業周刊」報導一下,接著許多部落客傳閱他的訊息什麼嗎?

台灣的人才都隱藏在何處呢?

《世說新語》中,說魏武帝曹操將見匈奴使,自覺形陋,就找了一人代替他,自己捉著刀站旁邊。謁畢,曹操派間諜問:「魏武帝如何?」使答:「魏王雅望非常,然旁邊捉刀的人才是英雄啊。」曹操聽後,追殺此使。

你若是滿腹才學,哪怕捉著刀站在偉人旁邊,也會被識才者認出,那台灣就有希望了。 §§(作者為作家)

3.孩子,培養領袖素養 照亮更多人 聯合報╱李枝桃/國中校長(南投市)2012.04.05

孩子:

我在許多演講中,一再提到教育對人的重要性;已過半百的我,仍感受到過去教育對我的影響。

我的父親是不茍言笑、嚴肅至極的父親,當我們跌倒時,他不准我們哭,也不會溫暖的擁抱;當成功時,他更不會顯露一絲驕傲,或是給一句鼓勵。我曾對朋友說,父親很像句號,所有的喜怒哀樂到他那裡全結束了。

但父親卻以他的身教,讓我們明白:「做事認真、做人清白」,成了我們一生任事的指標。因之,我對兩個女兒的教育,也希望成為我給他們最好的財富。

前些時候,朋友問我:在教育上最想做什麼?我告訴他,我要栽培孩子具備領袖素養,沒錯,孩子,我就是要把你們當領袖來栽培。

「把燈光提高一點,好照亮更多的人」,那個站在高處的領袖人物,是能照亮基層的人,因此需要栽培,能站在高處且願意提燈的領袖。孩子,不管將來你從事哪個行業,我絕不能在基礎教育中疏忽了給你們領袖素養的培育。

說到領袖素養,第一要具備的是有目標及理想:不管孩子與我分享什麼樣的目標,我都站在傾聽及分析的角度,鼓勵他們腳踏實地找到努力的目標,但也提醒他們要為自己負責,朝目標前進。所以孩子,國中三年希望你能建立屬於你要努力的目標,而不是他人給你的。

第二,希望你擁有的是無畏的勇氣:一個擔任董事長的朋友個頭很小,但氣勢總能壓住很多場合,我曾說他天不怕地不怕。他告訴我:不管怕不怕都需要闖的話,那就放手一闖;既然闖了也不知成功與否,就放心的闖吧!

我說放心闖未必能闖出名堂呀!朋友聽了哈哈大笑:若遭遇挫敗便退縮,如何能成為該行業的領袖?他提到自己也曾失敗,不得不在夜市擺地攤,但他依然無所懼,靜待時機再起。「我若失敗了便怕得回鄉下種田,怎會有今日的成績?」他的笑顏中藏著一雙似鷹般銳利的眼神。

孩子,希望你們去探索那些成功者背後的故事。曾經看過一部影片,鞋店老闆看著招牌上的鞋字說:「鞋字半邊難呀!」他的太太卻樂觀的說:「鞋字半邊佳呀!」我很喜歡老闆娘的樂觀智慧,她說一步難一步佳,淺顯的字句卻蘊含人生大哲理,既然人生是一步難一步佳,那又有何畏懼?別怕,勇敢的闖出自己的人生吧!

第三,我要你們有一顆溫暖的心。我很喜歡二句廣告辭:熱情決定你的行情;氣度決定你的高度。曾經我是孤傲自以為是的人,後來身陷痛苦的幽谷中,因為他人一雙雙溫暖的手牽引,才能找到光亮的路途,也因之自己下定決心:也要以一顆溫暖的心來協助他人。

孩子,在舉辦的寒冬送暖、跳蚤市場等活動中,看到你們發揮愛心,熱心助人的模樣,我很驕傲,但更希望能讓你們了解:一個領袖,必須具備一顆溫暖的心。

孩子,不管你現今功課成績如何,但我希望你能早立目標,及時努力之外,更重要的是維持學習的熱情,學習是一輩子的事,不管你將來是士、農、工、商,都能在你的領域上努力,時時精進,並能從學習中找到學習的興味。

校長媽媽§§

4.楊渡專欄-感念比亞外部落的「分享」 中國時報 2013-01-02

比亞外部落很小很小,只有十六戶人家,一百三十八人,年輕人都在外地工作,平時主要是老人婦人和小孩,位在北橫公路上,入口處掛了二十個郵局信箱,純樸整齊,綠白相間,靜靜的望著寂寂的公路,彷彿老人家的眼睛,還在等待郵差帶來遠方孩子的消息。

因為它太小了,也沒什麼特色神木,路過北橫的人很少會注意。直到十年前,政府進行社區營造,讓此地的耆老和年輕人一起尋根,記錄部落的歷史,它開始有文化的自我認同。但它只是建立民族自信的開始。六、七年前,因為長期發展的有機農作,開發泰雅族文化步道,而開始為外界所知,但也只是很小的範圍。去年開始,展開光點計畫而有「以工代宿」的項目,同時鄰長也向政府申請「多元就業計畫」,可以讓六、七個年輕人返鄉,支付他們固定的薪資,於是這個部落漸漸有了起色。

此地會成為生態農業區,與猶浩長老有關。二十幾年前,他和許多人一樣,種植水蜜桃。由於水蜜桃很香,很甜,吸引大批東方果蠅和葉蛾,所以必須大量使用農藥。有一年他連續中毒三次。次年,再度中毒,住院一個多月。他想到農藥毒害的不只是自己,還有他的孩子和所有食用者。更可怕的是除草劑。泰雅族習慣跪伏在地上工作、除草、摘菜,可是一旦地上灑了除草劑,農民的腳就會皮膚病變,除草劑一旦用上,十年後才能消除,並且再長上草,真是太恐怖了。

他決定不再用農藥和除草劑,可是第一年下來,收成只有一成五,其它都給東方果蠅和葉蛾吃了。朋友都勸他,別傻了,可是他沒辦法,泰雅族的自尊心和固執,讓他決心貫徹到底。有一年,連續三個颱風,讓他的收成幾乎等於零。不過,碰上颱風,有沒有農藥也沒差別了。

這情況要直到有一年,他夜間去巡視果園,看看夜間才出來活動的葉蛾是怎麼吃水蜜桃的。他戴著頭燈,才一走進去果園,就有一群葉蛾撲了上來,他驚訝得揮手驅趕,卻沒什麼用。飛蛾撲火的本性,讓它們不斷撲向他的頭燈。那一晚他抓了上百隻葉蛾。後來幾個晚上他都去抓飛蛾。那一年他果然收成大增,收入六、七成。後來他買了捕蟲的夜燈,再於夜燈下置一個大水盆,讓撲上的葉蛾掉進水中。想不到,一個晚上竟然撲殺了上千隻飛蛾。那一年,水蜜桃收成了九成。是一個大豐收。「我做的好事,總算讓天上的神看見了,他回應了我的希望。」猶浩長老說。

就這樣,他堅持了下來。

這個部落最受矚目的是六、七年前,選出第一個女頭目吉娃斯。這在以男性為主的泰雅族是破天荒的紀錄。吉娃斯最為族人所愛戴的,乃是因為她是「一個很會分享的人」,她和所有客人分享泰雅族的歷史文化,分享食物和溫暖,分享她的生命故事,分享泰雅族生活的這一片大自然。因為對她的感念,至今她去世已經十個月了,部落的人們還捨不得選出新的頭目,大家還在說,等我們的想念平息一點,再來選新的人吧。

這個小小的部落,還有一個特點:不出賣土地。其它部落曾有漢族捧著一、兩千萬現金去買地,當場就賣了。結果不出兩年,揮霍殆盡,貧病以終。比亞外部落的人記取了這個教訓,抵死都拒絕出賣土地。這裡也沒有雜貨店在賣酒和香菸,這真是很奇特的現象。它並不富裕,但它有自尊,有喜樂。

這個部落不禁讓人想到,所謂「開發」到底有什麼意義?台灣許多農村開發很早,現在都改建成了工廠倉庫,荒涼一片;有一些原住民部落開發得早,卻更早被漢族買光了土地,被雜貨店的菸酒給吸乾了血。開發如果沒有自主發展,不能帶給年輕人希望,又有什麼意義?現在政府的經濟發展觀光也一樣,總該問一問我們有沒有給年輕人帶來希望?給土地帶來生機呢?

最讓人感念的是女頭目的理念:分享。唯有經濟資源的分享,生命故事的分享,民族文化的分享,人們活在互助的社會裡,才有真正的平安喜樂。如果都會裡有許多失業的勞工在擺攤流浪,這個社會能快樂嗎?如果經濟的成長不能為弱勢者所分享,這樣的成長有什麼意義?(作者為作家)

5.周行一:2013聚焦貢獻 聯合報2013.01.01

我在商學院裡教投資學或創業管理,授課目標是教學生賺錢。在第一堂課裡,我通常會先告訴學生,在這學期中要隨時記得,錢可能是人生中最不重要的東西;在最後的一堂課裡,我會給學生一個演講,嘗試說服他們,如果把人生聚焦在賺錢,最後將一無所有,但是如果期許自己成為一個了不起、對人類有貢獻的人,最後反而會是個最富有的人。

每次到了新年期間,發財是大家普遍的願望,也許在二一三年的新年裡,我們可以有一個不一樣的願望,期許成為一個對別人有大貢獻,而不是自己有大財富的人。每當我以「錢不重要」作為演講的開場白時,總能引起學生的注意力,畢竟大家常聽到的說法是「錢不是萬能,沒有錢卻萬萬不能」,念大學不就是為了將來能找到賺錢的工作嗎?難怪畢業後難以接受薪水不高的工作。

當聚焦在金錢的時候,我們的判斷會以金錢的多寡為基礎,而因此做出一連串錯誤的人生判斷。我喜歡逛新的建案,對教學及寫作很有幫助,每當見到年輕夫妻咬緊牙關買下負擔過重的房子的時候,就好像已經看到他們將來會受制於每個月必須拚出的房款,而無法做出種種有關職涯、生活、學習等最好的人生判斷。聚焦在金錢上也可能會造成難以挽回的錯誤判斷,例如基金經理人圖利自己,而忘記了對投資人的承諾;從政者利用權勢斂財,而辜負了民眾的託付。

我告訴學生,人生是許許多多、大大小小的判斷累積而成的,愈不受金錢牽制所做的決策才會愈正確、愈輕鬆,而減少心理負擔,例如因考慮金錢而不爭取最好的學習機會是多麼的可惜、因想要較奢侈的生活而短視近利會決定我們的一生。如果願意過簡單一點的生活,就可以避免聚焦在金錢上面,而做出更好的人生判斷。你也許聽人說過「要會花錢才會賺錢」,這句話是再錯誤不過的了,不把你的人生聚焦在如何花錢或賺錢,才可能做出正確的判斷,有豐富的人生。

我告訴學生,我們能做的最好的判斷,就是期許自己作一個了不起的人,這當然不是一種自以為是的倨傲態度,而是種要對別人有貢獻的廣大心胸。當不再聚焦在金錢上的時候,我們才有可能聚焦在貢獻上。一個覺得自己了不起的人,會有所為,而有所不為,堅持走正確的道路,也一定會懂得反省,讓自己愈來愈進步,愈來愈了不起。

不是每一個人都能成為韓愈、孫中山、華盛頓、愛因斯坦、賈伯斯,事實上只有很少數的人這麼了不起,但是只要期許自己,每個人都有機會成為改變世界的人。事實上,在人生過程中盡了力做好事的人,都是了不起的人,我告訴學生,不要允許別人認為你不可能了不起,自己了不起的程度有多高,僅只受限於自己的想像而已。

期許自己是了不起的人最後也可能成為很有錢的人,投資大師巴菲特在「雪球」裡講過,他一生追求的是別人對他的肯定,尤其是他在乎的人,其中當然包括了把錢交給他管理、信任他的投資人,他一生誠信、誠懇,努力替投資人賺錢,自己也變成了世界首富之一,但是他的生活簡單,已經決定把所有的錢都捐助公益,他就是個非常了不起的人。讓我們在二一三的新年裡,下定決心從聚焦發財,轉為聚焦貢獻,期許自己成為一個了不起的人!

(作者為政大財務管理系所教授)

6.親子天下》洪蘭:會做人比腦袋好重要 中時樂活2012-11-16

面試時翹二郎腿,離開時不推回座椅。現在年輕人抱怨進不了研究所、找不到工作,但誰願意和粗俗無禮的人共事?

最近去替一個研究所作甄試委員,因為這個領域現在很紅,所以報考的人很多。問了一整天,結束後,所長很過意不去,因為公家給的車馬費只有兩千元。她就自掏腰包請我們吃飯。

用餐時,大家談起剛甄試過的學生,都頻頻搖頭,因為現在的學生坐沒坐相。有的坐下來,腿就翹起來了,甚至叉開來成八字形。只有少數學生腿有併攏,而且只有極少數的學生離開時,把椅子推回去。

所長很感慨地說,現在知識翻新得這麼快,兩年前的教科書已經沒有人用,五年前的就廢紙回收。科技日新月異,學生只要肯學,其實不必管他現在知識有多少,但人品不端,以後會令系所蒙羞。

席間有位教授說,他去某大學演講,回家後,一堆學生寫電子信來要投影片。原來,該課要寫報告。最簡單的方式,當然就是直接跟老師要投影片。有學生還特別註明「請務必回」,讓他哭笑不得。

話匣子一打開,每個人都有類似經驗,最普遍的就是「不具名」。也就是說,向老師請益,卻不告訴老師你是誰。這種信只好直接退回,因為我們不處理匿名信。

所長的先生說,他公司招考員工時,他一時興起,走進去看他的人事主任如何篩選新人。只見主任很客氣跟考生遞名片,那考生轉身看到他,便把手伸出來,大剌剌地問,「那你的呢?」

他吃了一驚,不能相信有人這麼魯莽。他說,在別人的地盤,人生地不熟,不可以擺出高姿態。看到陌生人,一定先探別人的底,不可先假設別人地位低。

他雖然是開玩笑地講,但是意思很明顯:你們大學教了什麼?怎麼教出這樣不知天高地厚、目空一切的學生來?

其實不只學生,整個社會的價值觀都出了問題。很多人把無禮當作性格,把邋遢當作時尚。其實,不注意衣著,蓬頭垢面,不修邊幅,不是豪邁,是不尊重別人的表現。粗俗也不是率直,是沒有品味。

一些描寫性器官的話,不可在廟堂上講。它不代表草根性,它只反映出沒教養。前警察大學的教務長黃富源說得好,率直是良好的品質,禮貌是永遠不變的價值。直來直往、不做作,很好,但是必須有禮貌,不然就是粗魯。

我們從小被教導,禮是規規矩矩的態度,義是正正當當的行為。當大家都守規矩,社會自然安定和睦。

現在新聞娛樂化,天天大幅報導藝人結婚、外遇緋聞,讓孩子誤以為這就是人生,行為就該這樣。

又因為這些無營養新聞,嚴重壓縮國際新聞和一些重要民生經濟議題,使學生沒有視野、無法判斷是非。念了很多書,卻完全不知道自己的行為,給人家什麼樣的觀感。

當他們抱怨找不到工作時,能怪誰呢?誰願意和粗俗無禮又自大的人共事呢?

教育是國家的根本,品德是做人的根本,切莫等閒視之。

(作者為中央大學認知神經科學研究所所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