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愛與婚姻倫理講義

1.愛與性的關係為何? 徐茂瑋

2.秀玲懷孕了 徐茂瑋

3.離婚女人的十字架  徐茂瑋

4.娶兩個老婆,很浪漫? 徐茂瑋

5.證婚致詞──愛情從今天開始 徐茂瑋

6.賀承臻與韋廷新婚  徐茂瑋

7.還君明珠雙淚垂 徐茂瑋

 

1.愛與性的關係為何? 徐茂瑋

嬰兒在父母親的懷抱中,每一親吻、廝摩、凝視、撫摸、餵乳、傾訴……全是愛的傳遞,人從出生即由親密的肢體接觸,學習以身體傳達心中的愛意,不論親情、友情、男女之情,除了口說、眉目傳情外,皆可藉由身體與對方的接觸程度,使對方「體驗」情意的濃淡。尤以男女的愛情到了極致,是彼此身體完全的奉獻,靈魂與肉體結合為一。如《聖經》所說:「人應離開自己的父母, 依附自己的妻子,二人成為一體。」

我的口說我的心,我的眼神釋出我的情,我的身體奉獻我的愛,誠於中,形於外。人的每一句話語,每一個眼神,每一次攜手,都該是發自內心真實的傳遞。關切讚美,顧盼回眸,扶持依偎,代表滋長的情意,肢體語言與心中情意理應一致,親密行為與真愛當是相對等的,而且如影隨形的是責任與許諾。所以,性(身體的幅度)是一種表達;生命委身到甚麼程度,則身體的表達就到甚麼程度。

因著生理的成熟,孩子對性的興趣越發好奇,社會開放資訊氾濫,性刺激充斥於孩子的生活中,重重誘惑,不免企圖一探究竟,一旦有交往的對象,能否把持自我,令人憂慮。

因之,宜教孩子問自己:「準備好了嗎?」男女間的親密行為往往「不可逆」──只會越來越親密,所以從牽手、搭肩、摟腰……,當事者是否清楚知道每一階段,都將走向下一階段,而我準備好接受這一階段了嗎?或只是一時衝動,隨興而為,沒有清楚的自主。準備什麼呢?真愛當是親密行為的指標,如果缺少真愛為基礎的親密行為,當然就沒有許諾,沒有責任,更遑論未來。真愛必以許諾、責任、珍惜彼此為內涵,是故,親密行為的進展必隨著真愛的滋長而進展,直至終生的許諾──「執子之手,與子偕老」。

高中生不論經濟能力、人格成熟度,都不足以獨立,固然不適合結婚,能許下終生諾言者,也非常稀少。並非否定高中生有真心愛人的能力,吾人深信高中生每一個愛戀,都是真誠的。然而,高中生的生未來不可限量,充滿無限可能,待脫胎換骨後,年輕歲月時山盟海誓的戀愛,是否依舊能令人義無反顧的縱入?還是只值午夜低徊的如煙往事?何況,親密行為的「不可逆」,如果不能想清楚「我是否願意承擔此階段的責任?」一時情慾高張,冒然而為,很輕易地就會過了頭,待清醒時覺察到內心並沒有對等的真愛,又不能delete已發生過的親密行為,最糟的是對方又誤以為:「你的肢體語言與心中情意是一致的」,因而墮入更深的情愛中。此時,繼續這樣一頭熱的戀情,恐怕是百般的不願;要結束它,將背負「始亂終棄」的罪名。怨恨、報復、糾纏不清的情侶關係,可能就始於此,最甚者威脅恐嚇、暴力相向,生命為此混亂不堪。這豈是純真愛慕之情的初衷?因此身體親密之表達寧不及勿過,雖心中真情溢滿,仍宜保持適當距離。

「孤男寡女,不獨處一室」,為祖先處理男女關係的智慧,教我們不要陷自己於自我中心的盲目情慾情境。孔子教顏回「克己復禮」,「克己」包括克制自己的情慾,高中生即該學習克制情慾,而且是一輩子該修的學分。最近許多身敗名裂的聞人,究其原因,無不是始於緋聞,緋聞的罪魁禍首是情慾的不能自制。對仰慕的對象產生情愫,乃人之常情,無關道德是非,然而,不能放任其騁騖,要知有所止,愛與性宜「發乎情,止乎禮義」!

2.秀玲懷孕了 徐茂瑋

秀玲與男友不小心懷了孕,男友嚇得不知該怎麼辦,只一味叫她去墮胎。秀玲自己心裡也很害怕,不知如何是好?

秀玲懷孕事件,顯現四個問題:一、婚前性行為;二、感情的責任;三、避孕與安全;四、墮胎後遺症。這四個問題不但是倫理議題,還涉及法律責任,孩子宜釐清之。

我們先討論法律責任,依據刑法第二百二十七條:「對於未滿十四歲之男女為性交者,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對於十四歲以上未滿十六歲之男女為性交者,處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十八歲以下犯此條罪者,是告訴乃論,可減輕或免除其刑。再者,刑法第二百八十八條:「懷胎婦女服藥或以他法墮胎者,處六月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一百元以下罰金。」與未滿十六歲之男女為性交者,以及墮胎都涉及刑責,是孩子不可不知的法律知識,以免蹈法而不知。

現代人生理早成熟卻晚婚,近年社會風氣開放,資訊氾濫,接觸性刺激的年齡不斷下降,性嘗試的年齡亦隨之下降,「中學生該不該談戀愛」已是古董,「中學生可不可以有性行為」才是孩子最困惑的問題。雖然美國近幾年守貞觀念重新流行,但是直接告訴我們的孩子應該守貞,恐怕是效果最差的方法。因之,與孩子討論此議題時,不妨由幾個角度檢核:

一、守貞的意義是什麼?男女性都當守貞?都不必守貞?或只有某一性當守貞?守貞的底線在那裡?美國白宮貞潔教育創辦人及執行長李絲莉安如(Leslee Unruh)主張「守貞是防範墮胎的利器」,以及「真愛要等待」(Sex Can Wait),合理嗎?

二、準備好了嗎?男女間的親密行為往往「不可逆」──只會越來越親密,所以從牽手、搭肩摟腰…,當事者是否清楚知道每一階段,都將走向下一階段,而我準備好接受這一階段了嗎?或只是一時衝動,隨興而為,沒有清楚的自主。準備什麼呢?愛當是親密行為的指標,如果缺少愛為基礎的親密行為,當然就沒有許諾,沒有責任,更遑論未來。所以,愛、責任、許諾與親密行為成正比,守貞的意義此刻影響正比的大小。

三、避孕的常識與安全性行為。教孩子避孕的常識,並不是同意孩子可以有性行為,目的在保護女性避免秀玲的悲劇,並且,隨著社會急速的開放,教授對象的年齡亦宜下降。安全性行為有ABC三原則,A(Abstinence):避免發生性行為;B(Be-faithful):如果有性行為,採固定、單一性伴侶;C(Condom):使用保險套等避孕方法。ABC三原則以杜絕懷孕、性病與愛滋,即負責的「愛」與安全的「性」。

四、懷孕了怎麼辦?

秀玲懷孕了,與男友結婚嗎?生下孩子?孩子怎麼辦?可不可以墮胎?……還有其他選項嗎?原本無風無浪的生活,已不再平靜,秀玲要如何度過這一難關?

秀玲與男友都還是高中生,在經濟上得依賴父母,二人的心智是否成熟到足以承擔組織家庭?心理上已準備好為人父母?彼此之間的感情是一時衝動?或是基於相當的了解而心靈契合?雙方的父母願意孩子如此早婚,而且接納對方?重重的問題,都不容易解決。結婚只是解除秀玲眼前的困境,漫漫的生命問題才展開 (成人的婚姻問題亦然)。小兩口得適應彼此、適應家庭的責任、適應對方的家族,一般新婚者都要一段磨合期,緊接著寶貝出生,初為人父母心態的調整也相當辛苦,非自願的懷孕,恐怕連喜悅都被沖淡。因此,小兩口相互的溝通、包容、體恤得倍加努力,更要追求生命智慧,提昇自我,方足以對抗壓力,維繫感情與婚姻。此時,明理的家長是助力,反之,可能是亂源。老師依然扮演指導、關懷、傾聽、支持的角色,然著力點大概不多,盡力而為即是最佳表現!

如果秀玲選擇不結婚,高中生未婚生子,難容於今之社會,在校內將遭指點,大概暫時休學是較恰當的。如秀玲家中經濟能力許可,家長能安排待產事宜;如有困難,宗教團體有未婚媽媽之家,可以安頓秀玲。待產期間秀玲宜思索生命的意義,自己將何去何從?心智上能否負起未婚媽媽的責任?漫長的未來歲月能否不棄不離教養孩子?孩子不是洋娃娃得有審慎的思考與規劃,再加上堅強的毅力,方能扛起重擔。如不能撫養孩子,宗教團體也能為孩子安排領養。終其一生,午夜夢迴,秀玲或許惦念……

以上的選項都不是秀玲能接受的,秀玲不想要孩子,墮胎違反道德嗎?墮胎是殺人嗎?在倫理學上墮胎是一爭議性很高的議題,有南轅北轍的推論,其核心在於──人的定義。從何時起算是人,眾說紛紜,一說卵子與精子結合即為人。人的一生不斷發展變化,由受精卵變成胚胎,發展為胎兒,出生為嬰兒,逐漸長大成人至老年。在發展變化之背後,有一不變的主體──「我」。精子不會成為「我」,卵子也不會成為「我」,當精子與卵子結合,這一結合體是「我」的最初型,因此,受精卵是人,反對墮胎。有主張三個月以前或四個月以前不算人,有主張生下來才算人。當胎兒被認定是人,墮胎才背負殺人之罪名。是不是任何情況下都不能墮胎?天主教官方認為任何形式、任何目的的人工墮胎都是違背倫常。激進的女性主義主張身體自主權,上綱至母體有拒絕另一個生命借住的權利,墮胎是行使自主權。

有三種情形墮胎可以被接受:一、「治療性墮胎」,當胎危母命,不得已只有墮胎;二、被強暴而懷孕,婦女有權利墮胎,因為懷孕的過程,可能造成此婦女持續被凌辱的痛苦;三、胎兒畸形,達腦死或完全無法生存者。這三種特例之外,皆不可墮胎。

懷孕其實是所有生物性行為的目的,於人類有時卻成為副作用,追求性的歡愉時,就得承擔懷孕的風險,高中生懷孕了怎麼辦?結婚?心理不夠成熟以成家養子;墮胎?傷身又可能內疚終生;生下孩子?雖有宗教慈善機構照護未婚媽媽生產,並安排收養,但得休學且丟人,何況,將一輩子惦記、虧欠嬰兒。這種種磨難都不是十幾歲的孩子所能承受的,而且,受難的都是女性,不少闖禍的男性一走了之,是故,女性能不謹慎於性行為嗎?在課堂中,筆者常告誡男同學:「愛她,請不要讓她懷孕;不愛她,請不要糟蹋她。」也告誡女同學:「不要為了愛而性,清楚掌握自己的界線。」清楚、明確、自主的愛與抉擇,無謂的悲劇不易發生。秀玲的悲劇已發生,失去的胎兒不能挽回,但是人生的路漫長,自責懊惱於事無補,親人、老師、同學的陪伴有助走出陰影,如能再探索生命的智慧,以及宗教的終極關懷,不久即可重生。

由法律刑責與性愛倫理來分析此事件,幫助孩子澄清價值觀與謹守原則,該是防患未然的最佳方法,甚至,由此延伸至婚姻觀念的建立與婚後情慾的克制,都將是能否信守婚姻承諾的關鍵!

3.離婚女人的十字架  徐茂瑋

某男性立委在一個委員會的場合中,對未接受邀請,自行進入會場旁聽的女士,罵道:「你這個被離婚的查某,不知做了什麼事,才會被離婚,不要臉!還敢來這裡。」旁邊一立場相同的女立委,也加入趕人的行列,另一位不同立場的男立委,只勸說:「她是女生,你不要這樣!」電視新聞每個小時不斷重播,讓我們的觀眾一再聽到對離婚女性的惡質污衊羞辱,成人或有辨別其中隱然的成見,對年輕的孩子,是否因而就認同「離婚的女人背後必有見不得人之事」?身為教師對此不平不得不鳴。

首先,我們得教導孩子就事論事,就理論理,這位女士可不可以進入會場旁聽,當依照立法院的議場規則處理,如果議場規則有模糊地帶,彼此宜以理性論述贊成或反對的理由,充分討論後,再依立法院的遊戲規則,由主席裁奪或表決等方式決定,而不是以暴力語言攻訐隱私,毫無民主素養的方式表達。我們的社會欠缺民主素養與理性論述的能力,由此可見一斑,教師怎能袖手旁觀,不培養孩子理性思維與民主素養?這位女士後來是因為不符合議場規則被請出會場,在外等待會議結果。然而,究竟是立法院的規則運作得當,還是囂鬧者得逞?恐怕得國會殿堂上的袞袞諸公才能回答我!

其次,一對夫妻由兩情相悅(大多數是如此),彼此許諾,廝守終生,到離婚收場,其中的愛恨情仇,是非恩怨,絕無旁人置喙之餘地。持平而論,因為未能親自領受二人生活中點點滴滴的互動,焉能如戲評、球評觀賞整齣戲劇、全場球賽,然後客觀的評論?正如諺語云:「清官難斷家務事。」是故,任何人無權評斷他人的婚姻、感情,更何況是如此粗暴、專斷的羞辱。

再者,此段粗暴語言的背後,隱然對離婚的歧見,尤其對離婚女性的詆譭,更凸顯其男性沙文主義。婚姻經營不善走上離婚之路,想必是人人都不願意的,失婚的哀痛想當然是生命中一道深且不易恢復的創傷,揭他人離婚的瘡疤,以此隱私攻擊他人,已極其惡劣!竟然說「被離婚的查某,不知做了什麼事,才被離婚!」由「被離婚」、「不知做了什麼事」,可知此話背後故意隱藏著:「女性離婚必是不貞」,此類的詆譭,更嚴重的指控是:「離婚的錯都是你」。嗚呼哀哉!堂堂國會議員竟有如此不堪的思維,並對離婚女性人格凌虐!

結婚是忠於自己的感情,決定終生委身於所愛,世人都會給與新人祝福;離婚無異是宣告過去的抉擇是錯誤的,承認婚姻與愛情經營不善,世人未必能同情理解當事人的苦衷悲慟,但是無權也不該妄加論斷。離婚的男人或女人,不論當時誰是誰非,都已造成傷害,也成為生命中一大挫敗。吾人相信婚姻是神聖的,信守婚姻的諾言是必要的,萬不得已,我也尊重離婚者的選擇。失婚已是苦難,世人何忍再強貼標籤於其人格?

冷眼看掌權者蠻橫粗鄙至此,悲嘆無奈之餘,還是好好教育孩子,以理性面對衝突,以尊重看待異己,以感性同理苦難,將來才會有理性的掌舵者!

載於「教育部生命教育學習網時事評論」

4.娶兩個老婆,很浪漫? 徐茂瑋

一位國寶級的藝術家出殯之日,國內某新聞頻道SNG報導該新聞,女記者高分貝報導著:「藝術家大多很浪漫,國寶級藝術家XXX曾娶兩位夫人,真是浪漫!XXX生了八個兒子,也都遺傳浪漫個性,所以共有十六位媳婦。……」此段鼓吹兩個老婆真浪漫的論調,連續播放了二十四小時。嗚呼哀哉!不知污染了多少純潔的心靈?娶兩個老婆叫浪漫,那麼,嫁兩個丈夫也浪漫嗎?

對此新聞報導之內容,由幾個角度來論之。

國內電子媒體以SNG報導新聞浮濫至極,盲目搶先報導新聞而無自制能力,新聞記者搶著報導,不但對報導主題不事先做功課,報導時只知搶先,素養又不足,於是以機關槍的速度說一連串,不經大腦、不加修飾、不知所云的粗暴、非理性的報導。於是問拿著麥克風,強逼問淚流滿面的事故家屬:「你現在的心情怎麼樣?」最經典的是報導分屍案,問檢察官:「這是他殺?還是自殺?」如果我們沒有能力改善新聞報導的品質,只有拒看電子媒體的新聞,免得孩子受污染。

台灣以往的觀念(現在很多人仍是)男人納妾、外遇、逢場作戲,不只社會容許之,甚至是能力的表現,向人展現「我真有辦法」,君不見,選舉時還有候選人高唱「雙人枕頭」。如果為了傳宗接代,更是理所當然,肚皮不爭氣的黃臉婆(其實責任尚未釐清)如果反對,就是沒器度、不識大體。反之,女人「討契兄」,不見容社會,街坊鄰居,蜚短流長,永不得安寧。是故,如果嫁兩個丈夫不被讚揚為浪漫之愛,請不要告訴我「娶兩個老婆,很浪漫」!

愛情是千古以來,人所追求嚮往的。真愛是什麼?恐怕人言人殊,但是「許諾」與「忠誠」是許多人認同真愛該遵守的條件。換言之,真愛容許「同時愛上兩個人嗎」?真愛容許「早上告訴配偶我愛你,中午與情人上賓館嗎」?「許諾」與「忠誠」的背後是責任,愛一個人就得負起愛的責任──「信守許諾,保持忠誠」。

愛情可能走向婚姻,然而現實生活裡的婚姻卻未必有愛情。有愛情的婚姻當然得「信守許諾,保持忠誠」。也有不是因愛情而建立的婚姻,因為婚姻的意義有相互扶持、長相廝守的約定,如果婚姻中沒有了彼此照顧的義務,婚姻制度恐怕早已不該存在。因愛情結婚,婚後愛情卻褪色的夫妻,仍該服膺當初的許諾,俗諺說「少年夫妻老來伴」,即是年輕時的戀愛激情不再,轉而為親人、老伴,乃為有情有義──年輕時有情,老了有義。所以,婚姻的責任也是「信守許諾,保持忠誠」。

總之,譴責此荒謬的新聞報導,並呼籲家長關心孩子觀看媒體的情形,以便適時教導之。反對縱容男性,苛責女性的片面性觀念,以為不論是愛情或婚姻,都應該「信守許諾,保持忠誠」。最後,記得告訴我們的孩子:「娶兩個老婆,一點都不浪漫!」

載於教育部生命教育學習網時勢論壇

5.證婚致詞──愛情從今天開始 徐茂瑋

新郎、新娘、黃府、何府兩府主婚人,在座各位嘉賓,大家好!

今天受邀擔任兩府聯姻的證婚人,感覺十分榮幸。

明天正巧是我與內人結婚23週年紀念日,我們結婚23年至今仍是甜甜蜜蜜相親相愛,當然,我們也會吵架、鬧意見,但是整體來說,我們的婚姻是幸福美滿的。

因此,我特別在此與兩位新人分享我與內人的經驗。

第一個分享的是:細心經營感情與婚姻。結婚以後,激情的戀愛時期過去了,接著是平淡、繁瑣的柴、米、油、鹽、醬、醋、茶的生活,然而,這時候才是真正愛情的開始。

至於,怎麼經營感情與婚姻?我有三點建議:

要有細膩的感覺與心思,不可以粗枝大葉,不可以自以為是,不替對方設想。

不要有斤斤計較的小心眼,要寬宏大量接納彼此。

坦誠地溝通,說出心裡的感受,然後彼此退讓,彼此包容,彼此體諒。

也就是說,粗枝大葉的地方要細膩一點,小心眼的地方要大方一點。至於,何者要細膩?何者要大方?就端看兩位的溝通智慧了。

第二個分享的是:生了寶寶要如何教養?我主張給孩子最好的教養,不是上什麼才藝班,不是念什麼明星學校,而是給孩子一個溫暖和諧的家庭。

總而言之,我與今天這對新人的兩點分享:

一是細心經營自己的婚姻,真正的愛情從今天才開始。

二是給孩子一個溫暖和諧的家庭。

最後祝福新郎、新娘幸福美滿!

黃府、何府以及在座所有的親朋好友幸福美滿!謝謝!

民國九十四年三月二十七日星期日午時於晶華酒店

民國九十四年七月二十六日載於《人間福報》

6.賀承臻與韋廷新婚

今天最幸福的新人承臻與韋廷,陳府主婚人、李府主婚人、以及兩府的長輩、親友、貴賓大家午安!

我是徐茂瑋目前任教於麗山高中,教國文及生命教育。新娘承臻讀靜修女中時,我是她三年的導師,今年9月承臻email給我,說她還記得當年我教她們:「每個孩子都是一粒種子,有一天這粒種子影響的是一個家庭。」她這一粒種子即將結婚組織家庭,邀請我為她與韋廷證婚、致詞與祝福。承臻還記得我十多年前講的話,讓我非常感動,欣然答應。

承臻高中三年中,給我很深刻的印象,沉靜、穩重、有主見,很清楚自己在做什麼,追求什麼。前幾星期承臻與韋廷送喜帖、喜餅到寒舍,我第一次見到韋廷,果然符合承臻的個性,也是腳踏實地的青年,是一對「賜配」的新人。

昨天我寫了一幅字:「真心,疼惜,傾聽,陪伴」,送給承臻與韋廷。真心是待人處事最基本的價值,沒有真心所做所為一無是處,真心當然是婚姻、愛情與家庭的核心價值。疼惜是愛的表現,戀愛時相知相惜,婚後在柴米油鹽醬醋茶中,少了戀愛時的浪漫,更要彼此疼惜。怎麼疼惜呢?就是傾聽與陪伴,承臻與韋廷工作了一天,回到家要傾聽對方,要陪伴對方。

傾聽、陪伴就是真心的疼惜。

謹以「真心,疼惜,傾聽,陪伴」祝福我的愛徒承臻與她的夫婿韋廷,彼此「執子之手,與子偕老」,用心經營一個美滿幸福的家庭。

並祝福陳府、李府以及在座的兩府的親朋好友,永遠幸福快樂!謝謝!

徐茂瑋 敬賀

中華民國九十九年十二月二十六日

7.我鍾愛的一首中文詩詞 還君明珠雙淚垂 徐茂瑋

節婦吟 張籍

君知妾有夫,贈妾雙明珠。

感君纏綿意,繫在紅羅襦。

妾家高樓連苑起,良人執戟明光堙C

知君用心如日月,事夫誓擬同生死。

還君明珠雙淚垂,恨不相逢未嫁時!

由字面而言,這是一首美麗的情詩。楚楚動人的少婦,不知在什麼場合被一位男子瞧見,「窈窕淑女,君子好逑」,男子油然而生仰慕之情,顧不得少婦已婚,以兩顆名貴明珠相贈,追求少婦。男子想必亦是風度翩翩,少婦頗為感動,但已非自由身,而且,與丈夫感情篤實,只得「還君明珠雙淚垂,恨不相逢未嫁時!」

忠貞少婦,遇熱情男子,婉轉還珠垂淚的淒美,對憧憬愛情的高中生,是多麼浪漫的詩教。然而,筆者更看重:浪漫背後的拒絕藝術與有所不為,因而〈節婦吟〉成為筆者國文課的必教教材。

詩首「君知妾有夫,贈妾雙明珠。」少婦直指對方的不是,明知已婚,卻來挑逗,先潑了一大盆冷水。──明確拒絕,降低對方期望。

接著「感君纏綿意」,因而,「繫在紅羅襦」攬鏡自照,令對方「感受到」少婦亦頗動心。──替對方挽留顏面。

少婦不是尋常百姓,「妾家高樓連苑起,良人執戟明光堙v,即明白告訴對方,並非沒見過世面,雙明珠固然美而貴重,少婦與丈夫身世非凡,豈會因此就受誘惑?──婉轉拒絕,再降低對方期望。

「知君用心如日月」,肯定對方非一般登徒子,情意像日月一樣的光明正大,絕無汙穢不堪之意圖。──再替對方挽留顏面。

少婦受感動,然而回首想到良人,當初早已「事夫誓擬同生死」。──表現心中的掙扎,婉轉拒絕、挽留顏面也降低對方期望。

少婦幾番思量、矛盾、兩難,最後抉擇的時刻到了,決定「還君明珠」,但是少婦心裡仍舊掙扎,禁不住「雙淚垂」,仰首問天:何以至此?哎!「恨不相逢未嫁時」!──雖是還珠拒絕對方的求愛,然百般的不捨、無奈、憾恨之情表露無遺,追求者揮淚之外,大概只能怨恨命運捉弄,不能早日遇見伊人,挾怨報復的心理應無由萌發吧!

〈節婦吟〉以一拒一迎,一減低期望,一留顏面;如此反復,使其期望降到谷底,同時保持其尊嚴,不是不如人,只是來晚了,比雖敗猶榮更有榮耀。被拒絕者坦然接受,不會惱羞成怒。如果人人有此高明拒絕的藝術,紛爭、鬥毆、潑硫酸、情殺……等事件必然減低。

講解、分析後,同學猜測詩人該是聰慧的美少婦,結果作者竟是一臭男人──唐朝張籍,直呼上當了。這首詩的全題是〈節婦吟寄東平李司空師道〉,跋扈的藩鎮李師道有意延攬張籍入幕,張籍不願意,於是以已婚少婦比喻自己,追求的男子比喻李師道,表達自己有聘在先,無法再受聘,委婉拒絕,不傷人。展現了張籍有所不為的情操與高妙的拒絕藝術,而文學才華之高更令人折服!

載於《中國時報.浮世繪》(20060601)